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章 登门自辩
    <div id="content">

    成亲已是定局。

    这次李素也想不出办法拒绝了,装病这招用过太多次,几乎完全丧失了可信度,装神弄鬼更不敢,解决东阳的麻烦就是用的这一招,若再来一次装神弄鬼未免太巧合了,李世民必然会怀疑,那时李素绝不止下狱那么简单,斩首示众是必然的,毕竟李素制造的舆论可是玄武门,触到了李世民心底里最深的忌讳。

    带着东阳私奔也好,发动自己的人脉找个理由联名请李世民收回成命也好,李素甚至产生过许多阴暗的办法,比如派郑小楼潜进许家,把许家那个无辜的姑娘杀掉,或者学梁山好汉那样上山落草,造李世民的反……

    光明的,阴暗的,无耻的,暴力的……任何办法都想过了,然而理智告诉他,这些路都走不通。

    这是李世民的天下,而且是臣民万众归心的天下。

    想了很久,李素仍想不出办法,终于放弃。

    终究输在实力上,如果自己手下有一股令李世民无法漠视的权势,或者有某种令社稷朝堂无可或缺的本事,李世民忌惮也好,拉拢也好,处理他和东阳之间的事必然不会如今日这般生硬蛮横。

    活在这个世上,原来权势竟如此重要,想做个无所事事的闲人终究是个很苍白的理想。

    不知不觉间,李素心中滋生了一股从未有过的野心,整个人渐渐发生了蜕变。

    他发现自己需要权势,今次以后。人生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

    李素在房里关了一整天,想了一整天,直到有客来访,薛管家通禀之后,李素才施施迈出房门。

    出门迎面便碰到老爹,李道正看见李素不由一楞,担心的眼神渐渐化为讶异,盯着他不住地打量。仿佛不认识一般。

    “爹,咋了?”

    李道正摇摇头:“咋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但你的脸,还有你眼睛里的光……怪怪的。”

    李素笑道:“孩儿再怎么变,你还是我爹,不管孩儿多大,该抄起藤条揍孩儿还是不手软。”

    见李素笑了。李道正放下了心事,朝他点点头,往屋外一指:“来客人咧,你去吧。”

    …………

    客人是熟人。

    中年老帅哥许敬宗穿着玄色锦袍,只着足衣在前堂不停地踱步,神情颇有些忐忑不安。

    见李素出来,许敬宗急忙迎上去施礼:“刚才方知昨日竟是监正大人的行冠之日,下官竟未曾登门观礼。实是失了礼数,监正莫怪。”

    李素笑着摆手:“戴个帽子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日子,我本不欲张扬,怪你作甚?”

    “戴。戴个帽子……”许敬宗擦了把汗,好吧。这位监正大人思维太跳跃,跟不上节奏亦是寻常。

    李素请许敬宗落座。二人各自跪坐在榻上,李素充满希冀地看着他:“许少监昨日没来观礼,心怀愧疚之下莫非打算今日把礼品补上?”

    “啊?”许敬宗呆住了。

    见许敬宗发呆的样子。李素看明白了,这家伙丝毫没有补送礼品的意思,不由失望地叹了口气。

    “人不来没关系,礼不来那才叫真正的失礼啊……”李素喃喃叹道。

    许敬宗顿时面红耳赤下不得台,站起身行了一礼,讷讷道:“监正恕罪,下官思虑不周,真正失了礼数,下官先告退,待采办了礼品后再登门……”

    “哎哎,回来,跟你开玩笑的,还当真了……”李素白了他一眼,道:“脸皮多厚才会主动朝下属伸手要礼品?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你觉得我是这种死要钱的人吗?”

    这话不好接,为了钱敢动手揍度支司郎中的家伙,应该不是淡泊名利的人……

    许敬宗很明智地转了话题:“李监正,下官昨日听说……陛下给监正赐婚了?”

    李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错,赐婚了,赐的还是你许家那位远亲侄女。”

    见李素这副样子,许敬宗实在猜不透他是喜是怒,犹豫许久也不知该堆起笑脸说声恭喜,还是该哭丧着脸说声节哀,神情踯躅踌躇不已,很纠结。

    “许少监上门是为了问这件事?”李素仍旧似笑非笑的表情,悠悠道:“兜兜转转一大圈,咱们又回到了,许少监,日后我要叫你一声叔父了……”

    许敬宗浑身一抖,急忙道:“不敢不敢,监正折煞下官了……下官今日此来,是为了跟监正辩白这件事,监正大人明鉴,这次陛下赐婚,下官对天发誓绝非参与其中,虽然下官日思夜想与监正结为亲家,但下官绝不会强人所难,上次结亲确是下官在背后帷幄了一番,下官也受到了教训,这次陛下赐婚与下官无关啊……”

    李素笑了,这回不再是皮笑肉不笑。

    他相信许敬宗说的是实话,许敬宗当然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但他有种本事却令李素很佩服,背后玩名堂搞鬼从来不顾忌,但至少很坦诚,做了就痛痛快快认,若是没做,那就真不是他做的。

    再说赐婚这件事很复杂,李世民对他又爱又恨才做了这个决定,其中缘由,唯有当事人才最清楚,李素知道此事与许敬宗无关,他没那么大的本事糊弄李世民。

    “许少监上门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

    许敬宗点头,一脸含冤莫白:“监正明鉴,此事断非下官所为。”

    李素眨眨眼:“我若听不进你的解释,认定此事就是你搞的鬼呢?”

    许敬宗悲愤脱口道:“下官便在监正面前击柱而死,以证清白!”

    李素斜眼看着他,不说话。

    这话连许敬宗自己说得都有些心虚,于是讪讪一笑:“击柱太疼了,再说下官原本就是被冤枉的,为何还要白白再搭上我这条命?……剁小手指以证清白吧。”

    说完许敬宗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小指,似乎还是觉得证明清白的代价太大了,颓然叹了口气,为自己的懦弱小小羞愧了一下,道:“下官……还是跪在你面前求你放过我吧,这个好,这个不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