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尘缘难断
    <div id="content">

    昔日的东阳公主,今日却成了玄慧道姑。

    李素怀里的她,身子比以前更单薄了,不知这些日子在宫里独自承受了多少酸楚和委屈,这一刻,李素心里泛起浓浓的自责。

    一段不合时宜的情,在这个并不平等的年代里,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漆黑的夜色里,二人无声搂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如身旁的泾河水一般静静流淌,直到凛冽的寒风令东阳浑身轻颤了一下,李素才回过神,将身上外袍脱下来,把她裹在外袍里。

    “别,你会冷……”东阳推脱,抗拒。

    “别乱动。”李素不由分说,将她裹紧。

    扳住她瘦弱的肩,李素这才仔细打量着她。

    夜色太黑,近在咫尺也只能模糊见到她的眉眼。一个多月未见,东阳清瘦了许多,脸色泛着不健康的苍白,连嘴唇的血色都很淡。

    昔日的公主华服已换上了一身百衲道袍,宽大的袍子里包裹着她瘦小柔弱的身躯,头上曾经的高云鬓也挽成了道髻,纵然换了衣裳,变了装扮,仍然是倾城绝色的风貌。

    李素忘情抚着她的脸,道:“前些日子你大病一场,据说还吐了血,如今可好些了?”

    东阳点点头:“宫里每日有宫女煎药,身子好多了……”

    说着她忽然反应过来,又开始在李素怀里挣扎,急道:“我……我已是出家人了,我们。不能这样……”

    李素只好又搂紧她,不让她挣扎,叹道:“别乱动,见你一次太珍贵了,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出不出家这种无谓的废话上,行吗?”

    东阳又羞又犹豫,讷讷道:“可是……我拜过老君像了,说好了出家的……”

    李素气道:“出谁的家?你问问老君。他答应收你了吗?二八年华的女子,怕是连《道德经》都背不全。哪里真断得了尘缘?当初我预料到你可能会走这一步,为了避免将来你父皇没完没了的赐婚,所以我没拦着你,念了几天经,还真把自己当出家人了?”

    东阳被李素说得没了脾气。把头埋在李素的怀里,良久,忽然闷闷地道:“……我背得全的。”

    “啥?”

    “道德经……我背得全的。”东阳的语气似乎有点不服气,躲在李素的怀里不安分地扭了几下。

    李素哭笑不得:“好吧,以后有空你慢慢背给我听。”

    东阳点头,头埋在他怀里,偷偷的想笑,想露出幸福的模样。又想到自己的出家人身份,此刻与男子搂在一起多么的伤风败俗,想挣脱,又舍不得……

    来来去去,兜兜转转的心理斗争。东阳纠结得不行,最后索性幽幽一声叹息。像只鸵鸟般使劲把头往李素胸膛上钻。

    外面的一切纷扰戒律,只要我在他怀里。便是现世安好,烦恼俱无。

    …………

    夜空无星也无月,二人不知时辰。就这样静静地搂在一起,河面吹来的风依旧冷冽刺骨,李素却不觉得冷,胸膛里仿佛有一团火焰燃烧着。

    许久以后,东阳幽幽的叹息打断了此刻静谧美好的时光。

    “我出宫前,听宫里内侍说你今日成婚了?……是父皇赐的婚么?”

    李素身子一僵,苦笑道:“不错,今日确是我大婚之日。”

    东阳垂着头,眼泪缓缓滴落,凄然道:“你我今生……果然没有夫妻缘分呢。”

    李素神情忽然变得冷厉,双手捧着她的脸,沉声道:“你听清楚了,这世上没人能把我们分开,只要我们活着,未来便有无限希望和转机,所以我们要好好活着,等待一个时机,或者,等我制造一个时机,就像曾经我亲手炮制的鬼火一样,你我的缘分不是天注定的,是你和我注定的,只要我们不放弃,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懂了吗?”

    东阳眼泪不停,却还是使劲点头:“我信你。”

    躲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东阳低声道:“你的夫人……她美么?”

    李素苦笑:“送完宾客后我便出门到了这里,新房还没进呢,哪里知道她长啥样,说不定长得眼歪嘴斜,说话结巴,一脸的美人痣……”

    “一脸的……美人痣……”东阳呆了一下,接着开始捶他的胸:“说话也不积点德,哪有这样说你夫人的?”

    顿了顿,东阳落寞地道:“今日大婚,你把夫人独自扔在新房里,这样不好,你……回去陪陪她吧,她终究是无辜的,你我今生已是这般了,李素,好好珍惜眼前人。”

    李素苦涩地道:“你教我如何与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同房?”

