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子夜大乱(下)
    <div id="content">

    高府分东南北三大院落,北院是主院,住着高家的家主高士廉一房,另外两个偏院便是高士廉的两个儿子所住,长子高履行住在东院。

    夜已深,高履行仍披着裘衣,跪坐在房内书案前,静静注视着案上摇曳不定的烛火。

    与皇家联姻,符合高家的利益,他也并不反对,当初太子说媒,高履行其实是很乐意的,其实早在太子说媒以前,高家便一直在寻求一个合适的契机向皇家求亲,没想到太子殿下居然主动为高家说媒,实在不知这是巧合还是太子早有谋算。

    无论太子怀着怎样的心思,但事情的结果却正合了高家的意,高履行是高家长子,早在他成年后便已清楚,他的婚姻绝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决定权在他父亲高士廉手上,那日被太子召进东宫,高履行心中原本对太子说媒千肯万肯,至于太子说合的是皇家哪位公主,说实话,高履行完全不在乎,美也好,丑也好,高履行并未放在心上,重要的是公主的身份,是高家与皇家联姻的这层关系。

    至于后来太子命人取出东阳公主的画像后,高履行委实有些喜出望外,东阳公主的相貌,身段,性格,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这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从东宫回到府里,高履行甚至有些茶饭不思了,他觉得自己的前世一定积了不少德,所以今生不仅投了个好胎,而且上天还许给他一位才貌俱佳身份高贵的妻子。

    人生完美到这般境界。高履行幸福得想哭。

    谁知数日后峰回路转,朝臣爆出惊天大八卦,东阳公主竟与那个农户出身的泾阳县子有染,此事着实令高家面上无光,父子二人气得暗中咬碎了牙。

    皇家出了这么一桩丑闻,高家其实更难受,事发后高士廉打算进宫婉拒这门亲事,毕竟高家也是要脸面的。而且高家长子也没有高尚到当接盘侠的地步,可是这时高履行却拦住了父亲。

    看过东阳公主的画像后。高履行已对她深深着迷,他本是世家纨绔子弟,经常混迹青楼楚馆,终日与娼妓厮缠,对于贞操这东西并不太看重。东阳绝色温婉的模样令他心驰神往,发誓定要将她娶回家中,至于她与李素的私情,高履行很大度地决定原谅。

    所以高履行阻止了老爹婉拒婚事,理由非常的正大光明,不管公主是什么样的公主,从家族的利益出发,高家需要与皇家联姻。若然这次拒绝,恐怕以后陛下绝不会再将别的公主下嫁高家了,简而言之,过了这个村没有下个店。

    高士廉望着儿子久久不语,家门不幸。自家儿子长了一张接盘侠的脸。

    很快,高家父子达成了共识。拼却脸面不要,忍住长安城权贵们嘲讽的目光。高家仍旧执意迎娶公主!

    一来符合高家的利益,二来,对陛下来说也算是雪中送炭。毕竟皇家出了这样的丑闻,而高家仍对皇家不离不弃,这个举动无疑给高家加分不少,往后朝中若有什么大变故,或是高家哪个不肖子弟闯下什么弥天大祸,看在今日不离不弃的情分上,陛下也不会为难高家。

    一举两得,父子一拍即合。

    然而,事情并未如两家想象中那么顺利。

    长安城里莫名传出了流言,皇家和高家成了流言的主角,提起的还是过往一桩并不光彩的,带着浓郁血腥味的往事。

    玄武门之变,高士廉确实率领囚犯杀了人,杀得还不少,芳林门足足五千守备将士一个不剩全杀了,没留一个活口。

    可是当年那种皇子夺嫡生死攸关的时刻,谁敢拿起兵器谁便是秦王殿下的敌人,杀敌算罪过吗?

    报应?

    高履行冷笑几声,若有报应早该报了,何必再等十多年?世人愚昧,可笑可怜。

    屋外梆子声敲了四下,已是子时,一阵带着寒意的微风吹进屋内,案上的烛光急促摇摆起来,看着屋内随着烛光而晃悠不已的影子,高履行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觉。

    ***************************************************************

    申国公府大门外,高家的部曲家将们执刀按剑,如临大敌。

    长安城自立国以来便实行宵禁,入夜以后全长安一百零八坊的坊门全数关闭,城里无论官员还是百姓都只能在自家庭院范围内活动,出了自家大门便算是犯了夜,被巡夜的武侯拿住后,轻则抽十记鞭子,重则锁拿入狱,流放千里还是蹲几个月的大牢,全看判案官员的心情了。

    宵禁是个好政策,至少对统治者来说是个好政策,这个政策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将全城的官员和百姓都隔离在一个又一个的市坊里,市坊如同牢笼,想造反,想革命,只能在笼子里干嚎几声口号,一柱香时辰不到,朝廷调来的大军便能将他灭得干干净净。

    今晚城内仍旧是宵禁,刚到掌灯时分,坊官便关了坊门,各坊的街道上空空荡荡,除了巡夜的武侯,连条犯夜的狗都找不到。

    夜深,坊官巡街,梆子敲了四下,子时正。

    距离朱雀大街申国公府不远的一条窄巷里忽然有了动静。

    窄巷两边有下水道,没错,下水道早在秦朝时便有了,现代人能想到的东西,大部分其实古代人也能想得到。

    一身黑衣的郑小楼从下水道里站起身,抖落了一下身上的脏水和泥土。

    宵禁之前,郑小楼便预先趴在窄巷旁的下水道沟里,身上盖了一块长木板。架在沟道上方,只留下狭小的空间呼吸,城里即将入夜,谁也没发觉这点小小的异常。

    郑小楼像只捕食的狮子,很有耐心地在沟道里等了两个时辰,直到子时正,他才从沟道里起身。

    李素托付的重任扛在郑小楼的肩上,所以每一个细节都绝不能大意。郑小楼很谨慎,每一个动作仿佛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不露半点痕迹。

