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骤变前夜
    <div id="content">

    为朋友两肋插刀自然义不容辞,不过两肋插刀的对象若是个疯子,王桩便有点不乐意了。

    不但要搜集人尿,而且还要把人尿煮干,这事怎么看都像是疯子干的事,精神稍微正常一点的疯子估计都干不出,太变态了。

    王桩不再反复问是否搜集人尿这个问题,很快换了个问题,鹦鹉学舌似的一遍又一遍地确认,和上一个问题一样,不断的重复再重复,问多少遍都不死心。

    “煮干?”

    “对,煮干。”

    “把尿煮干?”

    “对,把尿煮干。”

    “真的煮干?”

    “真的煮干,一滴都不能剩。”

    “…………”

    王桩越问越害怕,他发现这个疯子居然很有耐心,每次回答都不厌其烦,而且脸上还带着和煦如春风般的微笑,服务态度超好。

    王桩觉得自己快疯了,被传染的。

    “兄弟,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行吗?”王桩颓然地揪着自己头顶上的发髻,神情灰败。

    “不是说了吗?搅和东阳和高履行的婚事啊。”

    王桩用他那颗不算太出众的脑袋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一脸乱七八糟的崇拜:“我明白了!用煮过尿的锅给高履行做饭……”

    “……所以,尿里有毒,把高履行毒死,婚事自然搅黄了,对不对?”王桩一脸破了大案的兴奋,压低声音悄悄地道。

    李素皱眉。胃里直犯恶心。

    这家伙脑子怎么长的?似乎比自己更变态啊……

    “李素,咱们不能这样,这事太龌龊了……”王桩摆出语重心长的嘴脸劝道,一只手搭上李素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孙老神仙住长安城里,我帮你把他老人家请来看看咋样?”

    李素叹道:“相信我,这事并不龌龊,是你自己想龌龊了。”

    王桩怔忪半晌,终于狠狠一咬牙:“好。我帮你,不过你要答应我。我帮你煮尿这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家老二,传出去我活不成咧。”

    *************************************************************

    对于李素这几日的举动,王家俩兄弟完全不懂,越看越深奥。

    世上能懂李素的人。大概只有他自己了,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掰开了,揉碎了,其实只是一个戏法而已,对李素来说,这个戏法甚至很拙劣。

    但是,糊弄这个年代的人,足够了。

    初三一大早。高家府门大开,一队锣鼓手吹吹打打出了门,后面跟着一长列抬着牲畜和礼盒的家仆,为首的是两只白色的活雁,冬天大雁南飞过冬。这两只活雁据说是高家用了八百里飞骑从岭南捉回来的。

    高家的队伍出府门后径直往太极宫而去,每个人脸上喜气洋洋。高家长子高履行穿着得体的绯色锦袍走在队伍前面,笑得比春花更灿烂。

    男女成亲需三媒六礼。今日便是高家的六礼之一,“纳采”,直白的说。就是男方去女方家提亲,女方长辈答应后,男方备礼去女方家求婚,是为六礼的第一个程序。

    按理说,权贵家成亲固然张扬,但今日高家的举动未免张扬得有些过分,仅只是六礼的第一步,便敲锣打鼓恨不得全长安的人都知道。

    策略是对的,行动是反击流言的最佳方式,高家选择高调成亲,用实际行动来反击长安城里的流言,以无声的方式告诉长安官民,两家联姻正是天作之合,绝然不会有报应。

    一路吹吹打打,高家送礼的队伍到了承天门前,高履行整了整衣冠,在宦官的带领下走进宫门。

    李世民破例在两仪门外迎接,历来公主出嫁的仪式上,驸马都尉皆不曾有过如此殊荣。

    两家各自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反击流言,两相唱合之下,一场婚事渐渐变了味,越看越像一场政治作秀,双方竭尽全力地高调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像戏台上的闹剧。

    李世民龙颜大悦,并回赐黄金和丝帛无数,纳采之后宾主尽欢,高履行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得意洋洋地出宫回家。

    明日,便是六礼中的第二礼,“问名”。

    高家一定比今日更张扬,更高调,给那些无事造谣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高履行骑在马上,看着路边行人们的窃窃私语,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

    恩怨是非早晚算,那个令高家丢尽脸面的泾阳县子,他的好日子差不多到头了。

    …………

    高阳最近莫名成了信使,东阳和李素之间的信使。

    东阳被李世民禁足,李素更是不得其门而入,有情人被隔绝在高墙两边,高阳便累成了狗。

    没办法,高阳有高阳的优势,她最大的优势便是蛮横不讲理,将公主府闹腾两次后,金吾卫将士们怕极了她,偏偏又不敢拿她怎样,最后将士们索性不管她了,只要她不把东阳公主偷出去,公主府的大门永远为她敞开,任她走城门似的进进出出。

    唯一的漏洞被李素和东阳利用起来了,于是高阳不停来往于公主府和李家,频繁地为这对不得相见的有情人互通消息有无。

    蛮横的高阳自然不会任劳任怨,她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每天被二人使唤来去,一肚子火气又不忍心对皇姐发,于是全然倾泄在李素身上。

    每次送口信都指天划地发毒誓说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不管了,然而在东阳可怜巴巴的眼泪里,高阳一次又一次地破了誓。

    “今都初三了,皇姐眼看初七就要嫁给高履行了,你为何还没有一点动作?你到底有没有法子把皇姐的婚事搅黄?”高阳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瞪着李素。

    李素笑得很斯文:“当然有法子,别看我这几天闲,我也做了不少事的。”

    “别废话,姐姐在府里整日以泪洗面,眼睛都肿得像桃子了,你到底何时动手?”

    李素闭上眼,感受了一下风向,睁开眼时,神情已是一片森然。

    “公主殿下今晚别睡着了,子夜时分有热闹看,莫错过了哦。”()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