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利州武氏
    <div id="content">

    初冬的寒风拂过太极宫龙首渠前的广场,广场四周旌旗飘展,披甲戴盔的禁卫在凛冽的寒风中如松岳般傲然屹立。

    午时刚过,朝会的大臣们迈着轻快的脚步,三五并肩,缓缓走出宫门,互相告辞过后,各自骑上马或坐上马车回府。

    午时一刻,宫门外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十辆华贵的红顶马车从朱雀大街礼部官衙方向驶来,一路缓缓而行,路边官吏行人莫不躬身让道。

    马车前方一人骑着高头骏马,身着紫色官袍,面肃而色沉,不苟言笑,神情冷凝,官吏们让道不是因为马车,而是因为这个人。

    此人名叫李道宗,是李世民的同宗兄弟,被封江夏王,同时兼任礼部尚书,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已李道宗的身份和官职,亲自领着十辆马车往太极宫而去,自然不是小事。

    朱雀大街说长不长,小半刻便行到太极宫前的广场上,空荡荡的广场周围禁卫林立,马车停下后,从车里次第鱼贯下来五十名宫装美女,每人皆着统一的紫色高腰宫裙,头盘三环宫髻,下了马车后莺莺燕燕聚在一起,远远看着前面李道宗的背影,老老实实垂首敛目,大气也不敢喘。

    五十名美女自觉排成整齐的队列,静静地站在广场上等候着。

    这一等便是大半个时辰,宫门一直紧紧关着,许久不见动静,美女们站在凛冽的寒风里冻得发抖,却也只能咬紧牙关站着。

    李道宗也站在广场上等待着,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宫门。

    五十名美女是今年礼部从各州府官宦或平民中采选的良家女子,没错,理论上她们都是李世民碗里的。旁人别想伸筷子。

    大唐选良女进宫不叫选秀,选秀是大辫子朝的说法,大唐称其为“采选”。说是采选,其实并不止采选。主要通过三种方式遴选美女,一是礼聘,二是采选,三是进献。

    所谓“礼聘”,顾名思义,自然是很客气的一种方式,主要是针对权贵官宦人家,闻其有待字室女。皇帝遣使礼而聘之,由于身份地位颇高,所以女子入宫后的起点也高,最少都会被封为“才人”,如果把皇宫比喻成酒店的话,才人大概算是大堂经理级别。

    采选就简单了,一般都是平民家的闺女,入宫后要看运气,运气普通的,进宫后别想一飞而上枝头。要从普通的宫女做起,三五年内若没有发生皇帝宠幸她的奇迹,那么。等待她的便是出宫嫁人或是老死宫中的命运。

    至于“进献”,一般是由各地权贵高官主动搜罗民间绝色女子,不重身份,不论贵贱,看脸看脸看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

    朱红色的宫门终于打开,一名宦官出宫门,快步朝李道宗走去,走到李道宗面前,宦官恭敬行礼。然后才直起身,尖着嗓子扬声道:“有旨。各州府采选美人入两仪门,进万春殿待宣”

    五十名美女纷纷应是。然后被宦官领着,走入了这座辉煌与荣耀并重的皇宫。

    李道宗的任务完成,也随着入宫,不过他去的是甘露殿。

    五十名美女排成五列,垂首一言不发地跟在宦官身后,入承天门,嘉德门,走在左侧第二排的女子美眸一眨,小碎步迈出的幅度稍微大了一些,恰好踩住前面第一排女子的裙脚,第一排的女子重心不稳,被裙脚带得脚步一个踉跄,吓得花容失色,顿时狠狠摔倒在地,手心被擦破了皮,渗出了血丝。

    发生这一变故,美女们的队伍顿时乱了,议论声嘲笑声,还有装模作样的道歉声此起彼伏。

    领头的宦官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不满地看着美女们。

    “禁宫是何等所在,怎容尔等如此不顾仪态?诸位贵人,既然入了宫,奴婢劝各位还是讲究一下仪态为好,宫里,可不比市井坊间,不是想笑就能笑,想闹就能闹的。”

    话说得有点重,美女们自知失仪,纷纷闭嘴垂首屏声。

    宦官看着第一排那个摔倒的美女,眉头不由微皱。

    “这位贵人,奴婢敢问名姓?”

