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
    <div id="content">

    订个婚出了这么多事,再坚持下去可就真叫愚蠢了,世上男人女人那么多,跟谁订婚不行,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往死路上走?

    高家请求解除婚约的举动皆在朝臣意料之中,甚至可以说,满朝君臣文武都在等着高家开口,而高家果然不负众望向李世民上表。

    好了,君臣皆松了一口气,天下依旧太平。

    朝堂上,李世民飙起了演技,首先一脸愤慨,你家儿子病了我就不嫁公主,你当我是忘恩负义之人么,太过分了云云,高家继续上表,犬子实不足配金枝,不忍误了公主殿下芳华,求陛下收回成命,李世民语气坚决状,婚约不变,择日完婚云云,高家再请,君臣之间演技爆棚,反复请了三次后,李世民的表情终于由愤慨变成了沉痛惋惜,啊,既然高卿坚持,朕便依了你吧,等你儿子康复了再论儿女婚事云云……

    高家感激涕零,金殿之上直呼皇恩浩荡,高家子弟必世代为皇家效死……

    君圣臣贤,一派和气,大家演完收工。

    至于李世民最后一句说等你儿子康复了再论儿女婚事,脑子但凡正常一点的都不会当真,谁都清楚,与高家的这桩亲事怕是永久作废了。

    *************************************************************

    与高家彻底解除婚约的消息很快传到太平村。

    东阳自从闹鬼事件后便一直卧病在床,卧病的原因一部分为了应闹鬼的景。毕竟府中闹鬼,身为柔弱公主的她,不被吓出一场病来未免太不尊重李素精心编排的剧本了,二来她确实病了。

    当初李世民下旨强行指婚,东阳郁愤抑于胸,当即吐了血,从那天起,身子一直不见好。宫里太医来瞧过几次,开了一些不温不火的方子。然而还是不见起色。

    病怏怏的东阳躺在床榻上,以前红润嫩白的脸蛋,如今却苍白得可怜,美眸半张半阖,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哀怨柔弱的样子令人忍不住生怜。

    小宫女绿柳站在一旁,忧心忡忡地看着她,手里端着的药碗已渐凉了,可东阳却始终不肯喝一口。

    仰望着头顶描着朵朵祥云的殿梁,东阳幽幽叹了口气。

    李素制造的闹鬼事件已过去两天了,据高阳说,长安城里闹出了不小的动静,高履行被吓疯了。高士廉也被吓病了,按说结果应该不错,可是……为何两天过去了,朝堂还是没见动静?父皇难道还要执意将她嫁给高家吗?

    如此,还不如死去算了。清清白白的身子,除了李素。她不想再给第二个男人。

    “殿下,药快凉了。您……多少喝一口吧。”绿柳端着药碗,不知第多少次苦劝了。

    东阳摇头,看着绿柳。幽幽地道:“太极宫没有消息,我一口药都不喝,若父皇仍执意要我嫁给高家,我不如一死,绿柳,你自小随我长大,然而你太小了,宫里看似平静和气,实则每一日都是你死我活的争斗,绝不逊于男人们的战场,你独自一人在宫里活不下去的,来日我若……在此之前,我把你送给李素家,以后你当他的贴身婢女,替我好好照顾他,李素是好人,他必不会亏待你,日后若他将你收了侧房自是你的运气,若他对你无意,定会为你寻个好人家嫁了……”

    听着东阳这番仿似诀别的话,绿柳慌了,豆大的眼泪簌簌而落:“殿下您别想不开呀,没了您,奴婢也不想活了……奴婢年纪小,您说的这些我都不懂,嫁什么人真的那么重要么?不冻着不饿着便是快活日子了,殿下何苦轻贱贵体?”

    东阳失笑,抬手爱怜地理着绿柳略乱的发鬓,道:“你真的不懂……我们女子,这一生不在乎江山社稷,无谓建功立业,唯只求此生能遇得一心人白头到老,那人心中有我,我心中亦有他,富贵贫困一生不负,这才是我们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嫁给什么人真的很重要,嫁错了,一生便毁了,还不如早早了断此生落个清白干净。”

    绿柳眨巴着大眼睛,东阳说的话她还是不太懂,以她的年纪,理解何谓男女之情实在太困难了。

    殿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东阳楞了一下,接着一颗心顿时悬起老高。

    她听出来了,这是高阳的脚步声,偌大的公主府里除了高阳,没人敢如此放肆。

    “皇姐,皇姐!快,太极宫有消息了!”高阳还没跑到殿门口便嚷嚷开了。

    东阳脸色一白,似激动又似害怕,她想听到好消息,更怕听到坏消息,踯躅犹豫间,高阳娇小的身影已跑到了殿内,一脸兴奋地喘着粗气:“皇姐,太极宫有消息了!”

