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动摇国本
    <div id="content">

    重修大明宫?

    李素愕然:“盖个宫殿而已,还‘满天下’搜罗工匠?有这必要吗?”

    许敬宗亦愕然:“‘盖个宫殿’?监正大人,重修大明宫不止是‘盖个宫殿’啊……”

    李素渐渐回过味了,终于问出一个不算太愚蠢的问题:“大明宫……有多大?”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许敬宗叹了口气,道:“大明宫不算太大,四个大明宫差不多算一个长安城而已。”

    李素大吃一惊,一座宫殿,相当于长安城的近三分之一,长安城可是如今世上最大的城池,百万人口之巨啊。

    “陛下吃错了什么……咳,陛下可能最近龙体不适……”李素飞快改口,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不敬,又胡乱找了个方向就当是太极宫,敷衍似的拱拱手,表示了一下臣子对吃错药的皇帝陛下的慰问。

    许敬宗叹道:“大明宫早在贞观八年开始动工,原本为了给太上皇安养天年之用,当时陛下决意修大明宫时,三省六部的朝臣们都很反对,无奈那时陛下心意已决,铁了心要给太上皇建一座宫殿,把太上皇……”

    许敬宗说着忽然一顿,神情有点尴尬。

    言中未尽之意,李素却忽然明白了。

    简单的说,大明宫原本是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给他老爹李渊建的一座监牢,不同的是,这座监牢里亭台水榭,酒池肉林皆俱。里面塞进各种美女各种金银珠宝,凡是能满足人的所有**的东西,里面都有。

    夺取了皇权,李世民不希望上面还有个太上皇时刻在他耳边叨逼叨,千辛万苦夺下来了,就必须独自一人享用,所以李世民把他老爹软禁起来,不准其参与国政朝务。大明宫动工以前。李渊被关在大安宫里,为了孝顺老爹。李世民给大安宫塞进了无数美女供其淫乐……

    这个举动,实不知到底是孝顺还是坑爹,谁都不能排除李世民是否有别的心思,当时李渊六十多岁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是禁欲养生的年纪。儿子却给他塞了一大堆绝世美女,泡在美女堆里每天不知来几发,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晚年活得太爽歪歪的话,注定活不长了。

    “贞观八年开始动工,工部仅图纸便堆得比山高,这些图纸每一张都要建成实物,当时国库钱不过三百多万贯。用这些钱去建一座史所未见的宫殿,工部和户部做了预算,用未来国库十年所入,亦只能建大明宫十之四五,当时群臣反对。而陛下却不纳其谏,执意动工。贞观九年时。大明宫仅只打下地基,建起了含元殿。宣政殿和紫宸殿三大主殿,太上皇六月忽然驾崩,国丧过后。群臣再次上疏,陛下没了建大明宫的理由,遂下旨停工……”

    许敬宗慢悠悠地解释着,神情有点复杂,似乎想露出几分愤慨正义之色,像魏徵那样摆一个一言不合血溅五步的造型,可终究心里缺了点正义的底气,坏人偶尔正义一下都透着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心虚。

    “许少监觉得大明宫不该重修?”李素看着许敬宗纠结的模样有点好笑。

    许敬宗急忙道:“修自然要修的,陛下为国操劳多年,治下如此锦绣江山,朝堂清明,百姓安居,此皆陛下之功,修座宫殿享享福,委实无可厚非,只不过……只不过若是再晚几年便好了。”

    说完许敬宗似觉未能与陛下思想保持同步而羞愧,面朝太极宫方向遥遥拱手为歉,李素很困惑,刚才自己拱手的方向似乎与许敬宗的不太一样……

    “贞观大治十一年,虽说眼下官员清廉,百姓安居,可大唐远未到富足的程度,不仅是钱粮的事,一旦动工重修大明宫,势必向天下各道州征调数十万的民夫,增加天下徭役,民夫征调入京兆,家里谁来种地?谁来入府兵?谁来喂饱一家老小?谁来娶妻生娃添人加丁?监正试想,我大唐关中人口仅百万户,百万户里抽调数十万民夫,各户所余人丁几何?剩下的这点人能干点啥?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决意今年重修大明宫,委实……”

    许敬宗摇头一叹,接下来的话没敢再说了,估摸不是什么好话。

    连许敬宗这样的坏人都觉得不对,说明这事确实错得厉害了。

    李素笑道:“对我们火器局来说,只不过抽调了一半的工匠,许少监你把事情安排妥当,其余的事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些该是三省六部大臣们该操心的。”

    许敬宗也笑道:“是是,下官也和那些工匠一样,闲来与监正碎嘴唠叨一番,真正能劝谏陛下的,也只有三省的朝臣们了。”

    李素缓缓道:“抽调火器局的工匠去修大明宫,这是陛下的旨意,你我反对无用,我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火器局的工匠都是一帮造震天雷的杀才,把他们抽调去修宫殿,难道工部要安排他们去爆破拆迁吗?”

