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劫后重逢
    <div id="content">

    窦伏迁职的消息在朝中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一个四品官的迁调算不得什么大事。

    然而消息传到东宫,李承乾的脸色却白了一整天。

    朝臣不知窦伏迁调的内幕,只以为牵扯了某个不合时宜的事,如今李世民乾纲独断,也犯不着跟朝臣解释太多,但李承乾却是清楚知道究竟的。

    这道旨意,是父亲对儿子的敲山震虎,是劝告,也是警告,没有当面训斥,也没有直接冲突,一位大理寺少卿被流放的任命直接宣示了父亲的态度,对李承乾来说,却无异于一记响亮的耳光,比当面训斥更痛。

    窦伏被流放的消息传进东宫后,李承乾忽然变得更乖巧了,召集所有东宫属官训了一次话,大意无非是严禁借东宫名义欺压平民,严禁向太子献声色消磨之物邀媚,违者下场,胡安可鉴之。

    至于针对李素的各种动作,李承乾非常明智地选择了罢手。

    李承乾很清楚,再不罢手,他的太子之位就真的危险了,为一桩小小恩怨而冒险,真的不值得。

    …………

    …………

    释放李素的旨意,由孙伏伽亲自入大理寺监牢宣念。

    宣旨时孙伏伽一直盯着李素的表情,发现李素两眼发直,一动不动,嘴里喃喃不知念叨着什么,仍旧是披头散发的样子,标准的疯子造型。

    孙伏伽嘴角抽搐了几下,想抽,不太熟,没好意思下手。

    旨意念完,孙伏伽扭头便走,懒得理会牢里这个装疯卖傻的家伙。让他自己作下去。

    孙伏伽走后,李素呆滞的眸子立马有了神采,刚准备收拾一下出狱。牢门外又来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不合时宜的人姓程,名处默。

    “哇哈哈哈哈……兄弟。俺来接你出牢了,刚刚听说陛下下了旨,俺便赶来接你,是第一个吧?没被别人拔了头筹吧?”

    这混帐话说的,跟买清倌人初夜似的,李素只觉胸中一阵逆血倒流,想抽,太熟。没好意思下手。

    第一次出狱时是他来接的,第二次还是他,怎么老是他?

    “啥都不说了,回俺家去,给你接风,我爹昨又买了三个胡姬,绿眼珠子跟鬼似的,带你去尝尝新味,赶紧……咦?你咋了?”

    程处默傻眼了,因为他发现李素正朝他笑。笑得傻傻的,很疯癫的样子。

    “喂!狱卒过来!我兄弟咋了?”程处默怒喝道。

    狱卒连滚带爬过来,见李素这副诡异的样子。狱卒差点哭出声来。

    “莫闹了,李郎君……”

    李素笑得很惊悚,朝程处默招手:“你来啦,会唱歌吗?我教你唱首歌好不好?”

    程处默脸都绿了:“兄弟,莫闹了!”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包,我要炸监牢。一天扔一包……”

    在程处默和狱卒呆滞的目光注视下,李素唱完了一整首歌。然后朝他们笑:“我唱得如何?好听吗?这首歌拿来作我们火器局的局歌觉得怎样?”

    “局……局歌?”程处默吞了口口水,然后望向狱卒。眼里喷着杀气:“我兄弟在监牢这几日,你们这些狗杂碎怎生整治他了?”

    狱卒差点给程处默跪下:“小公爷,李郎君入狱这几日,小人一根手指都没动过他啊!”

    “好好的人交到你们手上,却把他弄疯了,这事没完,赶紧把门打开,等老子发赏钱呢?”程处默怒道。

    狱卒忙不迭打开牢门。

    程处默沉痛地看着李素:“兄弟,咱回家了,好好养身子,过几日一定大好。”

    李素幽幽地望着小窗外,叹道:“我不出去,我还要创作新的局歌……”

    程处默:“…………”

    “再说,出去又能怎样呢?外面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更大的监牢,可笑世人愚钝,浑然不知……”

    程处默急了,左右望了望,先使劲踹了狱卒一脚撒撒气,然后道:“兄弟你先在里面待着,俺去给你请大夫,过来!先把牢门锁上……”

    李素脸颊直抽抽。

    矫情过头了,再作下去说不定真会多关一两天……

    “慢着,我跟你一起出去……”李素的疯病瞬间不药而愈。

    程处默目瞪口呆,狱卒却长长呼出一口气,一脸感动的哭相,如同正被金莲灌药的大郎盼来了二郎。

    整了整衣裳,披散的头发随意在头顶挽了一个髻,李素施施然跨出监牢。

    “兄弟……你没事了?”程处默吃吃地道。

    “没事了。”

    “你刚才……”

    “知道什么叫矫情不?”

