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事实俱在
    <div id="content">

    一句话石破天惊!

    李世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看上去像一尊没有思想的雕像,眼神分明陷入呆滞状态。

    良久,李世民回了神,语气无比阴森:“何赋言,你刚才说什么?”

    何赋言也不怕,垂着头重复了一遍:“陛下,泾阳县子李素与东阳公主有染!”

    “有染”二字很刺耳,至少李世民听起来很刺耳,这句话仿佛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李世民的脸上,李世民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痛,多少年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你,给朕再说一遍!”

    殿内电闪雷鸣,龙颜狂怒。

    何赋言梗起脖子,不怕死地第三次重复:“泾阳县子与东阳公主有染!”

    李世民暴怒,拍案而起:“大胆!尔敢污我天家声名!来人……”

    “陛下,臣有铁证,何言污之!”何赋言大声抗辩道。

    “铁证?”李世民呆了一下,然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很危险的信号。

    “臣有铁证!可证泾阳县子与东阳公主有染!”

    “拿来!若有半字不实,朕必夷尔三族!”

    何赋言进宫弹举显然早有准备,闻言不慌不忙地道:“臣昨日得东阳公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主府侍卫黄申密报,自贞观十年冬月,东阳被陛下赐公主封号和封地,入住太平村公主府后,东阳公主便认识了同在太平村的泾阳县子李素,二人从那时起便渐渐熟悉,常在泾河河滩边私会,此事公主府的侍卫们大多知晓,只因公主殿下以银钱买通,故而一直未曾走漏风声……”

    李世民面孔迅速涨得通红。怒火已至顶点,只不知这怒火是冲着何赋言还是东阳和李素二人。

    何赋言继续道:“陛下可曾记得当初结社率叔侄二人挟持公主殿下一事?那日公主殿下与李素二人同时被掳,后来说是结社率叔侄掳公主后路上巧遇李素,其实哪有如此恰巧之事?那日二人被掳,实则是二人当时同在河滩边私会,故而被结社率撞见。李素为保公主性命,所以豁命以赴,将结社率叔侄二人杀死。”

    “因此一事,李素与东阳公主二人共过患难,两情愈发如胶似漆,河滩私会愈发频繁,公主府侍卫皆有所闻,今年夏天,我大唐征伐吐蕃。大唐兵发松州,李素随军而行,在他去松州的同时,李素之父李道正为他定下泾阳县许家的亲事,李素独钟东阳公主,故而不愿成亲,暗中破坏亲事,许家两次结亲。李家两次毁亲,此皆因东阳公主之故也。这件事太平村上下皆有所闻,陛下遣人一查便知……”

    李世民脸色涨红,鼻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手的拳头越攥越紧,阴森地道:“还有吗?”

    “还有,李素痛殴度支司郎中。东市废东宫属官,两次入大理寺牢狱,东阳公主皆托人奔走转圜,暗中周全,李素献策也好。酿酒也好,皆与东阳公主有关,或许陛下还记得李素曾作过‘花开堪折直须折’的绝妙诗句,此诗虽名为惜时咏志之作,但是以李素和东阳公主之间的私情来看,恐怕此诗不单单是惜时咏志,内中更有幽径雅意……”

    何赋言列举的事例很多,而且每一条似乎都有理有据,李世民听了半晌,终于察觉到一个很不妙的事实。

    这些事例堆加起来,恐怕东阳和李素之间真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私情。

    李世民是皇帝,又是父亲,女儿瞒着他做下这等事,简直大逆不道,而那个李素,该死一千次一万次!

    胸中的怒火如火山般喷发,李世民闭上眼,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古井无波,然而实在太愤怒了,脸上的表情再怎么强压,也呈现出微微扭曲的狰狞模样。

    “你刚才说的公主府侍卫黄申何在?”李世民缓缓问道。

    何赋言有备而来,自是不惧,沉声回道:“黄申此时在太极宫门外候旨。”

    “宣他进殿!”李世民狠狠一挥袍袖。

    良久,相貌丑陋身材却略显壮硕的公主府侍卫黄申战战兢兢走进甘露殿。

    李世民的目光像一匹盯住猎物的狼,冷冷地注视着他,黄申垂首站在殿中,冷汗早已浸湿了后背的衣裳,殿内沉默越久,黄申越发止不住地发抖。

    帝王气势下,黄申如惊弓之鸟,垂着头如临渊池,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李世民注视良久,神情阴沉地道:“黄申,东阳公主与李素的私情,你果真知晓?”

    “小人……知晓。”

    “缘何出卖公主?”