    见高阳如此兴奋喜悦的模样,东阳终于激动起来,不见血色的嘴唇轻轻抖了一下,两只小手忘形地死死拽住了锦褥,颤声道:“什么消息?”

    “婚约解了!你与高家长子的婚约彻底解了!”高阳高兴地大叫道。

    东阳身躯一震,神情顿时有些恍惚,单薄的身子情不自禁地摇晃了一下。

    绿柳和高阳急忙扶住她。

    东阳垂着头,积蓄多日的泪水终于潸然而下,哽咽道:“终于解了!这些日子我……我……”

    话没说完,东阳小嘴一瘪,哇地大哭起来,自李世民强行指婚以来,多日积压的委屈,苦楚,恐惧,此刻随着泪水一股脑地倾泄而出,不可收拾。

    高阳和绿柳见东阳哭得伤心,仿佛被传染了似的,二女也跟着红着眼眶哭了起来。

    东阳终究只是十多岁的女孩,这个年纪的她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压力,此刻桎梏方解,悲喜交织,除了流泪,还能怎样呢?

    三女哭了许久,东阳擦干净了泪水,使劲吸了一下鼻子,忽然破涕为笑,道:“都哭什么,婚约解了是喜事,应该笑才对,皇妹,你快帮我想想法子,我要出去一趟,今日我特别想见李素,很想很想。”

    高阳也笑了,使劲点点头:“我这便帮你想办法……”

    说着高阳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皱了皱鼻子,笑道:“父皇说我整日只知胡闹闯祸,其实我也做了好事的,只是我做的好事没法对父皇提起罢了……”

    东阳揉了揉她的脸蛋,笑道:“对,皇姐最该感谢的人是你,明日你来府里,皇姐亲手为你烹茶……”

    高阳笑应了,蹦蹦跳跳跑了出去。

    东阳心情大好,连带着病都仿佛痊愈了,掀开被子翻身下了床榻,匆忙唤绿柳道:“绿柳快帮我看看,等下见李素我该穿哪件衣裳最好看……”

    见绿柳手里还端着药碗,东阳轻轻一笑,接过药碗很爽快地一饮而尽,苦得小脸拧成一团,绿柳急忙将一颗蜜饯塞进她嘴里。

    东阳含着蜜饯笑道:“好啦,药喝了,我的病也好了。”

    说完东阳像只飞舞的蝴蝶,翩翩飞出殿外。

    …………

    …………

    花了一个多时辰,高阳才想到法子把东阳送出府。

    公主府戒备森严,但对身份高贵的公主来说,想出去并不难。摆起公主的架子,强行将某个偏僻角落的守卫调离,再搭一架梯子,东阳很轻松便攀过围墙出了府。

    喘着粗气赶到河滩边时,李素早早便在那里等着她了。

    见到熟悉得仿佛刻入骨子里的身影,东阳发出一声喜悦的轻笑,加快脚步朝他奔去,乳燕投林般钻进他的怀里,再也不肯出来。

    李素也紧紧拥着她,发出如释重负的叹息。

    这些日子布了如此大的局,担着掉脑袋的风险,从谋划到执行,每一步都走得惊险万分,如同在刀尖上跳舞,为的不就是此时此刻她解脱的笑容么?

    一切都值了。

    “高家解除婚约了,李素,高家解除婚约了!”东阳把头埋在他怀里,闷声闷气地道。

    李素揉着她的头,笑道:“我早知道了,是个好消息,对吧?”

    东阳重重点头:“一个几乎是绝境的死局,竟被你一人之力扭转了,李素,你真厉害……”

    “只是算了算人心而已,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其实我也在赌,赌朝堂君臣的人心,真正的鬼从来不会出现在他们眼睛里,而是住在他们的心里。”

    东阳抬头疑惑地道:“可是他们眼睛里确实看到鬼了。”

    “这又是一桩因果,因为他们心里有鬼,所以他们眼中自然便见到鬼了,若换了个一生没做过亏心事的人,哪怕看到鬼,也绝不会做出任何妥协,因为他无愧,所以他无畏。”

    东阳垂头沉默,她知道李素指的是什么。

    父皇和那些今日能位列朝班的大臣们,这些年来谁能真正做到无愧亦无畏?

    ************************************************************

    PS:还有一更。。。()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