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官复原职
    <div id="content">

    知识是财富,本事也是财富。~頂點小說,x.

    想得到知识或本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老师傅带学徒,学徒不也得老老实实当几年毫无怨言的佣人和出气筒么?几年里什么委屈都受尽了,师傅还不一定肯倾囊相授,关键的本事都留着呢。

    对这个年代来说,李素也是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不能白帮忙。

    很遗憾,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连民间的百姓和手艺人都懂,偏偏工部尚书阎立德没懂。

    这些日子来找李素的人不少,从工部官员到火器局属官,连几位国公家的纨绔子弟都被阎立德拉来当说客,不得不佩服老阎的能量,有这么大的本事却连最基本的请人帮忙的道理都不懂,李素真不知该夸他还是骂他。

    释迦牟尼坐在菩提树下,一阵微风吹来,于是他忽然悟了。

    牛顿坐在苹果树下,一颗苹果砸下来,牛顿忽然悟了。

    由此可知,古今中外但凡悟到真理的人总要坐在树下的,照此理来说,阎立德应该坐在榴莲树下,或许才会明白请人帮忙多少要表示一点意思……

    阎立德不停的请,李素不停的推脱,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

    不去,不给好处死活不去,这就是李素的态度。

    …………

    这两个月是李素最繁忙的两个月,两辈子都没这么忙过,忙得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索性在火器局里住下,没日没夜地监督工匠们造火器,随时处理突发状况。

    直到十月份的时候,长安已进入凛冽的秋天,火器局终于完成了李世民的要求。两万颗震天雷制造完成,火速送往松漠都督府河北道行军大总管段志玄所部。

    火器局上下长松一口气,最后一箱震天雷装上马车离开,从李素到下面的工匠同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李素大手一挥,火器局放假半个月。全部策马奔腾去。

    照例,许敬宗无比拥护监正大人的英明决定,杨砚一旁脸色铁青,忍无可忍还得忍……

    两天后,太极宫传出旨意。

    起复李素,复官还爵,仍是火器局监正,仍是泾阳县子,当初因为东市事件被收上去的爵位金册也被送还回来。李世民还特意送了一套崭新的浅绯色官服。

    意料之中的结果,包括李素和所有朝臣们都不觉得意外,大家都知道陛下对这个少年郎何等看重,所谓削爵罢官无非只是堵一堵当初的悠悠众口,如今借着李素独创的流水线生产法,令火器局产量翻了三倍,如期完成李世民下达的任务,李素官复原职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于是。罢官三个多月后,李素再次一脚踩进官场这滩烂泥里。

    贞观十一年十月十五。河北道行军大总管段志玄领河东河北两道十万将士,在大唐与薛延陀边境的松漠都督府演武。

    大唐忽然搞出这么一个大动作,令北方周边邻国大为惊恐,消息传出后,数日之内,与大唐北方接壤的薛延陀。室韦等国的可汗慌了神,窝里斗得昏天黑地的真珠可汗和两个儿子都暂时停战,纷纷领着兵马集结于边境,忐忑不安地看唐军演武。

    演武的过程并不重要,十万唐军分成两方对抗。假模假样地进攻或防守,骑兵与步卒两相配合出击,大军因势利导摆出各种进攻或防守阵型等等。

    演武到最后,重头戏上场。

    一队千人唐军精骑向一个小山包发起进攻,策马飞驰之时,上千个震天雷冒着青烟,雨点般落在小山包上,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过后,那座小山包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注视下被夷为平地,变成了一个冒着烟的大坑。

    神迹!无法置信却真实发生的神迹!

