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出家避世
    <div id="content">

    东阳出家为道,开了李唐皇室先河,从大唐立国至今,东阳是第一个出家的公主。

    此事在朝中自然引起了一番议论。

    背地里说闲话的不少,但在金殿之上,朝臣们皆是歌功颂德,公主殿下为父皇积德祈福而出家,实是至仁至孝之举,当以褒扬。

    满殿充斥着赞扬声,然而李世民的脸色却无比阴沉,朝臣们都是有眼力的,见皇帝陛下脸色不对,纷纷住了嘴,不再多说一句。

    散了朝,李世民回到寝宫不知何故大发雷霆,门口侍立的宦官被他扔出的花瓶砸破了头,血流了一地,却吓得动也不敢动,一个劲地跪地磕头称罪。

    东阳请求出家的奏表李世民已经批了,工部官员领着工匠赶往太平村,开始勘测公主府的环境,考虑如何将这座大宅院改建成一座道观。

    批复奏表的第二天,东阳孤身进了宫,除了向父皇谢恩之外,顺便还拜了太史局将仕郎李淳风为师。

    李淳风,就是那位传说中无所不知的道士,自幼聪慧好学,博览群书,精通天文,历法,风水,阴阳,是贞观年间最有名的道士,就连李世民做出许多重大决定之前,都会向他卜问吉凶。

    拜师礼很正式,东阳换上了崭新的素色百衲道袍,如云般的黑发披散后在头顶挽成一个道髻,用碧玉簪固定住,摇身一变,便是一番绝色道姑的形象。跪在李淳风面前三跪九拜,又在三清像前敬了香,留了名册,造了度牒。

    李淳风看着绝色素颜的东阳,心中不由暗叹,其实他很不愿意收这么一位女徒弟的,李淳风精通相术,一眼便看出这位公主殿下尘心未断。眉宇间仍有万千情愫萦绕,凝而不散。与尘缘有着千丝万缕割舍不断的联系,从上表请求出家,到皇帝陛下恩准,整个过程仿佛是玩笑一般,说的人轻松。恩准的人也痛快,一来一往就父女二人赌气似的。

    李淳风不由重重叹气,若换了常人敢拿出家入道如此玩笑,早被他画无数个小圈圈咒死了,这哪里是什么出家啊,简直是换了个生活方式情当人生度假了,哪天道姑当腻了,再跟他轻飘飘打声招呼。不干了,还俗了,他还得屁颠屁颠再弄一套还俗的仪式恭送公主殿下回到人间凡尘……

    公主尘缘未断,可未断尘缘的公主也是公主,东阳正式行了拜师礼后。李淳风也不敢拿出师父的架子,客气得差点倒过来给东阳跪下。

    拜师礼很完整。但从开始到结束都透着一股别扭,李淳风端坐上首。嗯嗯啊啊念了几句《老子》,并且逐字解说了一遍,勉强算是师父对新收的徒弟训了话。

    逐字解说的《老子》也不是漫无章法。里面有讲究。李淳风的父亲李播曾是前隋官员,自号“黄冠子”,因官场不得志,遂弃官而为道士,一生最大的成就便是注释了《老子》,李淳风对东阳念的那几句便是他父亲所注释的内容。

    师徒互礼完毕,李淳风沉吟半晌,当即给东阳取了个道号,名曰“玄慧”。

    ************************************************************

    “李素,东阳公主出家了,你知道吗?”

    王直匆匆从长安城赶回太平村,将李素拉到村口的槐树下,急吼吼地问道。

    李素淡然看着老槐树冠上寥寥的枯枝,点头道:“不知道,但我隐约能猜到她会做什么。”

    王直目瞪口呆:“她出家了你竟不拦着?”

    李素苦涩一笑:“她活得太累,出家不失是个办法,若她不出家,仍旧是公主的身份,今后的麻烦一桩接着一桩,每一桩麻烦或许都会要她的命,高家虽然解除了婚约,但她仍是未嫁待字之身,今日想办法对付了高家,明日或许又要对付来求亲的王家,孙家,如此反复,烦不胜烦,难道我们每次都靠装神弄鬼这种把戏对付过去?”

    王直闻言,神情若有所思,想了想,终于不甘不愿地承认,眼下的形势来说,东阳出家或许是躲避麻烦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李素叹道:“出了家便不是公主,便跳出五行之外了,从此能换得安宁太平日子,朝臣门阀纵然再想跟皇家攀亲,主意也不会打到一个出家人身上,东阳如此决定不失为自保之法,所以就算我知道她的选择,也不会拦她……”

    李素说着,脸上又露出诡异的微笑:“东阳到底不笨,出家都埋下了伏笔,选了道家而不选佛家,选择题做得很对,道家最为随和,进去容易,出来也容易,再加上她的公主身份,可谓自由之极,将来若情势出现转机,我和她之间尚有前缘可续,脱下那身道袍也容易……”

    王直沉默片刻,问道:“你和她何时会有转机?”

