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吹皱秋水
    <div id="content">

    “良心”这个东西,对李素来说很陌生。

    总的来说,李素是个有点正邪不分的人,做事和做人一样懒散随性,对一个只想懒惰悠闲过完一生的人来说,正与邪在他眼里根本不重要,因为他懒得去分辨。

    他认为对的事情,那就是对的事情,世间的道理或正义,亦是别人定出来的道理和正义,人,为何要活在别人划出来的条条框框里?

    再说,分辨对错正邪很累的,懒得辨了,觉得怎样就怎样吧。

    人生就是这样,对一件事情迟疑犹豫之时各种压抑,各种折磨挣扎,然而一旦下定决心,顿觉漫天乌云全都消散了,一缕缕阳光照在身上,身心全都愉悦起来,至于那些前路的阴暗和荆棘,还算得什么?

    然而,王直的心情显然跟李素不太一样,前路的阴暗和荆棘让他很心塞。

    “水搅浑?怎么搅?刑部啊……”王直脸色发青。

    随着李素的腾达,王直不是没做过鸡犬升天的美梦,对当官发财也有过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他绝对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背地里暗算刑部……

    我只是个东市的混混啊……

    李素对王直充满了期许,也不知这莫名其妙的期许从哪里冒出来的。

    “王直啊,最近你在东市过得很不错吧?”李素眯着眼笑。

    王直和东阳不懂为何他没头没脑忽然问出这一句,王直挠了挠头,道:“还行,如今手下有了百来个跟着捞食的闲汉,都是些苦汉子,没个挣食的本事。还好吃懒做,一辈子出不了头……”

    李素好奇道:“这些人平日吃饱喝足后做些什么?”

    “躺着,……或者坐着。三五成群凑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说些碎嘴子闲话。凑一下午,又到吃饭的时景,便来找我,然后我便找家胡商摊子,每人两块胡饼,一碗胡辣汤,隔个三五日每人多赏两碗浊酒,这帮杀才喝得来劲。往往直到半夜才散去……”

    李素不由心疼得直咧嘴,喃喃道:“这就是一群叫花子啊,也太不知上进了,难怪这些日子花钱如流水,才几个月便花了上千贯……啧!”

    “你没事问起他们作甚?”

    “正所谓养叫花子千日,用叫花子一时,王老二,你回东市后找几个信得过的杀才,告诉他们,现在他们该为你出把力了。”

    王直倾过身子:“要他们做什么?”

    李素招了招手。王直呆了一下,把嘴凑上来……

    李素恶寒……

    狠狠抽了他一记,王直正常了。把耳朵凑了过来。

    李素在他耳边窃窃低语几句,王直神情变幻不定,最后露出迟疑之色。

    “这……就是你说的把水搅浑?会不会闹太大了?”

    李素耐起性子解释:“你看啊,如果说,长安城是个大粪池的话,那么你要发挥的作用很重要,你要充当一个搅屎棍的角色,而且你要坚定信念,屎不臭。挑起来臭……”

    王直脸色发绿,一旁的东阳也一副想呕的样子。

    “不用把我说得这么恶心吧?”王直脸色很难看。

    “好吧。换个说法,正所谓‘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

    王直两眼亮了,欣喜地道:“这句子好听,比刚才文雅多了,我就是那吹皱秋水的风,对吧?”

    “不,你还是棍,负责搅水,名曰搅水棍。满意了吧?快滚。”

    王直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有点不大高兴,他觉得李素有用智商碾压他的嫌疑。

    河滩边只剩李素和东阳二人。

    东阳像往常般靠在他肩上,幽幽地道:“如果指使刑部的人是太子,你有没有想过救出郑小楼后,会与太子结下死仇?”

    李素淡淡地道:“当初东市废了东宫属官胡安,那时开始,我与太子已成死仇了。”

    “日后还能化解吗?”东阳惴惴不安地看着他。

    李素笑了:“当然能化解,东宫属官算个什么东西?太子怎会在意他?只要我去东宫求见太子殿下,然后双膝跪地抱着他的大腿,求他原谅我曾经的鲁莽与冒失,并且指天发誓我从此对他忠心不二,太子殿下定然待我如上宾……”

    东阳脸色发青,扭过头道:“别说了,我只要想想那副情景,心里便如针扎一般疼痛……李素,你是男儿丈夫,仰不愧天,俯不怍地,生,或可贱如腥泥,但活着,一定要有傲骨,此生纵然再艰困,我亦不愿见你屈膝于人。”

    李素**抚她的宫髻,笑道:“放心,我的膝盖太硬了,怎样都弯不下去……”

    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李素若有所感,道:“我这人胸无大志,只想平淡平凡活到寿终正寝,临死时膝前有儿女跪在床前送终,此生便无憾事……可是,这些日子我渐渐觉得,如此昏昏噩噩的一生,是不是缺少了点什么?”

    “郑小楼只是寻常人眼里的粗鄙武夫,他能做出的事情,他能担当的事情,为何我却要躲躲藏藏,畏畏缩缩?我想,我这一生里应该多一点东西吧……至少不能比他差。”

    东阳仰脸看着他,怔忪许久,忽然垂下头,幽幽地道:“李素,我最近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你想多了,没事多出去走走,闷在家里总会胡思乱想的……”李素顿了顿,眨眼道:“我和王直这里商量暗算太子,太子是你兄长,你不反对?”

    东阳神情淡漠地道:“我自小便与宫里的兄弟姐妹们素无往来,太子是太子,与我何干?”

    李素忽然想起一个很经典的问题:“我和太子如果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救你。”东阳毫不迟疑地道。

    李素不由大感欣慰,这个答案太完美了,于是得寸进尺地问出第二个问题:“我和你父皇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

    东阳严肃地道:“你最好不要和我父皇同时掉水里……”

    “为何?”

    “父皇会毫不犹豫在水里先把你溺死,我跳下去的时候便只能救活着的父皇了。”

    李素怒了:“太过分了!你家怎地如此没有节操!”

    噼噼啪啪……

    东阳愠怒的小粉拳雨点般砸在他身上。

    **********************************************************

    ps:求一下月票,嗯,其实还是很在意名次的,名次等于荣誉之类的大话就不说了,只能说,好的名次能让人心情愉悦一点,就酱紫。。。(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