    边境之外,远远观看的邻国可汗和王子们心惊胆战,冷汗潸潸,各自的随从人群里甚至有不少人翻身下马,神情惶恐而虔诚地朝那个犹自冒烟的大坑伏地膜拜,喃喃念叨着各种忏悔和崇敬,其状与当初松州城头的吐蕃兵一般无二。

    神雷临世,群雄慑服。

    上千个震天雷发挥了无与伦比的政治效果,想象这一颗颗黑不溜秋的小罐罐若是落到正在冲锋的本**队人群里,然后一个个炸开,那种后果想一想都觉得黑暗。

    这些年对大唐心怀敌意的邻国不少,西突厥,薛延陀,室韦这些邻国常与大唐边军有过摩擦,小规模战事更是从来未曾断过,贞观四年,李世民平灭东突厥后,邻国看到了大唐强大的军事实力,终于老实了几年,然而贞观十年开始,这些邻国又开始蠢蠢欲动,边境摩擦日益增多。

    无论对大唐怀着怎样的觊觎心思,今日看到这一颗颗震天雷的巨大威力过后,可汗和王子们蠢蠢欲动的心情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彻底清醒了。

    有此神器,寰宇之内谁是大唐敌手?

    失魂落魄的各国可汗纷纷领着兵马回去了,他们要去准备向天可汗朝贡的礼品。

    薛延陀可汗父子比较特殊,回去后二话不说,继续开战。

    有意思的是,白天父子三人打得血肉模糊,晚上却纷纷向段志玄驻兵大营派出了各自的信使,信使们的立场不一,但却表达着同一个意思:会吃饭,会暖床,求结盟,求包养……

    相比邻国的惶恐紧张,最郁闷的人要数河北道行军大总管段志玄了。

    好不容易能够出来领兵,为此还莫名其妙跟程咬金打了一架,千里迢迢跑来松漠都督府,结果扔了上千颗震天雷后啥事都没有……

    草原男儿们的血性呢?尊严呢?你们倒是反抗啊!

    自己挨的那顿揍真冤,点将台上鼻青脸肿还好意思仰天长笑说什么此战大吉,想想自己那样子就觉得蠢……

    段大总管陷入自厌情绪中不可自拔。

    *************************************************************

    太平村。

    李素官复原职并未引起轰动,本来李素被罢官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村民们每日劳作,哪里有心情打听官宦家的事情?

    唯独李道正听到宦官宣完旨后傻楞了半天。官复原职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原来以前被罢了官,于是二话不说祭起降魔法器,绕着院子里追杀两圈后悻悻作罢。

    儿子大了,越来越追不上了,李道正惆怅地放弃了追杀,找了个文艺氛围稍微浓郁的角落缅怀自己曾经身强力壮的匆匆那年去了。

    …………

    官复原职了。似乎生活跟以往没什么不同,该犯懒的时候仍是就地一倒,从来没有任何食君之禄却不忧君之事的愧疚。

    上天派我来享福的。

    这个真理足以解释任何懒散的生活态度。

    村口的槐树下,李素和王直蹲在地上兴致勃勃观看蚂蚁搬家,二人身后不远处,一脸孤傲寂寞的郑小楼环臂而视,嫌弃地看着二人。

    这几天懒得实在太过分了,一个是五品县爵监正,一个是长安东市新晋黑道大哥。居然无聊到这个地步……

    “撒泡尿灌进蚂蚁洞里咋样?”王直脸上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

    李素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行,太恶心了!”

    “大家这么无聊,总要做点什么吧?”

    “蚂蚁群都有头头的,里面有一只白白胖胖的蚂蚁王后,姿色颇为妖娆,要不,咱们把洞挖开,擒住王后让你调戏调戏它?相信我。这事比偷看杨寡妇洗澡有出息。”

    王直还没说话,身后却传来“噗”的一声喷笑。

    二人扭头。发现郑小楼努力板着脸,维持着刚才孤傲寂寞的样子。

    李素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道:“这个郑小楼到底啥来头?你查出他的底细没有?”

    王直摇头:“没人认识他,冷不丁从东市冒出来的,连以前那个仇家也没听说过他,当初从路边捡来的。那时他受了不轻的伤,横躺在巷子里快死了……郑小楼咋了?”

