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六十章 子夜大乱(中)
    <div id="content">

    千百年来,人们对无法解释的东西都会和鬼神联系起来,也丝毫没征求过鬼神的同意,反正解释不出的东西一定是鬼神作祟,雷劈,闪电,飞雪,甚至一阵莫名其妙吹来的微风,都是上天在向世俗的人们传递着某种启示,某种征兆……

    鬼火自然也是无法解释的一种,它最多出现在坟地里,于是人们将它和死亡,晦气,灾难等等负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出现鬼火的地方,是为大凶之地。

    今晚东阳公主府外值守的将士们可谓见了大世面。

    数十团惨绿惨绿的鬼火排成整齐的队列,静静地悬浮在公主府外的空地上,随风摇曳闪烁,绿色的光芒忽明忽暗,四周的草丛树木被映出惨淡的绿光。

    执戈的将士们呆呆看着这一切,只觉手脚冰凉,因极度的惊惧而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

    都是关中子弟,都是被精挑细选而入的金吾卫,他们是大唐都城和大唐皇帝陛下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最精锐的一支精悍强兵,他们面对敌人浑然不顾性命,再厉害的敌人用刀砍,用戟刺,用牙咬,终究都是以活生生的命来换取活生生的命,一切看得见的,有形的敌人,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今晚,此刻,面对着一团团如同地狱里冒出来的虚无却存在着的鬼火,将士们胆寒了。

    因为无知而畏惧,是人类的天性。

    公主府门前。一群将士神情惊恐地与鬼火对峙了许久,终于,一名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的军士受不了了,扔了手中长戟,抱头便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尖声大叫:“鬼火!鬼火!冤魂索命来了!”

    有人带头,其余的将士自然效仿,纷纷扔了手中兵器抱头逃窜。

    当然。也有不怕死不信邪的,见前方鬼火闪烁。不由握紧了兵器,瞋目大喝:“老子跟随陛下南征北战,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区区几团鬼火岂惧哉!”

    说完手中长戟一紧,纵身一跳。跳入前方无边的黑暗里,没逃走的将士们远远看着,壮着胆子等待那位不信邪的仁兄斩妖除魔的结果。

    片刻间,却忽然听见黑暗里一声痛苦的闷哼,紧接着,那位不信邪的仁兄似乎被某种邪门的大力狠狠撞回,身子打横飞着回来的,重重摔落地上时。脸色发青,嘴唇发白,分明已断了气。

    这个结果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退回府里,关门!保护两位公主殿下!快!”

    将士们彻底胆寒了,二话不说扭头便跑。公主府大门前瞬间跑得一个不剩,唯有高挂门上的两只灯笼发出昏黄幽暗的光。与不远处数十团惨绿色的鬼火互映成辉。

    直到人全跑光了,鬼火后面漆黑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两道人影。

    一身黑衣。脸上还蒙着一块黑巾的李素眼中露出诡异的笑意,旁边同样黑衣蒙面的郑小楼轻松自在地活动着手脚。

    “幸好刚才只跑过来一个,我一掌能将他击毙了。不过……”郑小楼扭头瞪着李素,接着道:“不过,你就不怕他们全部冲过来?你觉得我一人能将他们全毙了吗?”

    李素笑道:“我始终相信,世上胆子大的人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杀人如麻的将士也一样,一个人带头跑了,别人很难不跑。”

    郑小楼撇了撇嘴,望着远处大门紧闭的公主府,道:“人都跑进公主府了,现在怎么办?里面戒备森严,你若让我进去,我可没把握躲开那么多的侍卫。”

    “没让你进去,前日我与东阳商议好了,等下该她表现了,我们不用管。”

    ************************************************************

    公主府内。

    寝宫早在入夜时便已熄了灯,今晚东阳和高阳姐妹二人睡在一起。

    寝宫内不闻声息,但二女却并未睡着,穿着露出半抹**的宫装,头顶的环髻略见凌乱,趴在木格窗棂上,睁着两双清澈的眼睛,期待地注视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

    “皇姐,李素说今晚子时会有热闹,这都子时二刻了还不见动静,该不会是诳我们的吧?若敢寻本宫作耍,明日本宫非剥了他的皮不可!”高阳恨恨地捏紧了小拳头。

    东阳掩嘴轻轻一笑,柔声道:“你性子太急,一刻也等不得,放心便是,李素绝不会拿这等生死攸关的大事作耍,耐心再等等,很快便见分晓。”

    自从上次逃出公主府,河滩边与李素匆匆一见后,东阳脸上的愁容终于消褪了一些,只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依靠,仿佛溺水快死的人忽然间抱住了一根圆木,从此有了生的希望。

