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风雨过后
    <div id="content">

    经历了风雨,越来越觉得相逢的珍贵。

    河滩边,二人静静相拥,仿佛融为一体,天地苍茫,山河壮丽,二人的身影如同入了这萧瑟悲凉的画卷里,经年传世。

    千百年后的史书上,或许会记下李素这个人的姓名,然而史官手里的无情笔,可会将今日此时二人相拥的身影也镶刻进史书里?

    河边的寒风越来越凛冽,东阳躲在李素的怀里,不禁打了个哆嗦。

    李素解开自己的毛氅,将她娇小柔弱的身躯完全包在大氅里,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喃喃道:“要下雪了啊……”

    东阳嗯了一声,忽又道:“李素,我今日又是东阳公主了,不再是高家妇。”

    “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有多高兴,刚才在府里的时候我就很想笑,放声大笑,可我怕失仪,府里有宦官盯着,任何失仪的举动他都会冒出来说教训斥一番,很讨厌……”

    李素叹道:“你现在可以笑,我绝不训斥你。”

    东阳果然笑了,刚开始垂着头,闷闷的笑,接着笑声渐渐大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仰天大笑,银铃般的笑声洒落河面,留下一片晶莹的波光,粼粼闪闪。

    笑声一直不曾停歇,渐渐地,声音变了调,东阳一边笑,眼中的泪水却如溪流般簌簌落下,笑得满面泪痕,喜中带悲。

    李素心疼地将她搂紧,心中五味杂陈。

    不知笑了多久。东阳渐渐止住了笑,长长呼出一口气,使劲擦了擦眼泪,道:“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不丑,平日你太在乎仪态,今日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我很喜欢。”

    “就会哄我开心,我才不信!赶紧把我刚才的丑样子忘记。忘得干干净净,一丝也不准记起。你要记住的永远是我最美的样子。”

    “早就忘光了,一点都不记得,真的。”李素很诚恳地道。

    东阳自欺般信了,满足地搂着李素,二人又坐在河滩边熟悉的石块上。相拥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

    “李素,你抱紧我,我好累,想睡……”东阳迷迷糊糊呢喃。

    李素抱紧了她,下巴轻轻搁在她的头顶上,闻着她身上传来的一缕清香。

    东阳在他怀里睡着了,睡得很香甜。

    这段日子以来,东阳无时无刻沉浸在委屈和恐惧中。身子病了,心还在痛着。

    今日骤闻高家解除婚约,浑身的压力徒然卸去,整个人有种虚脱后的乏力,她确实太累了。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完全放松下来。安心地躺在李素怀里睡去。

    李素搂着她,心情仍然很沉重。

    二人见面后根本没提一句未来。他和她都很清楚,高家解除婚约并不代表李世民愿意成全他和她,他和她的未来仍旧很渺茫。

    怀里的东阳在睡梦中忽然蹙起了眉。梦呓般喃喃道:“李素,你我今生还有夫妻缘分么?”

    李素回过神,强笑道:“只要活着,一定有的。所以我们要好好活着。”

    东阳没回应,似乎刚才只是一句无意识的梦话。

    过了许久,东阳忽然又道:“李素,我不想当公主了,当公主太累。”

    李素垂头疑惑地看着她。

    是梦话吗?

    ***********************************************************

    闹鬼事件后,皇家与高家随便找了个台阶,互相解除了婚约,不能算皆大欢喜,只能算皆松了口气。

    松这口气没过几天,李世民又做不成安静的老男子了。

    向来柔弱温婉逆来顺受的东阳公主,忽然非常正式地向李世民上了一份奏表。

    奏表里提到公主府闹鬼,当时吓得她魂飞魄散,后来便落下了病根,身子一日比一日差,将养这些日子丝毫不见起色,东阳公主思及民间盛传的报应一说,遂生对鬼神的敬畏之心,于是决定留发出家为道,一来为父皇祈福积德,消除往日冤债孽业,二来也为了静心养气,调养身子。

    所以东阳请求将现在的东阳公主府改建为道观,请拜太史局将仕郎李淳风为师,并请赐道号,从此一心向道,为父皇和天下苍生祈安求福。

    这道奏表来得太突然了,李世民怔怔半晌没回神。

    十四个儿子,二十一个女儿,东阳是唯一一个以公主身份而入道者。

    愤怒,怜惜,再加上一丝淡淡的愧疚,各种情绪在李世民心中反复交织。

    宁做道家仙,不做富贵人,东阳……是对朕寒心了么?

    手里紧紧攥着东阳的奏表,李世民神情变幻莫测,多年来对她未尽过父亲的责任,她一直在被遗忘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别的兄弟姐妹百般争宠讨好,可她从来不愿往他的方向多迈出一步,像一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安静地看着一场与她无关的悲喜。

    十多年后,她长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眉眼间依稀能看到她母亲当年的模样,可她仍旧那么安静,那么柔弱,永远不懂得父皇的恩宠需要自己去争,去抢,这十多年来,李世民几乎忘了这个女儿的存在。

    如今情窦初开了,认识了一位温润如玉的少年,他聪明,他油滑,他还有几分少年人不曾有的沧桑和老成,想象他和她并排站在一起的样子,似乎真是郎才女貌,天造一双,可是,李世民终究还是狠心拆散了他们,因为羞恼,因为欺瞒,因为帝王的尊严。

    这个对他从来无所求的女儿,唯一只求与钟意的少年共结良缘,可仅仅这个要求仍然被他拒绝了。

    看着东阳请求出家为道的奏表,李世民的心莫名痛了一下,为她而痛。

    他终于发觉,对东阳来说,自己这个父亲做得完全失败了,失败得根本无法挽回。

    有那么一瞬间,李世民甚至有一股成全她和李素的冲动,弥补当年缺失的父爱也好,成全这对有情人也好,甚至可以不为任何目的,只为换得女儿展颜一笑。

    然而,冲动真的只有一瞬间,瞬间过后,李世民又恢复了那个冷酷无情心硬如铁的天可汗陛下。

    帝王家里,哪里来的“情”?

    “来人!”李世民朝殿外沉声喝道。

    一名宦官佝偻着身子匆匆入殿。

    “告诉东阳,她的奏表,……朕准了!”李世民站起身道。

    宦官躬身领命。

    李世民咬了咬牙,看着静静躺在案上的那份奏表,心中忽生烦躁,抓起奏表狠狠朝阶下一扔,奏表在空中旋转,飞舞,跌落尘埃。()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