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魏徵上疏
    <div id="content">

    婆姨面前怂到这个地步,王桩也很不容易。頂點小說,x.

    被周氏压在身下原本没什么,王桩可能已经习惯了,然而当着好兄弟李素的面被压打,王桩暂时还没调适好心态,面子挂不住了。于是在李素的狂笑声中,王桩恼羞成怒。

    “臭婆娘,我要休了你,这次真休了你!休书叫李素帮我写!”

    李素哈哈大笑:“不行,‘休’字我也不会写……”

    关键时刻拆台,兄弟做不成了……

    倒是周氏颇通人情,见李素在院子外面看热闹,周氏一惊,接着脸刷地一下红了,急忙放开王桩,见王桩衣裳凌乱,还上前帮他整理了一番,朝李素羞怯一笑,匆匆跑回了房里。

    李素仍蹲在王家院子外面笑,笑得喘不过气来。

    王桩悻悻哼道:“这婆姨不能要了,明就休了她,让她滚回娘家去……”

    李素很不厚道地笑道:“休书谁写?”

    王桩狠狠瞪他一眼:“你写!”

    “不,我怕挨揍。”

    王桩重重叹气,蹲在地上抱着头忏悔:“当初应该多读点书的,至少要学会写休书……”

    学渣的忏悔很真诚,李素踮起脚朝屋里看了一眼,不由好奇道:“咋又挨揍了?你如今已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次不是说过你婆姨不敢再揍你了么?”

    王桩没精打采地道:“上次挣的钱用马车拖回家后,我婆姨就说过不再揍我了,那时开始每日把我侍侯得周周到到,谁知今日又对我动手……”

    说到这里,王桩露出深深的愤世嫉俗之色,恶狠狠地道:“女人都是骗子!”

    李素心中燃起浓浓的八卦小火苗。拉着他蹲在路边,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

    “说说,咋回事?”

    王桩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怪你,我现在是香水作坊管事,经常进城跟长孙家查货,往往三五日都住在长安城里不着家。我婆姨不乐意了……”

    “所以就揍你一顿?”

    “不,这是小事,男人挣钱不着家是天经地义的事,被揍是因为今早我从长安城回来,我婆姨发现我身上有香味,以为我在长安城里不知跟哪个狐媚子厮混,于是二话不说把我揍了一顿……”

    李素目瞪口呆:“这理由……我竟无法反驳。”

    王桩嘴角一瘪,快哭出来了:“……我是造香水的,身上哪能没有香味?这顿打挨的太冤了。不讲道理嘛。”

    “你没跟你婆姨解释?”

    王桩闷声闷气道:“回到家后,她闻到香味便动手了,来不及解释,刚刚揍完我以后,我又忽然不想解释了。”

    说完王桩抬起头,幽怨地瞪了李素一眼:“……都怪你。”

    李素沉默许久,想忍又忍不住,终于还是开口叹道:“能认识你这种怂得一楞一楞的朋友。我真是三生有幸……写休书不?我帮你写。”

    “揍都揍完了,还休个甚。下次再说……”王桩揉了揉脖子,碰到痛处,倒吸一口凉气。

    王桩的手指在地上无意识地画圈圈,李素嫌弃地撇了撇嘴,上前踢了他一脚,不满道:“你能干净点不?地上那么脏。用手指练书法啊?”

    “不碍事……”王桩憨厚一笑,朝手指吐了口口水,然后在自己衣服上蹭了几下:“看,这不就干净了。”

    李素脸色发青,差点恶心得吐了出来:“你离我远点。再远点!”

    王桩悻悻一哼:“臭讲究!”

    …………

    “李素,这几日我都在长安城里,如今长安城流言四起,都在说冯家案子的事,里面连东宫太子都牵扯进来了……”王桩露出忧虑之色,道:“这样会不会闹太大了?人家是太子殿下啊,怎么跟他斗?”

    李素苦笑道:“不是我想跟他斗,而是我只能选择跟他斗,前日刑部官员把我叫进刑部大堂问话,冯家案子闹大了,杀一个郑小楼怕是满足不了他的味口。”

    “你的意思是,太子殿下授意刑部把你攀扯出来?”

    “对,刑部官员问的话很不客气,就差直接问是不是我把冯家家主逼死了……”李素叹道:“我若再无动作,恐怕再过几日,刑部的差役便会直接上门拿我下狱了,冯家的命案十有**要算到我头上,那时侯郑小楼便只算是帮凶了。”

    王桩奇怪地道:“陛下不是对你恩宠有加么?太子殿下敢跟陛下对着干?”

