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联姻作罢
    <div id="content">

    朝会的气氛很诡异,亦在李世民的意料之中。

    朝臣们目光各异,盯得人浑身不自在。

    东阳公主府出事,高家出事,而且出的还是这种灵异鬼怪之事,再加上前几日长安到处流传着的报应之说,李世民只觉得如芒在背,却只能努力保持镇定平静。

    闹鬼若只是闹鬼,至多算是闲闻轶事,聊博一笑,然而闹鬼若不止是闹鬼,事情就严重了。真正诛心的,却是这个关于报应的说法。

    东阳和高家出了事,别人的目光只会注意到他李世民身上。

    玄武门之变难免再次被人提起,高士廉在芳林门大杀特杀,五千余将士成了铺垫高家功勋的垫脚石,时隔二十年,高家遭了报应,一夜之间连死五人,家主高士廉犯病,长子高履行失心疯。

    高家遭报应了,他李世民呢?当年的芳林门外,高士廉只算是辅攻,玄武门才是正面战场,芳林门死了五千余将士,玄武门死得更多,他李世民会不会也有报应?

    这个疑问令李世民坐立不安,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过往,这一生他很风光,从李家起兵反隋开始,到登基称帝成为万邦朝敬的天可汗,他的一生里永远只有荣耀和功绩,处处充满了闪光点。

    只是十一年前,他做了一件最不光彩的事,这件事不仅成了他一生最大的污点,也成大唐贞观年里所有臣民的阴霾。

    这件事,无论如何揭不过去的。

    弑兄。杀弟,逼父皇退位,那一天里,不仁不义不孝的事,几乎全被他做尽了。

    高家杀了五千人便遭此恶报,他李世民呢?报应何时临头?

    朝会上气氛凝重且诡异,君臣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丝不苟地禀奏国事。李世民也有条不紊地将一桩桩国事拿出来与朝臣商议,大部分赞同的话便通过。存在严重争议的便搁置,一桩桩国事就这样被轻松而快速地处理掉。

    君臣都揣着明白装糊涂,昨夜高家的事如同被全体遗忘了一般,只字不提,几位性情梗直的御史好几次跃跃欲试想站出班说点什么。然而看到李世民那张阴沉如寒铁般的脸,终于没敢迈出那一步。

    大唐皇帝陛下的胸襟无疑是宽广的,但也要看是什么事,拿这种明显揭陛下疮疤的事在朝堂上说,显然是作死,而且是花样作大死。

    朝会无风无浪地结束,朝臣们三三两两安静地走出殿门,忽有宦官过来拦住长孙无忌。陛下甘露殿召见。

    长孙无忌急忙跟随宦官前往甘露殿,殿门外整了整衣冠,脱下鞋子走进大殿内。

    李世民坐在殿内,疲惫的神情还带着几分惶惶不安,见长孙无忌进殿。也没有任何表示,指了指身旁的矮桌。示意他坐下。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的关系可谓鱼水情深,不仅是多年的袍泽感情。里面还包含了更多东西,比如姻亲,比如利益。不管好事还是坏事,基本都是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商量着一块办的,包括十一年前的玄武门之变,所以李世民唯有在长孙无忌面前才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留给世人太多闪耀的光辉了,留给长孙无忌的,几乎全是人性的阴暗面。

    幸好长孙无忌也不是那么光明,有时候他甚至比李世民更阴暗。

    君臣二人太熟了,根本没有任何客套寒暄,见长孙无忌坐下,李世民劈头便道:“辅机,高家和东阳府上之变,你如何看?”

    长孙无忌捋了捋长须,摇头道:“东阳公主府前夜闹鬼,臣原本以为是有心人的谋算,谋算此事的目的很多,比如陇右,山东那些门阀世家不满陛下,故而炮制此事抹黑陛下,令万民与陛下离心失德,又比如番邦异国的国君们对陛下近年频频用兵感到害怕忧虑,故而授意在长安的使节暗行此事,转移陛下和朝臣的注意……”

    长孙无忌顿了顿,接着苦笑道:“臣原本是这么以为的,但是昨夜高家也出了事,并且除了鬼火,还有人听见了阴兵的脚步声,臣现在可真琢磨不透了,若真是出于有心人的谋算,这鬼火和阴兵……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李世民的脸色愈发难看:“辅机的意思朕明白了,难道说……果真是应了十一年前的报应?”

