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高家报应
    <div id="content">

    “阴兵”的说法,自古有之。

    比如秦始皇听信方士之言,死前造兵马俑逾万,随其葬于皇陵中,这些兵马俑便是阴兵。

    活着的时候称王称霸,死了也不消停,打算领着数万阴兵去地府继续组团刷怪,秦始皇有一颗折腾的心,永远做不成安静的美男子。

    “阴兵”大家都听说过,可是阴兵毕竟只是个说法,谁也没亲眼见过,然而今夜,此时,高家宅院内,所有人都亲耳听到了一阵诡异惊怖的脚步声。

    脚步声并不快,每一步都踏着节奏,而且大家分明能感觉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得仿佛已快走到自己的跟前。

    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大家听着声音由远及近,只觉得周围瞬间充斥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像刀锋一般狠狠刺割着自己的皮肤,在这股冲天的杀气里,人们一动不动如同木雕。

    没人敢动弹,上过战场的人更清楚战场的可怕,完整的阵型根本就一台无情的绞肉机,任何冲进阵里的个人都会在瞬间被绞成粉碎,有时候一场战争结束,战场上的残肢断臂比尸首更多,任何个人行为都是渺小不足计的,都会被军阵撕成碎片。

    只闻声不见人,这是最可怕的地方。

    部曲们眼看快崩溃了,这时有几个胆大的站了出来,扯着嗓子嘶吼了一声,这声嘶吼终于令众人回了神,为首的一名部曲厉声喝道:“手里都是攒着人命的汉子。怕什么妖魔鬼怪!左右不过力敌而死,给老子列阵!”

    毕竟都是上过战场的军士,部曲们表现出极高的军人素养,无论心中恐惧到何种地步,此时随着为首那人的厉喝,三十多人依言很快列成一个方形的阵势,人人横刀出鞘,恶狠狠地面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杀!”

    众人齐声暴喝。声震九霄,惊起夜栖枝头的一群乌鹊。

    气势足够了。士气恢复了,然而……却仍然看不到敌人。

    列好阵后,对面的脚步声停下了,小树林里的数十团鬼火却仍在幽幽闪烁。

    四周一片静谧无声,部曲们呼吸急促。赤红着眼不停扫视四周,可是除了那数十团鬼火外,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里。

    “阴兵过境”的念头再次袭扰众人的心头,刚刚恢复的士气渐渐又陷入颓靡。

    良久,高家府宅的东面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众人一楞,大惊失色地朝东面院子跑去。

    东院是高家长子高履行的院子。

    众部曲家将赶到东院,发现高履行一脸苍白。目光呆滞地瘫坐在院子里,一身白色的里衣凌乱不堪,脚下躺着一个人,却是高履行的贴身家仆,家仆和南院两名部曲的死状一模一样。都是双目圆睁,七孔流血。显然已断了气。

    高履行神情布满惊恐,呆滞地望着院子漆黑的角落。失心疯似的喃喃自语:“鬼,真有鬼……报应来了,报应来了……”

    众部曲手忙脚乱。叫大夫的,端热水的,掐高履行人中的,忙得不亦乐乎。

    高履行浑身哆嗦,不知刚才看到了什么惊骇的画面,疯了似的一直喃喃说着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今晚的高家可谓鸡飞狗跳,南面花园还躺着两具尸首,东院又多了一具,子时方只过了三刻,高家已连死三人。

    众人忙着劝慰高履行,并分出人手保护高家其他的亲眷子弟,还派出人打开大门,向外面巡夜的武侯求助。

    手忙脚乱之时,高家北边的院落忽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每一声都踩着节奏,仿佛军阵徐徐向前推进,轰踏,轰踏,轰踏……

    失神自语的高履行听到这阵脚步声,身子颤抖得愈发厉害,剧烈抖动一阵后,两眼一翻白,终于晕厥过去,嘴角冒出了一串串白沫。

    高家部曲快疯了,为首一人锵地拔出横刀,斜举指天,厉声喝道:“到底何方妖魔鬼怪作祟!尔等竟欲赶尽杀绝么?”

    一名部曲的眼睛惊恐地睁大,脸色苍白地道:“北边……北院,是老公爷的院子……”

    众部曲一激灵,接着拔腿便朝北院奔去。

    **************************************************************

    天亮了,长安城内的坊官们懒洋洋地打开了坊门,城内又恢复了畅通无阻。

    随着坊门的打开,流言如同瘟疫般迅速扩散出去,短时间内蔓延全城。

    高家的报应竟然真的应验了!

