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零五章 留下狗命
    <div id="content">

    用句很狗血的话来说,李素的反应令王直和小弟们眼球掉了一地。

    小狗狗确实长得很可**,不超过一个月大,纯黑色的毛发,找不出一丝杂毛,两只黑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注视着周围的人和物,而且不认生,对李素很客气,甚至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李素的下巴,肉乎乎的四条小短腿不时蹬动几下,萌得李素心都快化了……

    见到它的第一眼,李素便决定它归自己了,非常的霸道总裁。

    满心欢喜地跟小狗腻歪了一阵后,李素的注意力才放到王直身上,抬眼朝王直一扫,顿时露出刚发现他的惊喜表情:“咦?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何嗖的(一下就出现了?”

    王直:“…………”

    接着,李素的注意力终于放到王直身后那位高人兄的身上。

    王直身后有一群人,但这位高人兄太引人注目了,冷傲不羁的神色,孤高寂寞的眼神,以及……被揍得一脸的瘀伤。

    “这是谁?”李素指着高人兄问王直。

    王直笑道:“这位名叫郑小楼,陇右人氏,是个有本事的人。”

    李素顿时肃然起敬,开始正眼打量他。

    中等个子,相貌普通毫无亮点,表情很冷淡,眼神也很冷淡,两眼不时仰望天空,露出无限萧瑟之意,活脱的绝世高手模样。

    王直进城前李素曾叮嘱过他,若在市井里遇到高人,径可将他领来一见,因为李素身边缺少人才,他需要人才,什么样的人才都要。

    李素点点头。从他的扮相上看,确实像是很有本事的样子,没本事的人一般不敢露出这种寂寞高手只求一败的样子,会被人抽死的,此人如此寂寞还没被抽死,说明真有可能是个有本事的人。

    伸手招过王直。李素拉他走到一旁,压低了声音道:“这位……郑小楼,是你在东市召来的?”

    王直看了郑小楼一眼,道:“正经说来,也不算是我召的……”

    李素挑眉:“哦?怎么说?”

    “昨日东市里,有个仇家来寻仇……”王直有点尴尬地咳了两声:“咳……这段日子我过得颇为精彩了一点,仇家呢,也不小心多了一点点……”

    “然后呢?”

    “这个郑小楼便是那个仇家请来的帮手,我见此人相貌不凡。身手矫健,立知此乃高人,必折节以交,于是出价二十贯,试图让他阵前倒戈,结果他不为所动,我并不死心,于是出价三十贯。这回他神色似乎有所动,可惜的是。仇家也动了,两边终究打了起来……”

    李素表情有点古怪,那郑小楼明明长得很普通,从哪里能看出他“相貌不凡”?

    拍了拍王直的肩,李素叹道:“出去见识了世面,为何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瞎?好吧。这不是重点,你继续。”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李素乐了,虽然眼瞎,但王直的学问还是有长进的。两帮闲汉打群架,居然懂得用“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后来我让十个手下把郑小楼团团围了起来往死里揍他,另外十个手下把那仇家揍得哭爹喊娘,非常轻松便胜了……”

    李素皱起了眉,听得不对劲了:“对方多少人马?”

    王直眉飞色舞地道:“……加上郑小楼,五个。”

    二十个揍五个……这种洋洋得意的成就感从哪里冒出来的?节操呢?

    随即李素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郑小楼一人战十人没败?”

    王直哈哈一笑,傲然道:“怎么可能不败?三两下他就被掀翻了,双手抱头挨了无数拳脚,嚎得那叫一个凄惨……”

    李素的脸顿时和菜地里的韭菜一样绿:“你找来的这位高手兄,他高在何处?”

    “价高啊,揍了他之后我还是给了他三十贯,他终于答应弃暗投明了……”

    李素咬牙,忽然很想抽他。

    双手蠢蠢欲动之时,王直终于发现李素神色不妥,急忙补充道:“不止价高,郑小楼身手也很不错的,十个人抄着木棍抽他,足足抽断了五根棍子,才把他放翻……”

    李素:“…………”

    他开始反省自己为何要把王直派去东市,这是对自家财产极大的不负责任。

    所以说,自己身边缺少人才啊!

    仰天黯然叹了口气,算是对这些日子花掉的钱财表示了哀悼,李素叹道:“王直啊,你要搞清楚,这世上人才很多,很多人都有与常人不一样的本事,有的揍人厉害,有的算帐厉害,还有的扛揍厉害……遇到这些人才的时候,要有选择地拉拢收服,比如这位郑小楼,或许他的扛揍本事不凡,但是对咱们有什么用呢?基本上你在背后挂一个龟壳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顿了顿,李素接着黯然道:“重要的是,买个龟壳肯定不需要花三十贯……三十贯啊,我得卖多少瓶香水才能回本……”

    王直沉默许久,挠了挠头,道:“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李素没再理他,转过身望向那位寂寞得一塌糊涂的高人兄,有些为难地道:“那位郑兄,很对不住……”

    话没说完,寂寞的郑小楼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神情丝毫未变,很淡定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说完郑小楼转身便走。

    走出两步,郑小楼脚步忽然一顿,又转过身朝李素走来,冷冷看了李素一眼,弯腰将李素面前那只萌得令人心化的小狗狗抱起,离开。

    看着小狗狗的短腿在郑小楼怀里不停蹬啊蹬,李素脸色变了,扭头看着王直:“这是啥意思?狗是他的?”

    王直尴尬地点头:“刚才来村里的路上,郑小楼在路边捡的,他说把狗宰了打牙祭,后来被我劝住了,现在……这狗怕是性命难保。”

    李素急了,朝郑小楼厉声喝道:“慢着!留下狗命!”

    隔得远远的一群小弟本没听清二人在说什么,然而李素这一声喊,小弟们勃然变色,同时大吼一声,面目狰狞朝郑小楼扑杀而去……

    *

    ps:今天2号,嗯,还是求一下保底月票,担心很多人没看见我深情的呼唤,所以不得不再次嚷嚷……(未完待续……)(www.. )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