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相逢夜色
    <div id="content">

    若换了平日,傧相是要挨打的,气氛越喜庆,傧相挨的打越重,这是关中婚礼的风俗。

    按照流程,六礼的最后一步是亲迎,也就是新郎带着男方的兄弟朋友去女方家,风风光光把新娘接来自己家,而男方的傧相便要充当开路护卫的角色,到了女方家,女方的闺蜜和亲友们会用软布将一根根木棍包裹起来,待男方来接新娘时,女傧们便很不客气地抡着棍子朝男傧相们铺天盖地揍去,揍得越重越吉利,越喜庆。

    很遗憾,李素的婚礼不走寻常路,选了一位小国公当傧相。

    牛高马大的程处默穿着礼服站在许家大门前,如同当阳桥前的猛张飞一声暴喝,吓得许家忙不迭开了门。

    许家大门内,一群女傧们举着棍子,犹豫地看着前来迎亲的李素和程处默等人。

    或许许家之前已说过李素等人的身份,许家的女傧们也只是一些寻常的商贾碧玉出身,看见什么小国公啊县子啊之类高高在上的权贵,胆气首先便弱了一阵,哪里真敢抡起棍子揍他们?

    意料中的棍棒没落下,准备挨打的程处默很诧异,等了许久,才见一名女傧小心翼翼地举着棍子走近程处默,虎口拔牙般悲壮地轻轻碰了程处默一下,生怕程处默咬人似的赶紧跳开。

    程处默原本长得一脸凶相,被棍子碰了之后下意识地环眼一瞪,相貌愈发凶恶。揍他的女傧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棍子一扔捂着脸大哭起来。

    这个小风波算是给当日死气沉沉的婚礼增加了一丝唯一的轻松喜意。

    …………

    当日李素醉了,跟所有醉酒人的状态一样,脑子无比清醒,眼中的一切景象却摇摇晃晃。

    不记得喝了多少杯,也不记得送走宾客时程咬金和牛进达等长辈拍着自己的肩膀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安慰,也似乎是叹息。

    宾客散尽。管家和下人们默默无声地收拾着狼藉的前堂和院子,李道正也喝多了。被下人搀扶着睡在前院厢房里,李家的后院便理所当然归了小主人,后院里除了李素和几位侍侯的丫鬟外,从今日起还要再加一位女主人。

    薛管家扶着摇摇晃晃的李素走到后院的拱门处,后院的丫鬟接手。一左一右扶着李素往新房走去。

    快走到新房时,李素忽然站直了身子,抬手挥退丫鬟。

    丫鬟们很意外,见李素站得笔直,眼中一片清明,全然不复方才晃晃悠悠的模样,也不知他到底真醉还是假醉,但丫鬟们还是小心地放开他的胳膊。

    廊下四周无人。李素站在新房的木窗外,静静地沐浴着房内透出的昏黄光晕。

    新房内,有一个素未见面的女人,红盖覆面,她或许眉眼如画。温婉如水,坐得笔直端庄。丝毫不失诰命夫人的仪态……

    可是,终究只是个陌生人啊。

    李素已醉了。最后一杯合卺酒,他真的喝不下去。

    在窗外站了一阵,李素甚至能感受到新房内的新娘细细悠长的呼吸。连呼吸都那么的陌生。

    不知站了多久,寒冷的夜风穿过廊下,李素的酒意愈发醒了几分,抿了抿唇,竟转身离去,留下新房内的孤灯只影。

    *************************************************************

    薛管家担心地看着李素出了门,暗中遣了两名家仆悄悄跟上少郎君,大晚上的怕出意外。

    李素独自走在冷寂的夜里,刚喝过酒,寒风吹在身上格外冷冽,仿佛掉进了冰窟一般。

    不知走了多久,李素回过神时赫然发觉自己竟走到了熟悉的河滩边。

    李素不由苦笑,这个地方真是命里注定的历劫之地,此生的一切喜与乐,苦与悲,皆由此而起。

    快开春了,河滩边却比村里寒冷得多,呼啸的冷风不停地灌进口鼻之内,李素迎着寒风,走得颇为艰难。

    每次总抱着一丝冀望,期待着河滩边有一道熟悉的袅娜身影静静地等着他,安静恬淡,不染凡尘。

    每次的期待总会落空,李素此刻高一脚低一脚,离那块熟悉的地方越近,心中也越来越期待。

    漆黑的夜色,伸手不见五指,李素忽然发觉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

    心里一道灵犀,如同夜空里的流星划过,忽然亮堂起来。

    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得仿佛刻入了骨子里。

    一道模糊婀娜的身影静静地站在河滩边,面朝泾河,静静倾听着河水的流淌。李素心跳徒然加快,屏住呼吸悄无声息地往前走了两步,生怕碰碎眼前的错觉。

    那道熟悉的身影似有所觉,竟同时转过身来,二人相隔数尺,互相凝视,黑暗里不见眉眼,却能看到彼此眼里的光亮,深情而专注。

    “东阳……是你吗?”李素颤声问道。

    那道身影似乎很激动,想扑上前搂住他,又生生克制住不合时宜的冲动。

    “我……贫道,贫道玄慧,施主你……你……”

    仍是熟悉的语调,李素闭着眼都仿佛能看到此刻她紧张迷茫却结结巴巴的可爱模样。

    道姑不敢做的事,李素敢。

    确定是她后,李素快步上前,将她用力搂在怀里,力道令人窒息。

    东阳愈发慌张,手足无措地在他怀里安静了一阵后,忽然奋力挣扎起来:“你,你快放开,我……贫道玄慧,你不能对贫道轻薄……”

    “知道啦知道啦,玄慧嘛,别乱动,好好让我抱一会,离开你太久了,久得都快忘记你的味道了……”李素很敷衍地安抚她,搂住她的力道依旧,鼻子埋在她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你别这样,会坏了我的清修……”东阳埋在他怀里弱弱地抗议。

    “让我先抱一阵,然后你再清修……对了,你何时回村里的?”

    东阳似乎认命了,安静地被他搂在怀里,无奈地道:“刚刚才回来,道观建好了,父皇遣人告诉我,可以出宫了……”

    *************************************************************

    PS:又到月底了。。。弱弱求一下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