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千里孤坟
    <div id="content">

    对于未曾谋面的亲娘,李素的感觉很复杂。△¢頂點小說,x.

    因为回忆空缺,他对逝去的母亲从来没有过思念,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人,终究对这个世界的母亲太过陌生,从听到她的一些传闻到现在,李素冷静得像个旁观者。

    可是听完以后,心中某根弦不知不觉间被拨动,于是有了强烈的好奇,仿佛血缘的召唤一般,令他不由自主想去看看。

    王直跑腿很勤快,没过多久便打听清楚了,气喘吁吁告诉李素,他的母亲葬在村子西边的一块荒地里,地点有点怪,离村子很远,大约十里左右。

    李素眉头紧蹙,他发现关于母亲的事,疑惑的地方太多了。

    一对十多年前迁来太平村的夫妻,一个与村民格格不入的女人,还有完全不同于寻常村民的性格和气质,以及……那座葬在离村十里外的坟头。

    打听到了具体地方后,李素叫上了自家的马车,三人坐在马车里,朝母亲的坟墓驶去。

    …………

    十里路不算远,半个时辰即到,太平村西边的地荒了很多年了,这年头人口太少,经历过战乱后的大唐,贞观年间仍处于养息阶段,人少地广,荒地特别多。

    一望无垠的原野上杂草丛生,草长得很茂密,齐膝高的野草仿佛一片绿色的海洋,轻风拂过,野草随风摆动,如海浪般上下起伏,颇为壮观。

    李素三人下了马车,放眼一望,第一眼便看到了母亲的坟。

    太特别了,在一片无垠的草地上,一座高高垒起的土包。土包前立了一块石碑,想不发现都难。

    三人远远看着,眉头都皱了起来,李素皱得最深。

    纵是像王桩这样的糙汉子都觉得不大对劲了,挠挠头道:“咋埋这儿咧?四面都是平地,没山没水的。风水不大好咧,根本不是埋人的地方……”

    李素抿了抿唇,沉声道:“走,近前看看。”

    这是一座孤坟,静静地矗在荒地中间,孤坟方圆两丈内是一片空地,野草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而且看上去很新,似乎经常有人来这里清理。

    年复一年。本该融入这片绿色荒原的孤坟,如今仍旧这么显眼,就像坟里躺着的那个人,一生终与世情格格不入,活着还是死后,皆是那么的孤傲不群。

    墓碑立在西面,三人走近才看清碑上刻的字。

    “李门亡妻之墓”,落款是李道正。还有李素。

    又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碑上并无李素母亲的姓氏。按理应是李门某氏,却只写了个“亡妻”。

    石碑被擦拭得很亮,似乎经常有人抚摸这块石碑,很显然是李道正。

    静静看着这座坟,李素心中生出几分愧疚。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对家人的关注太少了。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李素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行踪,有时候经常一整天不在家,李素也只以为他下地了,而他的母亲。一个不曾见过面,生前与死去都同样神秘的女人,对她的了解几乎是空白。

    李素注视着面前的孤坟,试图在今世的记忆搜索母亲的音容,但一无所获。

    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忧伤,一直不曾察觉,原来自己的人生缺了一角。

    坟里安眠的是李素的母亲,王家兄弟的神情也变得肃穆,恭敬地站在远处。良久,王直的神情一动,有些迟疑地道:“李素,有点不对……”

    “哪里不对?”

    王直指了指墓碑旁一左一右的两只小石马,道:“不该有石马的,似乎……逾制了。”

    李素楞住了,对于逾制,他完全不懂,当初被封为县子时,东阳送他马车,经她解释后才知道有爵位的人可以乘双马,甚至四马,至于墓前摆石马……李素还是不懂。

    “有什么问题?石马不该摆这里?”

    王家兄弟对视一眼,王直苦笑道:“哪里都不该摆,石马根本就不是寻常百姓人家的坟墓外能摆的东西,那是有公侯爵位的勋贵人家才能用的规格,被官府发现了,少说也是被流放的罪,你母亲的墓旁摆的这两只石马倒也取巧,做得太小了,而且又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外人远处发现不了,否则早被官府发现了……”

    王桩担心地道:“李素,逾制非同小可,石马虽然做得小,终究还是逾了制,你如今虽是县子,但按制也不能摆石马的,更何况你的县子爵位还被削了……”

    李素眼皮跳了几下。

    能在母亲坟前摆放石马的人,只可能是老爹,百姓坟墓不能摆石马应该是常识,连王家兄弟都知道,老爹不可能不知道,为何他明知逾制仍要在母亲坟前摆上这对石马?

