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陌生夫妻
    <div id="content">

    这是李素第一次见到他的妻子。

    定亲退亲,来回折腾了半年,最无辜的便是这位许氏了。

    许氏看起来年龄很小,十四五岁的样子,模样很文静,黛眉如柳,红唇如樱,微垂着头眼睛不敢看人,因为昨日已大婚,她的头发高高挽成妇人云髻,脸蛋上轻施了一层胭脂,眉心中间贴着菱形花钿,一晚未眠,她仍是昨日成亲时的装扮。

    李素打量了她片刻,很快转移了目光。

    挺美的姑娘,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嘴歪眼斜还一脸美人痣,事实上她的容貌已是上上之选,难怪当初向许家求亲的人家络绎不绝,老爹李道正还是凭借儿子的县子身份才打败了诸多竞争者,与许家定下了亲事。

    对这位许氏,李素心怀浓浓的愧疚,尽管无意,可他还是影响了她的人生,她原本应该找个踏实本分的男子,平静恬淡地度过一生,可她偏偏身不由己嫁给了李素,未来注定风风雨雨的日子,她能坚持下去吗?

    打量过后,李素也朝许氏施了一礼:“见过夫人,终此一生,夫人多费心了。”

    简简单单的第一句话,客气得像两个陌生人的相遇。

    许氏急忙屈身还礼:“夫君折煞妾身了,万不敢当夫君之礼。”

    李素直起身,迟疑了一下,道:“昨夜火器局有紧急公事,被属下临时叫去,事发突然。来不及知会夫人,夫人莫怪。”

    说完李素也禁不住嫩脸一红,这个烂借口……为何用了一次又一次?

    身旁的薛管家没说话,很隐秘地用鄙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

    许氏略见慌张,俏脸一红,头垂得更低了:“自是公事为先,妾身怎敢怪夫君,夫君为国操劳。为陛下治军管民,妾身什么都不懂。还望夫君多多教诲。”

    治军管民?

    李素满头雾水,这些事他没干过啊,对这个时代最大的贡献充其量是发明了几个大炮仗而已……

    “啊,啊!对,治军管民。很累的!”李素顺杆子往上爬:“……每日处理公文往往通宵达旦,夫人刚进门,许多家事还不熟悉,往后你便住在后院的新房里,家里有什么事问我爹,或者问薛管家,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我每晚在后院西厢房批阅公文,便不回新房睡了。”

    许氏睫毛微微一颤,垂睑温顺地道:“是。”

    李素沉吟片刻,转身吩咐薛管家把家里所有的杂役,丫鬟。厨子等下人都召集起来。

    很快,李府的下人们在后院拱门前列队。

    李素指了指许氏。朝下人们大声道:“这位是少夫人,都认识认识。往后她便是李家的主母,若有人敢对主母不敬,我也不要你们的命。打断了腿直接扔外面去,家里的事问我爹,问主母,问薛管家,别问我,奖功罚过一应事务,皆由少夫人一言而决,好了,该干啥干啥去,都散了!”

    简短介绍完毕,下人们纷纷散去,连薛管家也颠颠儿地去忙活了。

    许氏杏眼圆睁,吃惊地看着李素,或许她没想到自己夫君的风格如此利落痛快。

    直到李素转过头来,许氏急忙垂下头去,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李素笑道:“我爹只对田地里的事上心,家事通常不管,我呢,公务繁忙,无暇多顾,往后家里的事便拜托你操持了,夫人辛苦。”

    许氏屈身一礼,道:“妾身的本分,这里以后也是妾身的家,哪能说辛苦?”

    “听说你一夜未眠,今日无事,你回去睡吧。”

    许氏摇头:“妾身不累,听说昨夜公公大醉仍未起,妾身去给公公熬一碗羹汤……”

    “这些事自有厨子去做……”

    这次许氏却没有百依百顺了,仍垂着头,语气却很坚决:“旁人便罢了,侍奉公公和夫君是妾身的本分,自当亲手做的。”

    说完许氏行了一礼,盈盈朝厨房走去。

    李素苦笑摇头,夫妻这番客气话,比陌生人见面更生硬,别扭得不行了,同住一个屋檐下,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李素忽然想唱歌,唱《最熟悉的陌生人》,关中方言版的。

    ************************************************************

    火器局上下今日的效率很差,因为属官和工匠们都很忙,忙着传八卦。

    “监正大人新婚第二天便来应差,这是咋了么?”工匠甲摆弄着工坊案上的黑色火药,揉面团似的揉啊揉。

    “胡咧咧个啥,监正大人心系家国社稷,多给大唐造点震天雷,连新婚夫人都顾不上了,你们还在猜疑,说的是人话吗?”工匠乙正义得一塌糊涂。

    “监正才十几岁啊,怕是昨夜新婚才尝到女人滋味,咱们都是过来人,尝过女人滋味咋舍得第二天来应差?”工匠丙提出质疑。

    工匠丁摸着下巴开始推理:“唯一的解释就是,监正娶的婆姨太丑了,估摸眼歪嘴斜一脸麻子,监正看不下去,于是眼不见心不烦,躲来火器局了……你们想想,以前监正大人三天两头不见人影,今大婚第二天便来应差,里面有名堂啊……”

    众工匠纷纷点头,赞曰:“有道理!”