    昨夜子时,高家府内阴兵过境,鬼火肆虐,部曲家仆连死五人,全是七孔流血而死,高家长子,就是那个初七要与东阳公主成亲的高履行,被吓得神志不清,卧床不起,直到现在仍是疯言疯语不断。

    家主高士廉也病倒了,据说是又气又怕,犯了头疾,整个高家弥漫着浓浓的晦气。

    先是东阳公主府,接着便是高家,两家接连闹鬼,接连死了人,恰好印证了两家联姻必有报应的说法。

    长安的百姓们沸腾了。

    自古以来,国人都喜欢看热闹,而且看热闹绝不嫌事大。东阳公主和高家接连出事,正合了看热闹百姓们的口味,新鲜,灵异,往事,再加上独有的因果循环说法,完全满足了热闹事件的所有元素。

    整个上午,坊间无论商贾贩夫还是百姓,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昨夜高家发生的事经过渲染和加工后,传得愈发神乎其神,特别是关于阴兵过境的话题,更是说得有鼻子有眼。仿如亲见,事发时明明只闻声不见人,偏偏有人渲染成看见阴兵披甲带盔,排成军阵鬼气森森地向前推进,有好事者还指天发誓,说阴兵全是当年芳林门的守备将士,有年老的百姓还言之凿凿说阴兵军阵里面某个娃子是当年的同乡,被晋为火长。二十年前驻守芳林门,被高士廉率领的死囚们尽数屠戮。那娃子的眉眼分明还是当年的模样,一点没变……

    传闻越传越真,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渲染夸大后,在百姓们嘴里广为流传的最终版本已与事实相距十万八千里了,里面添加了各种亲眼所见。或许觉得这桩热闹里只有鬼怪元素令故事框架太过单薄,于是百姓们根据自己的信仰,自动自发地添加了各路神仙和各种佛等等情节。

    如同千年后一本名叫《西游记》的书一样,原本只是一个和尚去天竺求取经书,多么正常多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出了长安城后,猴子来了,猪来了。各路神仙妖怪全来了,一发不可收拾……

    长安城今日的流言便有着这种趋势,传到最后活生生成了一部神仙斗法,鬼怪逞威,佛祖伏魔的大唐年度大戏。天地人三界全都嗨起来了。

    …………

    今日太极宫的朝堂也热闹。

    天没亮,群臣聚集承天门前等待宫门开启。三五人一凑堆,各种八卦便传开了。

    许多功勋权贵们和高家一样都住在朱雀大街。高家夜里的动静他们最清楚,众人口口相传还是颇为忠实原著的,说的基本都是事实。

    鬼火和阴兵过境不可避免地成为出现最频繁的字眼。绝非以讹传讹,十几位住在朱雀大街的权贵功勋和重臣一碰头,互相印证了一番,鬼火和阴兵被百分百确定。

    几句话往外一传,朝臣们纷纷吓得面色发白,转身环视等待上朝的人群,发现今日高家的人一个都没来,再看看天还没亮的漆黑天空,清晨的寒风吹拂而过,众人一齐抖颤几下,顿觉遍体生寒。

    无论朝堂还是民间流传多少种说法,各种说法多么离谱,但至少鬼火和阴兵是被毫无疑问地确认了的,再将前几日长安城流传的报应之说以及前晚东阳公主府的闹鬼事件结合起来,这件事终于有了清晰完整的脉络。

    皇家与高家的联姻,果然遭了报应,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群臣议论纷纷时,太极宫的钟楼传来几声悠长的钟声,沉重的承天宫门缓缓开启,百官整理衣冠,进宫朝会。

    百官进宫以前,李世民便已知道高家发生的一切,他听到的是最真实的版本。

    因为真实,所以李世民愈发不安,背后冒了冷汗,手脚一阵冰凉,呆立镜前任由宦官为他穿戴朝衮,一言不发地抿着嘴,不知想着什么。

    李世民没办法怀疑高家闹鬼的真实性,无数双眼睛看到,无数双耳朵听到,根本不可能造谣。

    鬼火居然是真的,阴兵居然也是真的,世间难道真有报应之说?

    若然真有其事,当年玄武门弑兄杀弟,他李世民将会面临怎样的报应?

    想到这里,李世民不由浑身轻颤了几下,眼中露出一丝惧色。

    是的,横扫天下莫与能敌的天可汗陛下也害怕了,伟大圣明之类的字眼,一半是自己的努力,一半是旁人的渲染,李世民终究也是肉身凡胎,人类该有的情绪他一样都不会少,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他也会害怕。

    悠扬绵长的钟声传进甘露殿,李世民回过神,看着殿外仍旧漆黑的夜色,抿了抿嘴,方才眼里的惧色一闪而逝。

    穿上衮服龙袍,他是万万人之上的大唐皇帝,皇帝的眼里,绝不容许出现丝毫惧色。

    **********************************************************

    PS:睡到上午才起床,今天三更,争取把昨天欠的都补回来。。这是第一更。。()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