    李素发现疑团越来越多了。

    “李素,咱们要不要把这对石马搬走?被人发现的话可是大罪……”王桩试探着道。

    李素摇摇头:“既然石马摆在这里,必然有它的道理,我不想妄动这里的一草一木,若是非要公侯家才能摆石马,我就做个公侯告诉世人,这对石马是我母亲该得的!”

    怔立许久,李素忽然推金山倒玉柱,恭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离开。

    走到马车旁,旷野吹来一阵轻风,荒地上的野草如波浪般起伏,发出沙沙的声响。

    回首望去,母亲的墓仍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荒原埋香骨,无垠的绿浪翻波里,只有那座坟,仿佛亘古永存,孤独地迎接着每日的朝阳雨露。

    不知怎的,李素眼眶忽然泛了红。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上一代的亲人究竟有过怎样的往事,最终长眠于这片凄凉的原野中?

    ************************************************************

    回到家里,李道正的气也差不多消了,李素也很识趣地没问他和母亲的往事。

    回头想想当时翻出那块丝巾,或许勾起了老爹的伤心回忆,笨拙的老男人只能用愤怒的方式掩饰伤心吧。

    父母当年如何相识,迁来太平村以前住在哪里,为何母亲会早逝,为何把她葬在那片荒无人烟的野地里,为何在她墓前摆上一对明显是逾制的石马……

    疑惑太多了。

    老爹掩饰伤心,李素掩饰了疑惑。

    世事如结果,总要等到瓜熟蒂落的时节,它才会把所有的真相自然呈现出来。

    李素不着急,他相信老爹迟早有一天会说的。

    …………

    李世民仍没有起复李素的意思,李素还是每天去火器局应差,做的事情不多,无非配一下火药,然后尽情享受火器局上下的尊敬眼神,无论怎样懒散都不会有人来说他半个不字,就连最苛刻的杨砚,对这位无监正之名却有监正之实的监正大人也保持着极大的尊敬……和容忍。

    应该是容忍吧,反正李素好几次偷懒被发现后,杨砚都是一副牙根痒痒的样子,却不得不挤出笑脸,表示监正大人辛苦了,李素看着他自虐的样子,心情顿觉很欢乐,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心态扭曲了……

    至于许敬宗这家伙,比杨砚无疑讨喜很多,不但对李素的偷懒毫不介意,反而没口称赞监正大人这个睡觉的姿势很好,有公侯之风,更有佛光慧根,反正入世则为王侯,出世即为高僧,无论被拍的人怎样的心境,马屁都不会拍到马腿上,可谓四平八稳又有创新。

    相比杨砚的苛刻古板,李素更喜欢跟许敬宗打交道,跟这种人厮混一起无时无刻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明明知道这家伙其实就是个标准的小人,只可共享福不可同患难,危难时刻跑得最快最远的就是他,可李素偏偏喜欢和他在一起闲聊。

    嘴上说不要,身体太诚实。

    小人做到许敬宗这个份上,已然是极大的成功了。当然,李素很清楚,将来若碰到任何危难,第一个要防的人也是他。

    很复杂的心情,明明应该防备疏远的一个人,偏偏跟他打得火热而且乐此不疲,李素越来越觉得自己心态扭曲了,或许自己喜欢的就是这种与畜生共舞的快感吧。

    …………

    除了火器局应差,目前李素最关心的便是种菜了。

    眼看快秋天了,五十亩菜地该做一些准备工作,大棚这东西看似简单,实则也很麻烦,最麻烦的是李素根本没经验,仅只知道个大概,完全只能靠自己摸索。

    离秋收还有段日子,村里闲散劳力不少,李素花钱请了几十个壮汉上山伐竹,砍伐下来的竹子竖劈成一片一片的,然后将它们运到菜地里,搭成一个个半圆的拱形,横架在地上,然后请人将土地再次翻了一遍。

    进展很缓慢,一切都在摸索之中,李素只好日复一日蹲在地里,脑海中拼命搜索那些少得可怜的前世记忆,研究怎样才能把这个大棚建好。

    蹲地的姿势很难看,李素不介意,美男子也有难看的时候,偶尔为之,无伤俊男形象,反正姿态多么难看不要紧,看脸看脸看脸……

    高阳公主就是在李素最不帅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

    ********************************************************

    ps:还有一更。。。本月最后两天,诸兄还有月票否?拜求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