    许敬宗苦笑:“监正大人,咱们的工匠许多都是军中府兵,这些人被调来火器局之前皆有过盖房修桥的资历,谓之‘工匠’者,皆是手艺人啊。”

    “哦,那没事了,我只是担心陛下的宫殿快修好了,莫名其妙轰的一声,没了。陛下哭晕在茅房……”

    许敬宗:“…………”

    许敬宗走后,李素跪坐在方榻上,脸上带着几分古怪。

    上次李世民去李家,也不嫌自己多脏,跳进李素的大浴池里享受得人五人六的,那时他便忽发感慨,说什么到了该享受的时候了,直到此刻李素才明白,李世民这句话并非有感而发。而是早已有了决定……

    “该不会因为在我家的浴池里泡得太舒服,所以滋生了骄奢淫逸之心吧?”李素疑惑地喃喃自语。

    “修宫殿多费事,想搞点娱乐活动还不容易么……太极宫前的广场那么大,我可以教他跳广场舞啊。”

    李素喃喃自语了几句,忽然从怀里掏出几张图纸。

    那是他亲手所画的两样火器图,一曰地雷,二曰百虎齐奔箭,当初他曾打算用这两张图纸为筹码与李世民谈判。求娶东阳,结果东窗事发。再拿来当筹码的话,李世民真有可能会杀了他,于是一直藏而未示。

    看着手里的图纸,李素露出复杂的神情,将它们凑近堂内烛火。火光乍现,图纸化为飞灰。

    **************************************************************

    重修大明宫的决定并未与朝臣商议,李世民忽然间下旨,抽调关中十万民夫徭役入长安。

    一石激起千层浪,尚书省侍中魏徵第一个站出来强烈反对,数次跪于承天门前请求觐见天颜,李世民避而不见。

    这一次李世民的反应实在不像圣明天子。

    心态很容易理解,登基以来这十多年里励精图治。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每天都是堆积如山的奏疏和没完没了的朝会,完全没有个人的享受时间,偶尔想玩只鸟。不巧正逢倔老头子魏徵觐见,吓得把鸟捂在怀里活活捂死了……

    当初又是杀兄又是杀弟。死皮赖脸抢来这个皇位,结果累成狗。当初的举动怎么看怎么犯贱。李世民有没有在夜深人静时懊悔得狠狠抽自己大嘴巴子,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过了十一年励精图治的日子,他深深厌倦了。

    十一年来对内的仁政,对外的强硬,满朝君臣坚定不移地贯彻着“内圣外王”的国策,登基仅仅四年,积攒的国力和军力终于破了东突厥,一雪渭水之盟的耻辱,再后来万邦敬畏,争相来朝,去年与吐蕃松州一战,五万关中精锐不仅收复松州,更突进吐蕃境内近千里,北方的强敌薛延陀被一条推恩策闹得鸡飞狗跳,内部动荡人心惶惶,已成唐军囊中之物,更何况大唐平添了一件攻无不克的犀利火器……

    内平外安,李世民的心态终于不知不觉有了变化,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作为一位站在世间巅峰,寂寞得一塌糊涂的帝王,他还有什么追求呢?

    只能造座豪华的宫殿,愉快的玩耍了。

    然而,李世民的想法并不能被朝臣们认同。

    朝臣们的想法也很直接,皇家盖个园子,修缮某座宫殿什么的都可以,但是若在平地建起一座占地五千多亩的宫殿,这个……雅蠛蝶,敢修我就死给你看。

    …………

    朝堂里吵吵闹闹乱成一锅粥,李素则穿着简便的长衫,跟着王直来到东市。

    东市一家绸缎铺的前堂里,李素坐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边,看着掌柜伙计来回奔忙招呼客人,他和王直则慢条斯理地喝着金黄色的奶酥。

    等了小半个时辰,门外走进两道身影,王直笑了笑,指着走在前面的那个白白胖胖的胖子,轻声笑道:“那位便是江南道岳州商人,宋公羊,后面那人,是托了太常博士刘方仲赎买出来的称心。”

    李素凝目望去,只见胖子身后果然跟着一个身影颇显畏缩的人,虽作男装打扮,然而姿色太过妖娆,引得店铺内的客人和掌柜纷纷侧目而视。

    ************************************************************

    PS:还有一更。。。

    惊觉今日竟已月初了,赶紧的,向大家求几张保底月票。。。()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