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隐忍不发
    <div id="content">

    “不厚道”的指责,安在李素身上倒是没错。

    李素很明白李泰的意思,东市的流言在他的策划下传扬开来,闹得满城风雨,然而整个长安城百姓议论纷纷,御史台的各位监察御史们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似的纷纷出动打听时,李素却忽然抽身而退,散播流言的那十来个人也被十万火急送到陇右去了,一切销声匿迹。

    再然后,自以为机会来了的魏王殿下李泰屁颠屁颠接手,把流言越煽越大,极尽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之能事,把太子殿下毁得不能再毁,最后上达天听,李世民勃然大怒下旨彻查时,朝堂上但凡听到流言的人都自动自觉地把李泰当成是幕后黑手。

    没办法不怀疑他,流言再怎么扑朔迷离,最后终归有个受益者,稍微长点脑子的人一推敲,太子倒了,谁会是最终的受益者?答案不言而喻。

    更何况魏王李泰好死不死的,还真掺合了这件事,实可谓黑锅业界良心。

    至于李素,怀疑他的人不是没有,但怀疑到最后,终于还是推翻,一来朝臣们眼里的李素只是个十几岁的娃子,在朝中一没党羽二没根基,二来,冒这么大的险,作这么大的死,他图什么?若说他只为了救那个杀了人的护卫,打死朝中的权贵也不信,阶级尊卑的思想在权贵们脑中已根深蒂固,一个前途无量的少年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护卫冒这么大的险?

    两相一比较,好了,闹得坊间和朝堂鸡飞狗跳的人必是魏王无疑。

    莫名其妙背了一半黑锅的魏王殿下哭晕在茅房。

    因为这件事的后半段确实是他做的,但前半段跟他无关,别人都怀疑他,唯独李泰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也是今日他在城外半道上等李素的原因。

    “李县子,你不厚道啊……”李泰幽怨叹息。

    这事偏还没法对外澄清,一澄清就坏事,因为有一半是他做的。

    李素也叹息:“不错,我确实不厚道……”

    眨眨眼,李素的表情又变得很无辜:“可是。我也不知道魏王殿下您忽然接了手呀……”

    李泰语滞,是啊,能怪谁?李素也没邀请他接手后半段啊,人家干了一半便不声不响撤了,是他自己屁颠屁颠凑上去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

    许久之后,李泰展颜一笑,又露出憨厚无害的笑容,令人忍不住想在他那张肥脸上狠狠捏一把。可爱极了。

    “今日路边相候,泰只为与李县子结识,除此别无他意,李县子万莫误会。”

    李素也露出感激涕零的模样,躬身行礼:“殿下屈尊相候,下官感激不尽……”

    李泰大笑道:“今日相识,日后有来有往便是,李县子。你我可是同道中人啊。”

    “同道”二字用得妙,二人干了同一件坏事。一个干了前半段,一个干了后半段,双方丝毫没有通气,却配合得默契十足。

    李素笑了,指了指李泰的身后,一语双关地道:“殿下。下官的家在那边……”

    又指了指长安城的方向:“您的王府在长安城里,咱们……不同道。”

    李泰的脸色迅速一沉,眼中闪过阴郁之色,见李素装着糊涂眨巴着眼睛,不由轻轻一哼。笑容很快变成了皮笑肉不笑:“既如此,便不耽误李县子回家了。”

    “是,下官恭送魏王殿下。”

    李泰也不客气,侍卫簇拥着马车走出老远,李素才微笑着直起腰。

    郑小楼慢吞吞走到他身后,不解地道:“这位魏王特意在路边等你,为的就只是与你相识?”

    李素摇摇头,笑道:“他是为了来告诉我,他为我背了个黑锅,他还想告诉我,我是聪明人,他也不笨,我干过的坏事全长安他最清楚。”

    郑小楼听得云山雾罩,他刚从刑部大牢出来,自不知长安最近流言满天飞,闻言只是冷笑:“他不笨?不笨为何给你背了黑锅?”

    李素斜眼瞥了一下他,悠悠道:“因为我比他更聪明。”

    ************************************************************

    回家了,一切如旧。

    郑小楼终于彻底在李素落地生根了,李道正见儿子全须全尾将郑小楼从刑部大牢里带出来,不由惊得目瞪口呆,一个犯了杀人死罪的死囚,竟能活着从大牢里出来,而且整个囫囵,儿子到底使了什么仙法?