    东阳忽然犯了拗劲,摇头道:“不,她不是陌生女子,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要与你同度一生,祸福共之的良人,李素,此刻你不应该在这里,快回去吧,莫让她再等你了,等人的滋味很难受,当初我娘亲在宫里等父皇,痴痴等了一辈子,直到死后闭了眼,终究没能等到他,李素,莫让世间再多一个苦命的女子了,回去吧,当我求你,行吗?”

    见李素沉着脸不说话,东阳急了,挣开他的怀抱,道:“快回去!我也回道观了,天这么冷呢……”

    李素终于不甘不愿地点点头。

    东阳凄然一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与他道别,转身便走。

    李素抿了抿唇,见她的背影越行越远,长叹口气后,也转身离开,二人背道而行,仿佛各自走向不再有交集的人生。

    走了十几步,李素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前方的一片漆黑。

    对面的脚步声也停下了,远远传来东阳的催促:“为何不走了?”

    李素笑了:“你看得见我?”

    “……我听得见你,你停下了。”东阳远远飘来的声音发颤。

    李素朝她挥挥手,也不知她能不能看见:“这就走了,你回去路上小心,莫摔了。”

    “知道了,你快回去。”

    两头各自又传来脚步声,走了十几步。又停下。

    “怎么又停下了?”东阳的声音带着几许哭意。

    “走呢,我正在走呢。”李素的眼眶也红了。

    “快回去。莫误了良辰。”

    “嗯,我真回去了。”李素忍着泪扬声笑道。

    脚步声再次响起,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离开河滩边,李素静静在田陌边站了一会儿。估摸东阳差不多已回去了,他又转身朝河滩走去。

    夜色仍旧黑得深沉,李素找了块石头坐下,望着河水发呆。

    一夜过去,天边露出朦胧的晨光,东边的鱼肚白渐渐映亮了熟悉的一草一木。

    李素揉了揉冻得僵硬的脖子,叹了口气,身后却赫然传来一声啜泣。

    李素猛地回头。东阳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痴痴盯着他,仍旧一身道袍,伫立寒风里泣不成声。

    *************************************************************

    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时,李素终究还是回家了。

    家里依然平静无波,大门早早已打开。几名家仆正打扫着门外的空地,见李素回来。众人纷纷行礼,眼神里露出几分怪异。

    主人大婚当晚。居然彻夜不归,可谓惊世骇俗了。

    见李素脸色不好看,家仆们也不敢多说。行礼过后依旧各行职司。

    薛管家踮着脚快步迎上来,管家到底懂得做人,对李素扔下新娘独守空房的恶劣行径只字不提,大着嗓门吆喝着丫鬟给少郎君备水洗漱,并且小声地给李素禀报家里的动静。

    老爷昨晚大醉,到现在还没醒,前院厢房里的呼噜打得山响,怕是日上三竿也起不来。

    新房里的红烛燃了整整一夜,有好事的丫鬟半夜偷偷隔着窗子看了一眼,少夫人仍一动不动坐在床榻上,似乎坐了一整夜。

    下人的眼睛往往最势利,主人对夫人的态度决定了下人对夫人的态度,薛管家小心看了看李素的脸色,迟疑道:“少郎君,夫人毕竟是您明媒正娶的,喜不喜欢的另说,名分终究摆在那里,要不……还是遣两个丫鬟服侍少夫人的起居如何?”

    李素心中闪过几分愧疚,闻言点点头:“昨夜火器局里有紧急公事必须等我去办,所以临时离家,倒不是我对少夫人有成见,薛叔回头告诉下人们,少夫人永远是少夫人,背后莫乱嚼舌头,更莫对少夫人有丝毫不敬,若让我知道有谁怠慢了少夫人,直接打断腿扔出去。”

    薛管家会做人,对李素编的鬼话毫无怀疑,至少表面上毫无怀疑,闻言忙不迭点头:“老汉早吩咐过下人了,少郎君和少夫人是主,我们是仆,这点轻重还是分得清的,以后家中大小事务,除了老爷和少郎君外,老汉也会向少夫人禀报,不敢欺瞒。”

    李素满意地点点头,抬步往内院走去,边走边道:“少夫人一夜没睡,现在睡下了吗?”

    薛管家笑道:“后院丫鬟说,少夫人一直没出新房,没有吩咐她们也不敢擅闯,倒真不知她睡下没有。”

    二人边走边说,很快走到后院的拱门处。

    到了这里,薛管家就不方便再进去了,大户人家讲究规矩,除了男主人以外的男性下人进后院会被打死的。

    李素抬腿准备跨进拱门时,忽见迎面走来一位陌生的女子,穿着大红的礼服,静静站在拱门内,朝李素盈盈一拜。

    “妾身许氏,拜见夫君。”

    ************************************************************

    PS:莫名有些低落,今天就一更了。。。()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