    痴痴注视着窗外的夜色,东阳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幸福。

    李素说过他有办法让她不嫁高家,那么他就一定有办法,长久以来,她对他已形成了一种信仰般绝无动摇的信任。

    …………

    夜凉如水,东阳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静静等待着自己命运的转机。

    子时三刻,转机终于出现。

    静谧的府院前门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喊,紧接着无数火把亮起,将府内的宁静破坏殆尽,仿佛有人朝烧沸的油锅里淋了一瓢油,整个府里全炸了锅。

    东阳和高阳依偎在一起,神情渐渐浮上兴奋,眼中的光亮仿若寒夜里的星辰,在黑暗里发出璀璨的光芒。

    “来了来了!热闹终于来……呜。”高阳兴奋大叫,却被东阳眼疾手快捂住了嘴。

    “再叫大声点。事情全败露了!”东阳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高阳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压低了声音兴奋地笑道:“前门李素一定闹出了什么动静,真想跑出去看看……”

    “别出去,其实这些动静咱们也能闹出来,别忘了昨日李素交给你一包东西,说前院有了动静时咱们便将它打开,稍微加热一下便有奇观可见……”

    高阳急忙道:“对呀,快快。皇姐你快把那包东西打开……”

    东西用油纸包着,姐妹二人轻手轻脚打开。里面却只是一小团白色的东西,二人好奇地互视一眼,高阳悄悄点起烛台,用油纸托着那一小团白色的东西放在烛光上烤了一下,须臾间。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紧接着室内一暗,一团绿幽幽的鬼火出现在寝宫内。

    姐妹二人一直不知道李素的玄机,高阳几次问他都不肯说,还说什么保持神秘才能最大限度地演得投入和逼真……

    直到今晚,直到此刻,姐妹二人终于明白李素搞什么鬼了。

    ——确实是“搞鬼”,一团惨绿的鬼火在寝宫里摇曳不定。姐妹二人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那团鬼火,吓得连最基本的尖叫反应都忘记了,彻底陷入呆滞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凛冽的寒风从窗外吹拂而入。室内的烛光乱舞一阵后终于熄灭,而那团鬼火随风摇摆几下后。仍旧发出惨绿的光芒,仿佛恶鬼的双瞳。冷冷地盯着如花似玉的姐妹二人。

    寒风拂身,姐妹俩一齐打了个冷战,这才回过神。看着那团闪烁的鬼火,二人终于有了正常女人的反应,深吸了一口气后,凄厉地尖叫起来。

    “鬼啊——”

    这声尖叫不是做戏,而是实实在在惊恐至极的惨叫,逼真得不能再逼真了。

    ***********************************************************

    鸡飞狗跳的一夜过去。

    天亮后,公主府终于恢复了平静。

    一夜闹腾出来的动静不小,天亮后,太平村的村民们聚在村子中央的大银杏树下,百多户人家全到齐了,人人脸上带着惧色,口沫横飞地述说着昨夜那场恐怖的异象,男人女人分堆而聚,议论纷纷,老人们摇头跺脚,又急又怕,连连说着“冤魂索命,大灾将至”之类的预言,神情充满了看透过去未来般的睿智。

    公主府的大门关了一整夜,天刚亮时,大门忽然打开,一队披甲精骑出府,面带惶然之色,匆忙策马朝长安城飞驰而去。

    从天亮到中午时分,长安城忽然多了一条非常惊悚的传闻。

    东阳公主府鬼神作祟,子夜无端冒出无数鬼火,一名公主府侍卫无故死亡,鬼火飘进了公主府寝宫,东阳公主和高阳公主两位殿下被吓得神志不清,一整晚胡言乱语,言称府里有冤鬼索命……

    传闻飞快在长安朝堂坊间蔓延开来,这次不比以前那些无根无据的流言,昨夜的鬼火不知有多少人亲眼目击,绝无作伪之处。

    朝臣们半信半疑,但坊间的百姓却信了十足,没办法不信,李世民来不及下封口令,目击者早已将公主府发生的灵异事件传了出去,细枝末节说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百姓们兴奋了,一直在长安城内隐约散播的说法,今日终于得到了铁一般的验证。

    当年玄武门之变造下的恶因,今日结出了恶果。皇家与高家联姻必有报应,这便是坊间百姓们议论过后斩钉截铁得出的结论,不容置疑。

    …………

    太极宫。

    李世民阴沉着脸,盯着拜伏于地的公主府都尉,怒道:“定是什么人玩弄的把戏,朕决然不信!”

    都尉脸色惨白,不知是被鬼火吓的还是被李世民吓得,头伏在地上不敢抬起,颤声道:“臣不敢欺君,昨夜公主府内的鬼火许多将士亲眼目睹,臣绝不敢妄自生谣……”

    李世民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朕说过了,朕,绝。不,相,信!!”