    李素叹道:“我觉得他毛病很多,比如面瘫,耳聋,哑巴。而且吃得也多……”

    王直露出愧疚的表情:“我对不住你,三十贯花冤了,够买十头牛了……”

    “没事,我发现他力气蛮大的,过几天给他套上犁,让他给我爹耕地去,三百多亩地,不干完十头牛的活不给饭吃……”

    身后不远处,郑小楼的脸色渐渐发绿了,二人却浑然不觉,犹自窃窃私语。

    “真不知道他除了扛揍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本事,会吹口哨都算啊……”李素叹气摇头。

    “应该有……吧?”王直不确定,很没信心的样子:“上次东市一战,当时他的眼里满是杀气,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有本事的……”

    “眼里冒杀气勉强也算本事,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这个郑小楼确实可疑,我觉得他像狼……”

    “狼?”王直扭头看了郑小楼一眼,兴奋得直哆嗦,不知兴奋个啥:“他有这么厉害?”

    “对,像狼!”李素很肯定地道:“像黄鼠狼,前天隔壁史老头来闹,他家有只鸡半夜死在我家院子里了,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他干的……”

    “你们够了!”郑小楼忍不下去了,高手终于不再寂寞:“我只杀人,不杀鸡!”

    二人抬眼看着他,许久,扭过头继续窃窃私语。

    “他不是黄鼠狼,黄鼠狼不杀人……”王直道。

    李素附和:“对,刚才判断有误,他不是黄鼠狼……”

    “他是成了精的黄鼠狼,不杀鸡,只杀人……”王直郑重下了定论。

    “不过他好厉害啊,从认识他到现在,今天是他开口说的第三句话……”李素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卫生常识:“不说话的人容易口臭,这个习惯不好。”

    八卦结束,回家!

    …………

    …………

    郑小楼作为贴身护卫,跟在李素身边三个月了,但李素却一点都看不透他。

    其实根本没时间去看透他,这段时间太忙了。

    从外形来看,郑小楼确实很厉害的样子,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戾气,李素敢肯定这家伙一定见过血,至于有没有杀过人就不清楚了。

    以前没得罪过人,李素独来独往惯了,有没有护卫根本不重要,可是自从狠狠得罪过东宫太子后,李素不得不留几分小心,毕竟命只有一条,穿越者也没有金刚不坏之身,一刀劈过来,普通人该怎么死,他也得怎么死。

    这也是他嘱咐王直给他找个有本事的人的初衷之一,高手在民间嘛,人多的地方必然有藏龙卧虎之辈。

    可李素怎么也看不透郑小楼到底有什么本事,曾经怀着好奇心求了他好几次,请他多少露一手,比如把一根萝卜扔到半空,然后挥剑刷刷刷几下,萝卜落下来变成一碗切成片的萝卜,尽管对实战而言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至少这种本事家里的厨房也用得上啊……

    然而郑小楼总是一副无比傲娇的样子,说什么他只杀人,不卖艺,李素只好悻悻放弃刨根问底,似乎再多说一句便是不尊重别人的职业,很有罪恶感。

    一主一雇,互相都陌生,这种状态不正常。

    李素对外人的警觉性很高,除了王家兄弟,他无法将自己的后背毫无防备地亮给一个陌生人,太没安全感了,而郑小楼,经常走在他身后,这个习惯很不好……

    所以李素决定跟郑小楼开诚布公谈一谈,增进感情也好,约法三章也好,最坏的结果至少要把他喜欢走在别人身后的坏习惯改过来。

    …………

    李家院子里,郑小楼举着一块一两百斤的大石磨练力气,李素蹲在院子中间的银杏树下,摆出了语重心长的诚恳嘴脸。

    “郑小楼,咱们聊聊怎样?”

    郑小楼举着石磨一上一下:“你说,我听。”

    “你看啊,你我终日相处,你觉不觉得我们之间需要一点信任?”

    “不需要,王直说了,有人害你我便保你周全,三十贯,换我三年,三年后我马上走。”

    李素有点不高兴了:“才三年?不是终生吗?”

    郑小楼没说话,只斜睨了他一眼,目光无比嫌弃,眼神里透露出诸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意思,很令人恼火。

    李素叹气,这买卖做的……好想把王直从东市叫回来,然后往死里抽他……

    “如果这三年里你没保护好我,我被人害死了咋办?”

    “给你守墓,守满三年为止。”

    ***********************************************************

    ps:懒得切割了,两章合一,大章。。。

    还有,求月票!!!我怕大家记性不好,每天总得提醒一声。。。(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