    此处离高家还有一段距离,大约百多丈,郑小楼借着夜色掩护,像一只身轻如燕的灵猫,悄无声息地避开了好几队巡夜的武侯。猫着腰一路潜行。

    百多丈的距离,郑小楼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终于潜行到高家府邸的南侧围墙外。

    看着高耸的围墙,郑小楼撇了撇嘴,观察片刻后,身子忽然一缩,运足一口气腾空跃起,倒也没有飞檐走壁那么夸张。只是弹跳力竭之时轻轻在墙上一蹬,借力往上窜了尺许,双手稳稳攀住墙头,接着身子凌空一翻,无声无息地潜入了高府。

    **************************************************************

    一名高家的部曲醉醺醺地走近草丛。满嘴喷着酒气,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昨夜东阳公主府出现鬼火。听说还死了一名金吾卫将士,坊间流言瞬间达到沸腾的顶点。数日前的报应之说终于找到了最有力的验证,高家惊疑的同时,也做好了万一的准备。所有部曲家将全部派出去巡夜。

    很显然,这位醉醺醺巡夜的部曲很没有敬业精神,一边巡夜一边喝酒,而且喝得不少。

    走近草丛边,部曲将下摆一掀,扯下犊鼻裤便打算放水泄洪,不知名的小调哼得正高兴,却猛地戛然而止,接着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整个人仿佛被黑洞吸走了一般凭空消失不见,片刻后,一具七孔流血的尸首从草丛边缘横飞而出,重重落在地上,发出噗地一声闷响。

    声响不大,但今晚高家上下保持着高度的戒备,细微的声响仍旧惊动了巡夜的部曲家将们。

    一队部曲举着火把,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跑去,见一人仰面横躺在枯黄的草地上,两眼圆睁,空洞地望着夜空,嘴里,眼里,耳朵和鼻孔缓缓流淌着鲜血,再试探一下他的鼻息,分明已断了气。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一股寒意自脚底迅速升腾而上。

    “快……鸣锣示警!死人了!”为首一名部曲颤声道。

    刺耳的锣声当当当敲响,在清冷静谧的夜色里回荡不休,听来犹为惊骇悚然。

    高家被锣声惊得全乱了套,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赶来,片刻间,死去的那名部曲尸身周围便站了密密麻麻一大圈人。

    众人默默看着那具七孔流血的尸首,不曾瞑目的眼中露出极度的惊恐,不知临死前看到怎样一幅惊骇的画面。

    “搜!把这附近彻底搜个清楚,大家莫信什么妖魔鬼怪,此必是贼人布下的疑阵,大家皆是上过杀阵的汉子,莫被这点小小伎俩迷了眼!”为首一名部曲狠狠一挥手,做出最正确的决断。

    部曲皆是军士出身,非常具有服从性,人群飞快散开,迅速在这块偏僻的花园的每一个角落仔细搜查起来。

    草丛旁边是一片小树林,时值隆冬,树林里的叶子全落了,只剩一片枯瘦的枝干在寒风中瑟瑟摇摆。

    忽然,一声极度惊骇的惨叫声从树林传来,众人心下一紧,急忙朝树林跑去。

    一名部曲连滚带爬从树林里跑出来,在火把昏黄微弱的光芒下,他的脸孔扭曲成一个怪异而丑陋的形状,很难想象一个正常人的眼鼻嘴各个器官能错位到如此地步。

    “咋了?咋回事?”

    跑出来的部曲指着树林,声音抖得变了调,哆哆嗦嗦道:“林中有……有……”

    话没说完,部曲忽然两眼翻白,在众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他的嘴里,眼里,鼻孔里缓缓流下鲜血,喉头的气管似乎被喷涌出来的鲜血呛住了气管,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试图让呼吸顺畅一些,艰难地呼吸了几下后,双手忽然无力地垂下,整个人软软倒地。

    再试他的鼻息,和刚才那个在草丛里死去的部曲一样,已然气绝。

    众人呆怔片刻,来不及做出反应,接着大家便看到漆黑的树林深处,数十团惨绿的鬼火排成整齐的队列,仿佛沙场的军阵一般严丝合缝,慢悠悠却慑人心魂地朝大家悬飘过来。

    异象并不止这些鬼火。

    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杀才,每个人手里多少都攒着几条性命,人群里自然也有不怕死不信邪的。

    几名部曲见此情景,眼中不由冒出一股戾气,手中横刀一紧,十来个人眨眼间组成一个小巧的方型阵,大家拿出沙场杀敌的架势,缓缓朝那些绿幽幽的鬼火接近。

    就在这时,树林四周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整齐,众人皆是经历过战场的军士,很快便听出脚步声不对劲。

    太整齐了,分明是军阵接敌之时缓缓朝前推进的脚步声,只有统一的指挥,统一的行动,一举手一投足都仿若一人,才能发出如此整齐的脚步声。

    然而,声音近在耳边,人呢?

    四周皆举着明晃晃的火把,多少有些光亮,可放眼望去,却不见任何人影。

    不见人,却有如此整齐的脚步,莫非……

    部曲们握着刀剑的手不由有些发软,面面相觑之下,发现彼此的脸色和死人一样又青又白。

    “阴兵过境!”一名部曲失神地喃喃自语。

    “当年芳林门死去的……阴兵?”极度惊骇之下,另一名部曲脱口而出。()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