    黄申脸色苍白,咬着牙道:“位卑却仍有忠直之心,不忍欺瞒君上。”

    李世民嘿嘿冷笑数声,然后才道:“将你所知东阳与李素的私情原原本本道来,不可有半字虚言。”

    “是,东阳公主与李素相识与太平村泾河边,那日公主殿下撇下我等侍卫,独自去泾河边踏青,回来后大家都觉得公主殿下神态不对……”

    黄申说得很详细,语速很慢,仿佛每一个字都是自己思考酝酿后才说出口,李世民与何赋言静静地听着,偶尔李世民插一两句嘴,问几句话,黄申回答过后顺着李素和东阳的相识相爱过程继续说。

    许久以后,黄申终于说完,殿内陷入一片可怕的寂静。

    李世民攥着的拳头微微发抖,牙齿咬得格格直响,眼中的愤怒仿佛两团无法熄灭的火焰,将整个面孔炙烤得充血通红。

    耻辱啊!天家的耻辱啊!

    东阳那么懂事,那么温婉的女子,竟然做出这等败坏天家名声的污浊之事,若然败露出去,天下人将会怎样议论天家?

    李世民闭上眼,深呼吸。

    尽管事实和人证摆在面前,但他心中仍存在着一丝希望,他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而是有人恶意构陷,东阳仍是那个知书识礼的好女儿,李素仍是那个懒散却忠直的好臣子……

    殿内静悄悄的,气氛却压抑得令人崩溃。

    李世民神情阴沉,脸色时红时青,时而杀机毕露,时而黯然悲凉,不知在想着什么。

    良久,李世民终于开口,从齿缝中非常缓慢地挤出几个字。

    “宣,李素觐见。”

    李素赶到太极宫门前时已是汗出如浆,苍白的脸上不见一丝血色,呆呆地注视着太极宫前那扇紧闭的朱门,神情惨然。

    他能感觉到一桩天大的祸事毫无预兆地降临了,这桩祸事如同一柄巨锤,将他和东阳此生的幸福摧枯拉朽般摧毁,从此不再有生机。

    站在太极宫外不知呆立多久,李素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衣冠,打算具名求见李世民。

    这时宫门忽然缓缓开启,何赋言施然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位白面宦官。

    见到宫门外呆立的李素,何赋言一楞,脸上飞快闪过不自在的表情,然后恢复了平静,表情恬淡地继续往前走。

    李素此时心乱如麻,而且他也根本不认识何赋言,二人就这样擦肩而过。

    跟在后面的宦官却显然认识李素,见李素站在宫门外,不由喜道:“正好省了奴婢辛苦跑一趟太平村,今日倒真巧了,李县子,陛下宣你即刻进宫面圣。”

    李素心头愈发沉重,强堆起笑脸朝宦官友善地笑了笑,然后一言不发地跟着宦官进了宫。

    …………

    太极宫承天门外是朱雀大街,何赋言走出广场后脚步一顿,换了个方向,朝朱雀大街旁边一条暗巷钻了进去。

    暗巷内,一辆不起眼的红顶蓝蓬马车静静地停在巷道中间,马车四周三五成群布满了穿着便服的侍卫。

    何赋言快行几步,走到马车旁边,垂首恭立不语。

    马车的帘子一直不曾掀开,许久后,里面幽幽传来一道声音。

    “都说了么?”

    何赋言恭敬地道:“原原本本一字不差地说了,黄申也说了,陛下暴怒,已宣李素进宫。”

    马车内扬起畅快的笑声:“如此甚好。”

    “殿下,臣还需要做什么?”

    “暗中串联朝臣,将此事闹上明日朝会,广为天下所知。”

    何赋言迟疑了一下,道:“这毕竟是天家内事,臣是外人,若宣扬出去,恐怕陛下不会饶臣……”

    “事情闹大,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父皇无法责罪于你,充其量寻个由头将你贬谪出长安,明年孤再将你宣调回来便是,你为孤做了这件事,已是莫大的功劳,孤不会忘记的。”

    何赋言暗暗苦笑,明年宣调回来,这个饼未免画得太不可信了……其实,自己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马车内传来李承乾冷冷的声音:“朝堂上须得理不饶人,这个道理相信你比孤更明白,孤要见到结果,最好是父皇将李素赐死。”

    “臣……尽力而为。”

    马车内再无声音,坐在车前的马夫甩了一记空鞭,马车缓缓驶动,离开暗巷朝东宫而去。

    ps:以后还是晚上更新吧,这段时间总是熬夜,有时候甚至通宵不睡,实在太辛苦了,作息调整得差不多了,明天开始更新规律恢复正常……(未完待续……)R1292(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