    …………

    李素静静站在工坊门外,脸上阴云密布,许敬宗陪在一旁讪讪地笑,随着工匠们说得越来越离谱,话题明显朝下三路招呼的时候,许敬宗脸上终于挂不住了,重重咳了两声。

    工坊内顿时一静,工匠们见李监正阴沉着脸站在门口。立马静若寒蝉。

    “把刚才说话的那几个都叫出来,站在前院里。”

    李素说完拂袖便走。

    前院里,传八卦的四名工匠站成一排,神情忐忑地看着李素在他们面前晃悠。

    “好,都来齐了,本官很欣慰,来,都转过身去。屁股对着我,乖。都把屁股撅高一点……”

    李素看着面前四个圆溜溜的屁股,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退后两步,短短一个助跑,凌空飞起一腿。重重朝工匠们的屁股踹去。

    四脚过后,工匠们纷纷倒地。

    李素满足地舒了一口气,道:“管好你们的嘴,好好做你们的事,与你们不相干的事少嚼舌头,工坊内再有议论本官者,二十记军棍不饶!”

    工匠们脸吓白了,急忙躬身赔罪。

    李素怒哼一声。转身进了署衙,工匠们刚准备回去,却被许敬宗叫住。

    “你们还不能走!”许敬宗的脸色和李素一样阴沉。

    “是。”

    “来,照刚才监正大人吩咐的那样,你们转过身。再把屁股撅起来……”

    一名工匠壮着胆子道:“许少监,咱们嘴欠议论监正大人的婆姨。该打该罚咱们认了,可……这事与少监您无关呀。”

    “有关。”许敬宗回答得很肯定。

    “啥关系?”

    许敬宗缓缓道:“因为监正大人的婆姨。不幸,恰好,偏偏。是本官的侄女……”

    看着工匠们尴尬无比的脸色,许敬宗又补了一句:“……而且,本官的侄女面貌端正,姿色上佳,可谓千里挑一的绝色美人,绝非眼歪嘴斜一脸麻子。”

    工匠们满脸通红,愈发无地自容。

    “认打吗?”

    “认!”

    …………

    踹完人的许敬宗一脸神清气爽,走到前堂玄关处忽然想起李素的脸色不太好看,于是急忙敛住脸上的微笑,露出同样沉重的表情。

    上司心情不好时,下属的表情最好不要太高兴,否则上司有一百种法子让你的心情突然变得比他还差。

    “监正大人,那几个嘴欠的货下官已教训过了,往后下官再听到工匠们背地里议论监正,一定往死里抽。”

    李素幽幽叹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往死里抽把人抽坏了咋办?”

    许敬宗一记熟稔的马屁送上:“监正大人仁义厚德,下官感佩,说来咱们火器局的风气是该整一整了,往后若再碰到这些碎嘴的家伙……”

    “直接抽当然不行,吊起来抽吧……”李素心不在焉地下了指示,然后道:“许少监,你家那位侄女……”

    许敬宗心一悬:“侄女怎样了?莫非她惹监正大人不快?大人尽可把她吊起来抽!”

    李素斜眼朝他一扫,这家伙够狠的,对自家亲戚也狠。

    “你家侄女家教很好,看得出丈人丈母知书达礼,才教得出这样的好女儿,后天回门,便烦许少监陪我一起去,如何?”

    许敬宗受宠若惊,急忙应是。

    说完了私事,许敬宗又开始禀报公事。

    “前日尚书省房相特意差人来请监正,那时监正大人忙着操办大婚,下官斗胆便代监正大人去了一趟尚书省,房相奉旨,说下月起,火器局所产减半,工坊里的工匠抽调一半出来,另有他用……”

    李素楞了一下,皱眉道:“为何?有什么事比造震天雷更重要?”

    许敬宗苦笑道:“火器局这几个月所造震天雷两万多个,兵部估算了一下,足够应付一场大战,抽调出来的工匠确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做什么?”

    “陛下……欲重修大明宫,命工部满天下搜罗工匠民夫呢。”

    ************************************************************

    PS:今天状态没恢复,还是一更。。明天两更没问题了。。。()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