    长孙无忌拧眉沉思,许久不得其过,只好苦笑沉默以对。

    见长孙无忌如此反应,李世民黯然叹了口气。

    解释不了的事实,只能冠以鬼神之名了。

    “辅机,你说,朕要不要效汉武帝,下一道罪己诏书?”李世民神情落寞地问道。

    长孙无忌一惊,急忙道:“陛下不可!罪己诏不可轻下,一旦诏书传世,便是坐实了十一年前的事,天下人的骂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扛下的,更何况如今陇右山东多家门阀对陛下虎视眈眈,一旦下了罪己诏,我大唐将陷入无尽内乱,陛下三思!”

    李世民沉默片刻,叹道:“朕从来不信因果报应的,因为朕是真龙天子,朕即社稷,朕即因果!可是昨夜高家之变……委实令朕惴惴难安,世间莫非真有报应之说?”

    长孙无忌宽慰道:“陛下多虑了,陛下即是社稷,自有漫天神佛护佑,是超脱于因果报应之外的,区区闹鬼而已,何足为虑耶?身附极贵紫气者,鬼祟岂敢近身?”

    长孙无忌的安慰终于令李世民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些,于是点点头,叹道:“但愿如此吧。”

    长孙无忌迟疑了一下,道:“陛下,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民心,长安城里的说法很难听,罪己诏自不必下,但陛下还需做点事出来令天下人归心。”

    李世民点头,道:“不错,朕也是这么想的,今年山东大旱,朕便免了河东道三年徭役和税赋吧。”

    长孙无忌接着道:“陛下和高家的联姻……恐怕已不合时宜了。”

    李世民叹道:“辅机深知朕心啊,没错,朕也觉得这门亲事不妥当了,当初东阳与李素那小子私下里……哼!朕情急之下才不得不临时把高家拉来联姻,谁知出了这么多事,若再继续这门亲事,恐怕不仅是民间,就连朝臣们也会有议论,那些世家门阀更会借机刁难发作,相比之下,弊大于利,该舍则要舍啊,只是……天家毁亲,传出去也不是好事……”

    李世民说完语气忽然顿住。

    长孙无忌是个老人精,立马闻弦歌而知雅意,急忙道:“高家是臣的娘舅家,臣或可为陛下分忧,昨夜高家大变,高履行被吓得半疯半癫,再配东阳公主金枝未免太不敬了,明日高家或会上表,请求陛下宽免婚事……”

    李世民笑了,今日单独召长孙无忌觐见,要的就是他这番话,早在惊闻高家之变的时候,李世民的主意便已决定了。

    长孙无忌不愧是李世民多年的老搭档,君臣之间两句对话便将这件难办的事给办了。

    李世民的目的达到,不由忧心忡忡叹了口气:“高履行也是不幸,朕这便令太医署的太医去给他看看,再赐山参鹿茸药材若干,但愿他能早日康复。”

    “臣代高家多谢陛下宏恩。”

    *************************************************************

    长安城的消息传回太平村,李素的神情仍不见开朗。

    辛苦布下这么大的局,用尽了前世残存的记忆,用科学的法子迷惑了今世的人们,被迷惑的甚至包括当朝的君臣,今日终于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可是,这一切无非只能让东阳免于嫁给高家,却无法让他和东阳之间再出现转机。

    真的没什么好高兴的,失去的终究已失去,失去得不知不觉。

    今生,恐怕与东阳再无夫妻缘分了。

    认识算久了,李素渐渐了解了李世民的为人,这是一个骄傲的极度自我的帝王,深沉的心机隐藏在他和蔼可亲的外表下,他喜欢掌控一切,对欺瞒深恶痛绝,很不幸,李素和东阳做了一件欺瞒他的事,终此一生,恐怕他都不会赞成李素和东阳的婚事了。

    未来,该怎么办呢?

    或许还有希望吧,只要活着,就一定有希望的,不管多么渺茫,它终究是希望。

    …………

    郑小楼是第二天清晨回来的。

    他的样子很狼狈,身上沾满了泥土灰尘,浑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臭味,无论谁在沟道里趴了几个时辰一动不动,样子都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不过郑小楼的神情却很兴奋,昨夜他干了一件大事,这件震惊了整个长安。

    回来后,郑小楼看李素的眼神都变了,一个连鬼火都能凭空造出来的妖孽,跟那些道士们念叨的神仙有何区别?这个妖孽脑子里到底还装着多少令世人匪夷所思的奇思妙想?

    此生跟随李素的想法越来越浓了,郑小楼很想亲眼看看,看看这个妖孽此生能走到一个怎样的高度,走到那个高度后,他又会干出什么事。

    **********************************************************

    PS:还有一更。。。可能会超过12点,看来上天果然忘记给我点满一日三更的技能点了。。。()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