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破釜沉舟
    <div id="content">

    东阳一直是个令李素心疼的女人,她的柔弱,她的坚强。

    不被世情所容的情意,似乎永远见不到曙光,此刻的二人在黑暗里蹒跚前行。

    抱着他的力气更大了一些,东阳拼力抵抗着心中的恐惧。

    “李素,我从未像今日这般痛恨自己的公主身份,是我连累了你,若我生在平凡百姓家,你我便不会有如此大的阻碍,或许我已是你李家的堂上妇,怎会让你为我受此苦楚……”东阳在他怀里泣道。

    李素叹道:“若有那么多如果,我们,还是我们么?生命里早一刻或晚一刻,我们可能都不会遇上,我们的身边,或许是另一个陌生人在陪伴,各自有着另一份不一样的悲和喜……”

    东阳静静品着他这番话,猛然抬起头看着他:“与我相识,你后悔了么?”

    “后悔我便不会费尽心思在这里等你,缘分缘分,缘是上天安排,分要靠自己争取。”

    东阳安心了,将脸蛋埋在他的怀里,继续轻轻地蹭,满脸幸福的模样,尽管幸福如此短暂,匆忙。

    二人静静享受着失而复得的珍贵时光,谁都不愿破坏这份短暂的静谧。

    然而,前方的黑暗却无法无视,终究不免提起。

    “宦官昨日来家中传旨,父皇命太史局官员掐算十日内的良辰吉日,将我尚许给高家长子高履行,只有十日……”

    李素垂头不语,不知想着什么。

    良久,李素抬起头注视她,目光里浓浓的情意:“不管你父皇如何安排,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们。我只问你一句,你愿意嫁给高家长子吗?”

    东阳沉默片刻,很认真地道:“我已发下毒誓,大婚那天,我必饮鸩自尽……”

    李素温柔地理着她凌乱的发鬓,笑道:“不必如此严重。你若不想嫁,我便能让你不嫁。”

    东阳的眼泪又滑出眼眶,摇头道:“李素,父皇的旨意断无更改,你莫再为我犯险了,我要你好好活着,别再做出触怒父皇的事,这辈子活得平安喜乐,于我便是莫大的安慰。”

    李素笑道:“我再说一次。你若不想嫁,我便能让你不嫁,若没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东阳哭着摇头,李素从未如此刻般心疼,这一刻她的软弱,像钢针狠狠扎在他的心口,李素忽然明白了。原来爱里面更多的是责任,让她不再恐惧不再软弱的责任。

    “你的公主府应该不准你出入了。你怎么出来的?”

    “我偷偷跑出来的,高阳和绿柳帮了我。”

    李素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事情没闹大之前,你赶紧回去吧,一切我来安排。”

    东阳怔怔看着他,展颜一笑:“好。你让我回去,我便回去。”

    “放心,你嫁不了高家,因为有我在,相信我。”

    “嗯。我信你。”东阳重重点头。

    嘴上说着回去,二人都不舍得回去,上天留给他们的相聚时光太短暂了,每一个呼吸都是奢侈的享受。

    东阳仍腻在他怀里,像只寻找温暖的猫,轻轻地在他胸膛上拱着。

    “今日才惊觉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光多么珍贵,李素,一切都太匆匆了……”

    “李素,我们此生还有夫妻缘分吗?”

    “李素,我好累,好想睡一觉,在你怀里。”

    *************************************************************

    离开河滩,李素回到家,脸色阴沉得可怕。

    先去前院找到郑小楼,李素冷冷地吩咐:“快去王家,召王直来见我。”

    郑小楼没有多余的废话,一言不发地离开。

    未多时,王直独自来到李家。

    李素直奔正题,劈头问道:“长安东市还有多少手下?”

    王直挠挠头:“冯家命案后,我在外面躲了一阵,不过前几个月我在东市里面砸了不少银钱,也花费了不少精力,估摸着原来的手下都能用,还有四五个心腹没轻易动用。”

    “你现在去东市,告诉那些手下,我要用他们了。”

    王直点头:“好,怎么用你尽管说。”

    “仍是散播流言,这一次一定要小心,做这件事的人选要慎重,莫让人知道与你有任何干系,就算查到他们头上也无法牵扯到你,事成之后马上把他们送去陇右,彻底在长安城销声匿迹,能做到吗?”

    “能。”王直挺起了胸。

    “另外,再给我准备几样物事,这几样物事你亲自去办,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好。”

    安排妥当,李素的脸色终于稍微缓和下来。

    王直叹道:“城里的消息我都听说了,李素,当初我兄长私下跟我说过很多次,说你和东阳公主的缘分将来怕是有许多艰难之处,如今果然言中……”

    李素冷冷道:“再难,也是我自己选的路,既然走了,绝不回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便要继续走下去。”

    王直脱口道:“若是这一线希望也消失了呢?”

    李素语气里透出从未有过的决绝:“那么,我与这条路同亡!”

    …………

    太史局官员已掐算好了日子,贞观十一年冬月初七,黄道吉日,宜嫁娶。

    李世民闻奏后当即下旨,皇九女东阳公主与申国公长子高履行的大婚定在冬月初七。

    离冬月初七只剩短短六天了。

    高家开始大肆采买一应大婚用物,申国公府门前张灯结彩,婚娶请柬早早备妥,高家下人频繁进出长安各权贵门庭递送。

    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仿如一场盛大的政治活动。

    长安城里,悄然无息间却渐渐开始传扬着一条流言。

    十一年前玄武门之变,高士廉释放死囚与李世民遥相呼应,李世民领兵夺取玄武门,屠戮守门将士上万,和李世民的做法一样,在高士廉的鼓动下,死囚们拿着武器血洗芳林门,守门将士五千众无一幸存。

    同一天,同一座皇城,两个地点造下无边杀孽,如今两家联姻,必不被上天所佑。

    这条类似于诅咒的流言很快在长安城蔓延开来。(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