    都尉听出了李世民语气里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不敢再争辩了,伏地而不敢起。

    “传旨大理寺卿孙伏伽,令他给朕彻查!定然有人在背后无事生非,查出此人,朕将他碎尸万段!”李世民咆哮道。

    殿外宦官急忙踮着小碎步。匆匆出宫传旨。

    都尉和宦官被狂怒的李世民赶出大殿,偌大的殿内只剩李世民一人。

    李世民两眼充血通红。眼中闪烁着狰狞的杀机,鼻孔张得大大的,呼哧喘着粗气,模样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公主府闹鬼,已不仅仅只与皇家和高家的婚事有关了。此事若被坐实,正应验了当年造下杀孽和如今遭受报应的说法,当年玄武门之变的污点无疑又会被朝臣和民间百姓翻出来,再度将他鞭笞一次又一次,这十多年来,李世民励精图治,起早贪黑,努力让自己的胸怀变得宽容博大。君臣没日没夜谋划的一次又一次对外战争的胜利,以及无数次召集三省六部官员,研讨商定如何让大唐百姓安居乐业的一条条国策等等,十多年里做过的这一切,很有可能会被这一桩传闻抹杀得干干净净。

    他李世民在史书上留下的形象。在朝野臣民传诵的名声,绝不会有一句好话。以往他做过的一切将被完全否定,只因他曾经的污点。“弑兄杀弟”将成为他千古不变的标签。

    公主府闹鬼,看似渺小的一桩事,细细一推敲。对李世民来说却太严重了,严重到此刻他甚至生出一丝后悔,后悔不该与高家联姻,若自己冷静一点,慷慨一点,将东阳许给李素那个浑小子,怎会有今日这般煎熬焦虑?

    李世民深呼吸几次,努力平复下情绪,仰天长叹。

    似乎……自己做了一件错事?若果真是报应,对应的恶因哪里是当年的玄武门,分明是他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

    白日的朝会上,朝臣见李世民脸色阴沉坐在殿上一言不发,纷纷识趣地不提东阳公主府前发生的惊悚事件,连一向正义直爽的尚书省侍中魏徵都没敢说话,魏老头当年是辅佐太子李建成的,玄武门之变后被李世民收服,从此成了大唐朝堂上赫赫有名的反对党,但凡李世民支持的,魏老头必然反对,而且专挑李世民高兴的时候反对,典型的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李世民的痛苦之上,这种舒爽的日子一过便是十多年。

    犯颜直谏的事魏老头干过无数次了,然而今日,魏徵却一个字都不敢说。

    老头混迹一辈子朝堂,犯颜直谏无数次居然还活着,而且活得很滋润,充分证明了老头其实并不傻,有的事情能直谏,甚至当殿顶撞冲突都没事,但有的事情发生后,最好连腚沟都要夹紧一点,莫要发出任何一丝不和谐的声音,否则有很大的概率人头落地,满门尽抄。

    朝会无风无浪结束,朝臣们各自散去,私下里,公主府闹鬼仍然是他们窃窃议论的热门头条话题,有没有人偷偷点赞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转发量一定不小。

    …………

    报应绝不止在公主府前,更大的报应在后面。

    平静无波的白天过去,入夜后,长安城各坊门关闭,武侯们列队执戟巡夜,静悄悄的夜色里,偶尔只传来一两声狗吠,街上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位于朱雀大街北端的申国公高府外面人影幢幢,值守的兵丁家将们如临大敌地在高府四周巡梭游弋。

    这段日子长安城里的传闻太难听,高家深受其害的同时,也暗暗加强了府中内外的戒备,说到底高家也有点心虚,神神怪怪的传闻令高家上下也莫名紧张起来,毕竟当年高士廉在玄武门之变时确实领着囚犯杀了不少人。

    事变那天李世民在玄武门大杀特杀,高士廉也没闲着,在他的率领下,守备芳林门的五千余将士被囚犯们杀得尸山血海,浓郁的血腥味数月不曾消散,第二年,也就是贞观元年,李世民登基改元,坊间百姓有人听到芳林门附近半夜常有厉鬼哭嚎惨叫之声,当时高士廉只认为是民间以讹传讹,故弄玄虚恶意中伤,所以一直不曾在意。

    然而昨晚东阳公主府发生过如此惊悚的事件后,高家上下终于有点动摇了,与李世民顽固执拗的态度不一样,事发之后,高家第一时间派人去太平村查探过,从村民到值守公主府的金吾卫将士都打听了,皆云亲眼所见,高家终于不得不相信报应的说法。

    这个年代里,无端冒出数十团排列整齐如同军阵般的鬼火,谁能用科学的道理去解释?既然解释不清楚,便只能相信是鬼神作祟了。

    昨夜公主府骤然生变,今晚高家生了畏惧,把府中所有的部曲家将全数遣至门外值守,偌大的国公府戒备异常森严。

    然而,该发生的终归会发生。

    子时过后,昨晚东阳公主府发生的一切,即将在高家重演……

    **********************************************************

    PS:大章。。。大章。。。懒得分章而已。。别只看几更,字数是王道。。。

    还有,求月票狠狠把我那啥。。。()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