    “陛下的恩宠是有范围的,不可能什么事都袒护我,况且这事摆在明面上的是刑部查案,与太子无关,铁证如山之下刑部拿我入狱,陛下能说什么?”

    “这事根本不是你做的,哪里来的‘铁证如山’?”王桩怒道。

    李素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小瓜怂,你还年轻,不懂世道艰险,刑部说有铁证,便一定会有铁证,没有也得有。”

    王桩沉默。

    许久,王桩抬起头:“我知道老二在帮你做事,有啥我能帮到忙的地方么?”

    “有。”

    王桩站直了身子,兴奋地道:“说,我能帮你做点啥。”

    李素正色道:“去把你家婆姨惹怒,然后当我面再揍你一次,最近我压力比较大,需要一个好心情……”

    *********************************************************

    长安城的流言仍在扩散。

    王直养了百十号闲汉,平日管着他们吃喝,却从来不吩咐他们做事,时间久了,闲汉们多少有了几分羞耻心,这次王直挑出十来个称得上心腹亲信的闲汉去散播流言,这十个人卯足了力气,包括吴八斤在内,十个人没日没夜毁人不倦,忙活了几天后,终于刷到了长安头条。

    流言的威力是巨大的,有心算无心之下,东宫太子一夜之间成了长安的火爆话题,李承乾猝不及防被猛地推到了风口浪尖。

    对付李素的想法不是处心积虑,对太子李承乾来说,李素只是一个暂时得到父皇恩宠的小人物,而且从来没有走进过大唐朝堂的权力中心,这次冯家命案,李承乾只是顺手而为,捎带借此机会把李素收拾了。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长安城里竟莫名其妙冒出针对他的流言,流言来势汹汹,如今已闹到长安人尽皆知的地步。

    太子不仁不义,太子公报私仇,太子心胸狭窄……所有流言大抵便是这些内容,总之,李承乾的太子形象一落千丈。

    李承乾快疯了,流言太恶毒,该死的是,这些流言居然把他真正的心思猜了个**不离十,仿佛冥冥中有一双眼睛冷冷看着他的所作所为所思。

    民间说什么并不重要,麻烦的是人们在扩散流言时,御史台无数名御史静静坐在人群里,一字不落地将流言记了下来,一件小小的命案,终于闹上了朝堂。

    流言散播后的第五日,尚书省侍中魏徵上疏参劾太子李承乾,历数太子十过,其中包括用度奢靡,掳掠良妇,纵欲恣欢,残暴不仁,奏疏里,魏徵将李承乾曾经犯过的错全部翻了一遍旧帐,最严重的一条便是指使刑部构陷直臣。

    “……郑声**乐,好之不离左右;兵凶战危,习之以为戏乐。既怀残忍,遂行杀害。”

    魏徵的劾疏里,这句话说得可谓十分严重,几乎把太子骂成一个丧德失节的昏庸少主,朝堂之上掀起不小的波澜。

    李世民看完奏疏后神情很是不悦。

    令人奇怪的是,不悦的对象不是冲着李承乾,而是冲着魏徵。

    没办法,这老头太讨厌了,什么事被他逮着都要管一管,李世民自认识魏徵以来,对他动过的杀念不下十次,因为魏徵不但比唐僧还罗嗦,而且管得还很宽,看什么都不顺眼,典型的仇富**丝形象,陛下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在魏徵面前,李世民这辈子活得不像皇帝,像孙子,还偏偏不能杀他,圣君嘛,就是要胸怀博大,有容人之量,杀了这么正直的大臣,怎么配得上圣君的称号?

    然而这次魏徵给太子贴了一张大字报,李世民感到很愤怒,他愤怒的不是这件事,而是魏徵这个人。

    东宫的位置自古以来便是很敏感的话题,这个话题不是什么人都能议论的,特别是魏徵说话还这么难听,李世民心中由衷生了一股反感。

    龙颜不悦的结果便是朝会不欢而散。

    而魏徵的奏疏,这次并没能引起李世民的重视,或者说,李世民根本不想重视。

    东宫内,李承乾闻报以后长松一口气,接着勃然大怒,指天恨恨骂了魏徵几句后,便下令彻查流言,找到源头,把那个散播流言的人找出来送到刑部明正典刑,太子的名声迫切需要洗刷刷。

    东宫属官和太子卫率人马出宫散入长安坊间,开始寻找那些散播流言尽说大实话的混帐……

    不得不说,东宫里面还是有人才的,经过两天寻找,终于锁定了吴八斤等人,太子卫率的人马冲进他们家锁拿时,愕然发现吴八斤等人早已杳无踪迹,莫名消失了。

    *********************************************************

    ps:情节即将有大转折,很费脑子,所以写得慢一点。。。(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