    李素仰望天空,叹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年头里,皇帝大于天,实力再强终究也无法与他抗衡,可是……终究要有实力啊,如果有一天我强大到他不得不正视我,不得不认真考虑我与东阳的可能性,那时的我,想必比现在强了吧。——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三年吧,三年之后,若我和她没有转机,纵然再冒掉脑袋的风险,我也要人为制造一次转机。”

    王直讷讷道:“其实……李素,我和兄长一直都觉得你本就不该是农户家的孩子,真的,你的模样,你的性情,你的本事……你与农户孩子有太大的不一样了,与他们站在一起,无论怎么看你都像是富贵人家出来的王孙公子。”

    李素仍然望着天呆呆出神,脸上忽然露出一股意气风发和讥诮嘲讽相交织的矛盾表情。

    “我想。我的名字可能会留名史书,而且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说句俗烂到家的话,这都是被人情世情逼出来的。”

    …………

    …………

    公主府进驻了无数工匠,开始对公主府动工,数月之后,这里不再有公主府,而是一座香火缭绕暮鼓晨钟的道观,里面住着的人不再是东阳公主。而是一位名叫“玄慧”的美丽道姑。

    府邸仍是那座府邸,人依旧是那个人。一切似乎没变,一切似乎都变了。

    公主府改建,东阳暂时回太极宫景淑殿住着,李素只能把想念深埋于心底。

    很奇怪啊,和她在一起的这一年里。他和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何匆匆一晃,一年便过去了?

    生命里走得最急的,永远是最美好的时光。

    隆冬时节,当天空飘下第一朵晶莹洁白的雪花时,大棚里的绿菜成熟了。

    采摘五十亩绿菜,雇请了村里的闲散劳力数十人,每人每天发三文钱顺便再管一顿饭,壮劳力们跟发了横财似的一个个眉开眼笑。大雪纷飞的寒冷天气里,钻进温暖的大棚半天不愿出来,五十亩绿才短短三天便采摘完了。

    小山似的的绿菜堆积在李家前院里,村民们睁大眼睛瞪着它们,尽管早知李家娃子种出了绿菜。可这些真真实实摆在他们面前,仍让大家感到无比吃惊。

    黄瓜。昆仑紫瓜,芥菜……各种蔬菜绿油油的。从里到外透着水嫩,与漫天纷飞的大雪交映成一片闻所未闻的矛盾奇观。

    李素很大方,来家里看热闹的都给报酬。每人发一把绿菜带回去,都不嫌少,喜滋滋如同捧着祖宗牌位似的往家里跑,大冬天能吃上地里种出来的绿菜,怕是连皇帝陛下都没这待遇,能分到一把已然是莫大的幸福了。

    关中人都实诚,不仅容易知足,更懂得惜福。

    剩下的绿菜仍在院子里堆得老高,留下一小部分准备给村里乡亲们每家送一点,还有一大部分则做好归类,紫瓜黄瓜什么的分别合拢一堆,叫王直从村里雇了几辆牛车装上绿菜,李素跳上车辕便往长安城里驶去。

    头一家不作二人想,必是程家无疑,老流氓对他很照顾,可心眼委实不大,若让他知道第一个不是送的程家,怕是送礼都会送出仇怨来。

    反过来一想,所有的名将长辈里面,唯有程咬金对他最为爱护,若真有亲疏之分的话,程咬金无疑是最亲的。

    **************************************************************

    雪下得很大,天空一片白茫茫,冰冷的雪粒夹杂着寒风,吹得人睁不开眼。

    进城的大路被雪盖了厚厚的一层,路上鲜见行人和马车,这种见鬼的天气里,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大多是不愿出门的,找虐。

    李素坐着牛车出了村口便发觉自己在找虐,绿菜哪天都可以送,为何偏选在这个鬼天气里?