    这个儿子,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李道正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几番追问,李素就是不说,李道正发了几次威后,终于也死了心,儿子大了,他不想说的事情,老爹恐怕再也问不出来了。

    这件波及到李素的冯家命案终于了结了,长安坊间的流言渐渐平息,郑小楼老老实实在李素住下,再也不会没事玩消失了。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可李素却一直觉得不踏实,夜里做梦都会惊醒。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这件事里谁最倒霉?除了冯家父子和那位惨死的丫鬟外,活着的人里面,东宫太子才是最倒霉的人。

    大唐的未来国君被长安朝堂和坊间如此污蔑,而太子竟没有做出任何表态,根本就是很不正常的反应,从流言喧嚣尘上开始,李承乾便停止了所有动作,缩在东宫里避不冒头,连殿审冯家命案时都没有出过面,李世民有意留给他的辩白机会也放弃了。

    大唐的太子竟如此反应,正常吗?

    李素思及至此,不由心惊肉跳。

    太子若出了手,无论多么高明的手段,李素都不会害怕,怕就怕在太子一直隐忍不发。不知留着什么后手,像一匹躲在暗处的狼,冷冷地盯着他,等待一个机会跳出来一口咬断他的喉咙……

    得意不可忘形,更何况有了太子这层隐忧,李素也老实下来了。每日老老实实去火器局应差,老老实实回家,偶尔跟东阳在河滩边坐一坐,不论有事没事,绝不进长安城给太子殿下脆弱的芳心添堵。

    “好意思说!”河滩边,东阳气得使劲揪了他一把,恨恨地瞪着他:“不知你如何化解的此事,可把我妹妹害苦了!”

    “你妹咋了?”

    “高阳被父皇禁足了,大闹人家丧事最犯忌讳。民间百姓都干不出这等事,高阳却兴冲冲把人家棺材砸破了,更何况还被卷入了一桩命案里,父皇如何不怒?”

    李素很正经地点头:“不错,高阳实在太过分了,把她关家里反省几日也好,一定要吸取教训,下次绝不再犯……”

    东阳气炸了。一双白玉般的纤手没头没脑朝他浑身上下掐去。

    “都是你害的,高阳不仅被父皇禁足。还被父皇狠狠责骂了,你还说风凉话!”

    “别掐……再掐我摸你了啊!”

    东阳被狗咬了似的急忙缩回手,心虚地四下环视一圈,脸蛋刷地通红。

    白了他一眼,东阳眼角飞起一抹媚意:“……你就作孽吧,等高阳出来。看她不用鞭子抽你。”

    “行了,等她出来,我弄点好吃又好玩的新东西给她,算是补偿她受的委屈,以及奖励她的见义勇为。嗯,王桩最近又新弄出几款香水,一并送她。”

    东阳忍不住泛起一丝醋意:“那我呢?”

    李素不假思索地道:“你看着她玩,看着她吃。”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粉拳……

    打累了,东阳喘着气瘫倒在李素怀里,反手抱住李素的腰。

    “怀里揣了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响……”东阳好奇地直起身。

    李素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几张纸,东阳接过,翻来覆去的瞧。

    “上面画的甚?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李素把纸拿过来,指着上面笑道:“小心点,这是我费了好几天功夫画的,可不敢弄坏了……这些都是设计图,第一张是地雷,你看,它是圆溜溜的,上面有个钮,是击发装置,这东西埋在土里,人的脚若是踩上去再松开,便‘轰’的一声,最快的速度位列仙班,飞升极乐……”

    “第二张名叫‘百虎齐奔箭’,其实就是一次性的火箭筒,这东西背在将士身后,遇敌后点燃引线,一通乱放,一百人齐放的话,可以冲垮敌军一个万人骑队的阵型……”

    李素滔滔不绝地解说,说得口沫横飞得意洋洋,不经意间扭头,却见东阳傻傻地看着他,表情很呆滞。

    李素摇了摇她:“喂,你醒醒!我说了半天,你听懂了没有?不要告诉我我刚才其实只是在对牛弹琴,你没有这么蠢的,对不对?对不对?”

    东阳怒了,又是一通狂掐。

    “李素,这些……都是火器吗?”

    “对,都是火器,杀伤力很大。”

    “我大唐雄师已天下无敌,为何还要造这些东西出来?我怕你伤了天和,会遭……”

    东阳说一半便说不下去了。

    李素将她搂进怀里,笑道:“这东西我本不愿拿出来,没错,我也怕遭报应,不过,为了你我的亲事,说不得也只好拿出来了,拼了伤天和,我也要娶到你。”

    东阳怔了片刻,眼泪顿时涌出眼眶,随即小嘴一瘪,趴在他怀里抽泣起来。

    “原来……原来你一直记得这件事,我以为……以为你并不在意……”

    李素柔声道:“当然记得,我们的未来,我一直在努力……你说我把这两样东西献给你父皇,然后我再好好求他,你父皇愿不愿意把你嫁给我?”

    **********************************************************

    ps:烧没退,勉强撑着码了一章。。。(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