    摔倒的女子看着手心渗出来的血,委屈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然而在这个讲究礼仪的禁宫内,又不能与旁人理论,只得擦去眼泪,忍气吞声地道:“利州武氏见过内官……”

    话音顿了顿,武氏垂着头,委屈地补充了一句:“家父应国公,名讳上士下彟……”

    “应国公武士彟之女?”宦官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位应国公的来头不小,他是开国功臣,有从龙之功,历任大将军府司铠参军,检校右厢宿卫,工部尚书,利州都督,荆州都督等职,深受两代帝王器重。

    然而贞观九年,武士彟病逝后,家道终不免渐渐中落,官场人情淡薄,如今朝中已渐不闻武家之名。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是开国功勋之后,宦官的脸上迅速堆起了笑容,刚才的不耐之色一扫而空。

    “原来是应国公之女,奴婢多有得罪,还请贵人继续随奴婢进宫,陛下朝宣之后,太医署自有太医来为贵人治伤。”

    武氏一直表现得很委屈,也成功博得了宦官的同情,失仪之事便不再追究,众美排成整齐的队列,继续往宫内走去。

    贞观十一年十一月,一位搅动大唐数十年风云的女人走进了皇宫,这一年,她十四岁。

    高端冷艳的皇家版引狼入室的故事开始上演。

    *************************************************************

    东宫正殿。

    太子李承乾今日有客。

    客人是熟人,名叫高履行,与李承乾自小相识。

    高履行年纪比太子大两岁,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有点平庸,身高也很普通,这种人若穿一身寻常百姓衣裳,扔在人群里根本泛不起一朵浪花,实在太平凡了。

    可高履行的身份却不平凡。

    他的父亲自然也姓高,名叫高士廉,爵封申国公,世袭申州刺史,官职与爵位显赫,辈分更是吓人,高士廉是长孙无忌和长孙文德皇后的舅舅,兄妹二人自小便被高士廉抚养长大。

    说起高士廉,不但辈分高,对大唐立下的功绩也不小。武德五年归降李渊,一直被李家看重,而且高士廉站队也非常果断,毕竟自己的两个外甥跟李世民的关系太不一般了,说来李世民是他的甥婿,是个傻子都知道该站哪边。

    玄武门事变那天,李世民领着一帮子杀才老将在玄武门杀得不亦乐乎,高士廉也没闲着,他干了一件令李世民龙颜大悦的事,他领着家将跑去刑部大牢,把当时关押的死囚全部释放出来,并且发给他们武器,然后高士廉领着这群真正意义上的杀才赶到芳林门,与当时的守门将士鏖战厮杀,跟李世民的玄武门遥相呼应,大杀特杀,配合李世民夺门成功。

    由此可见,成就大功业的人,节操余额实在太少了。

    论起辈分来,高履行二十出头的年纪,见到长孙无忌之后只能叫他一声兄长,反推过来,太子李承乾也得叫高履行一声舅舅。

    今日太子李承乾将高履行召至东宫,高履行也是满头雾水不知究竟。

    正殿内并未设酒宴,冯家命案后,李承乾老老实实待在东宫读圣贤书,看父皇批阅过的奏疏,酒宴歌舞一概杜绝,终于令孔颖达和几位太子左右庶子脸色稍稍缓和了几日。

    殿内,李承乾与高履行干坐着,互相聊了一番家常,聊到气氛稍稍有些热烈了,李承乾这才微笑着道出了正题。

    “孤记得舅父大人并未婚配吧?”

    高履行一楞,老实回答道:“家中有侍妾十数人,正妻尚未娶。”

    李承乾笑道:“侍妾没名分,提她们作甚,既然舅父大人不曾婚配,孤今日为舅父保一桩大媒,不知舅父大人意下如何?”

    “保媒?”高履行眼皮一跳,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而是试探地问道:“不知殿下欲保哪家闺秀?”

    李承乾道:“舅父大人是申国公嫡长子,将来要继承爵位的,孤保的媒自然不会辱没舅父的门楣……不知舅父大人觉得孤的九妹东阳公主若何?”

    高履行楞了,不敢相信地再问了一遍:“殿下是说,皇九女东阳公主与……我?”

    李承乾笑道:“不错,九妹东阳公主,年方二八,容貌俱佳,性情温婉,实为舅父大人良配,舅父大人不满意?”

    高履行呆住了,半晌没回过神。

    若不是身份原因,他真想一巴掌抽过去。

    这熊孩子……

    论辈分,他是李承乾的舅父,自然也是东阳公主的舅父,世上哪有舅舅娶外甥女的道理?李承乾好歹也是皇家太子,未来的储君,保媒难道连辈分都不顾了么?

    贵圈真乱……

    ***********************************************************

    ps:还有一更……

    马上月初了,求0点后的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