    既然出了门,也不太好意思打退堂鼓,李素只好硬着头皮,请村里赶牛车的老汉继续赶路,看着老汉眯眼迎着风雪,老脸被冻得通红的样子,李素不忍心,便很痛快地给他再加了五十文钱。

    今日进城的这段路特别难走,平坦的大路又湿又滑,牛车在风雪里可谓艰难前行。

    平日一个时辰的路程,今日花费了两个多时辰才堪堪看到长安那巍峨高耸的城墙。

    进了城,李素让牛车直趋程府,程家家仆通传后,未多时,便见一道魁梧粗壮的身影跳了出来,如同百万军中直取敌将首级一般化作一道黑烟,紧接着李素便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双脚离地,整个人像一块刚熏好的腊肉,半空里悠悠晃荡……

    “哇哈哈哈哈,小混帐多日不见,难为你还记得老夫,快随老夫进来,废话先不说,干三碗酒再与老夫话短长……”

    李素被程咬金拎在半空中,熟悉的经历令他索性放弃了挣扎。非常认命地拱起了手,用一种非常缥缈如仙的腾空姿势朝程咬金施礼。

    “小子……小子拜见程伯伯,程伯伯有礼了,这个……”

    “少给老夫来这套酸礼,堂上高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才得俺待见,再弄这种虚招子,老夫把你踹出去!”

    “是是。程伯伯……”李素态度谦逊,眼见程咬金要把他往前堂里拎去。李素终于不淡定了。

    大风雪天里巴巴赶进城,他可不是为了醉生梦死的,程家的酒一沾杯便如同黄粱一梦,弄不好半辈子就这么醉过去了。

    “慢,程伯伯且慢!小子……小子今不喝酒了。我是来给伯伯送礼的,看,礼物都备好了,在小子身后……”

    李素急忙指着后面的牛车解释,程咬金扭头,发现他身后满载的牛车,终于有了一点兴趣,于是放下李素。慢慢走到牛车前仔细端详。

    很奇怪的表情,大冬天里给他送一车绿菜,就算不欣喜若狂吧,至少也该表现得稍微高兴一点,怎么也不该是现在这副犹豫为难的样子……

    “这礼物……”程咬金沉吟。

    李素愕然:“程伯伯不满意?”

    “满意倒是满意……”程咬金爱怜的抚了一下他的头顶。笑道:“难得娃子有孝心,只不过……你送礼未免送得太光明正大了。但凡稍稍掩藏一下行迹,今日老夫便悄悄把它宰了。咱们爷俩痛快吃顿牛肉,可你大明大亮赶着它进城,那么多双眼睛见了……这年头吃牛犯律法呢。要吃官司的,唉!”

    程咬金说完,非常惋惜不舍地摸了摸拖车那头牛的脑袋,还咂摸咂摸嘴,一副到嘴的牛肉长翅膀飞了的遗憾样子。

    “啊?”李素呆住了,这……老流氓把自己的脑电波调到了哪个频道?为何沟通如此困难?

    “程,程伯伯……小子送您的东西不是牛啊,这牛是来拉车的,车上面的东西才是小子送您的。”李素被吓到了,结结巴巴地解释。

    “哦?牛不是送老夫的?”程咬金目光似乎有些失望。

    “不是,真不是!”李素无比认真地回答,不能不认真,万一这老流氓性起,真把这头牛吃了,还会连累他一起吃官司。

    “哦,看看车上啥东西……”程咬金有点打不起精神,随意地瞄了一眼:“绿菜?哈哈,好个小娃子,果真叫你种出来了,是好事,也是喜事!”

    转过身朝府门内忽然大吼了一声:“里面没死的都给老夫滚出来,去把车上的绿菜搬下来,小心点!寒冬腊月的,绿菜可比你们的小命金贵。”

    李素放心了,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辛苦种了两个月的绿菜,总不能换来一副嫌弃的表情吧?

    程咬金端详了一阵,见绿菜长得葱葱郁郁,绿油油水嫩嫩的,看着心中欢喜,于是真正开怀起来,拉着李素便往府里走。

    “来人,快给老夫开宴,今日席宴吃绿菜,把那六个不成器的小混帐都叫出来,给李家娃子好好敬几碗酒!”

    李素脸都白了,绿菜都搬进门了,咋还喝酒?

    深深痛恨自己的不长记性,为何每次都往这龙潭虎穴里闯,而且闯了一次又一次……

    被程咬金强拽着,李素踉踉跄跄不由自己地跨进了程家的门槛,刚往里走了一步,程咬金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依依不舍地看着门外的那头牛。

    “小娃子,那牛真不是送给老夫的?”

    李素飞快且坚定地摇头,这是原则问题,一点不能含糊,含糊了要吃官司的。

    程咬金注视他半晌,咧嘴一笑:“莫闹!快说实话,那牛一定也是送老夫的,对不对?”

    “程伯伯,……真不是。”李素咬着牙,斩钉截铁地道。

    ***********************************************************

    PS:大章。。大章。。。嗯,又懒得分章了。。。

    求月票!!()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