    程处默摇头。

    李素好整以暇指了指自己:“刚才我那模样就叫矫情,以后不要学我,不然会被人抽的。”

    跨出监牢,程处默和李素慢慢往外走,走了两步,李素仿佛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朝狱卒后脑勺狠狠抽了一记,狱卒猝不及防被抽得一踉跄。

    “记得我前几日说过什么吗?不给水洗澡,等我出去抽死你。”

    ************************************************************

    第二次刑满释放,李素走出大理寺,牢头和狱卒站在门口热情相送,回首看了一眼大理寺的高门,牢头和狱卒的心顿时吊起老高,生怕他再次露出依恋的眼神。

    幸好这次坐牢的经历相比第一次差了很多,李素决定此生尽量别再来了,再来真得向朝廷申请加入大理寺贵宾会员了。

    走出大理寺,来到久违的大街上,李素深深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

    拒绝了程处默的相邀,李素向他借了一匹马,告辞后匆匆朝太平村飞驰而去。

    有件事很重要,他要确定王直是否无恙,付出如此代价,为的就是保他的周全,王直若有事,李素入狱这些天便是一场徒劳。

    一个时辰后,李素骑着马进了太平村,先不回家,径自朝王家奔去,王家院子里平静如常,李素甚至远远看见王桩那位凶悍的婆姨揪着王桩的耳朵,柳眉倒竖正在训话,王桩仰天悲叹一副认命的样子。

    很温馨的画面,王直应该还活着,否则王家不会这么平静。

    李素没进王家院子,拨转马头又往东阳公主府飞驰而去。

    东阳公主府前值守的侍卫早已认识李素,见他独自前来,侍卫朝他点点头,一声不吭进去禀报,没过多久,一袭绿色高腰襦裙的东阳匆匆跑出来,后面跟着时刻不离的小宫女绿柳。

    见李素牵着马站在门外,东阳定定看着他,良久,仿佛久冻的花儿迎来春天,绽放出最美的笑容。

    公主府前人多嘴杂,二人相视无言,然后互相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东阳转身回了府,李素则骑上马朝河滩边驰去。

    河滩边的老地方等了没多久,东阳很快便来了,后面跟着一道很熟悉的身影。

    李素凝神一看,笑了,久悬着的心彻底放下。

    王直的模样很惨,脸上的青肿仍未消,左边颧骨高高肿起,眼睛仍被青肿的脸肉挤成一条缝,骨折的右臂被大夫处理过,两块夹板夹在臂骨断裂处,软耷耷地吊在胸前。

    不管模样怎么狼狈,终究活着。

    活着,比什么都好。

    两步迎上前,李素重重朝他左肩一拍,王直痛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只因后面跟着一位国色天香的公主,不想在她面前丢了男人的面子,泪水使劲忍着。

    “伤好了吗?”李素笑问道。

    王直挺起胸膛,很大丈夫的样子:“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

    李素欣慰极了:“走,随我去长安东市,继续当你的闲汉地痞……”

    王直这才急了,死命抗拒着拖他的手:“莫闹!想杀我别去东市,这就一头撞死你家门前!”

    李素哈哈大笑,不轻不重一拳揍过去:“不吹牛会死啊!”

    二人相视笑了一阵,笑过后,李素拍了拍王直的肩,叹道:“是我牵累你了,你本不该有此一劫的。”

    王直眼眶微红,道:“你救了我,此刻却跟我说牵累,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祸是我闯的,不该由你来担,我欠你太多了……”

    “从小一起长大,总要保你周全,或许下一次危难时,我也需要你来保我周全了。”

    王直重重点头:“下次还你。”

    眼睛眨了眨,李素笑道:“那日你因为一位胡女而跟东宫属官争执?”

    王直的脸忽然红了,不自在地干咳两声:“狗官欺人太甚,要将她强抢进东宫,当时我真忍不下去了……”

    “那位胡女呢?”

    王直的脸愈发红了:“咳,眼下也住在东阳公主府里,长安城风声太紧,没敢出去。”

    “打算与她私定终生?”

    王直羞红着脸,忽然抬头看了看天色,惊道:“咦?天色不早了……”

    话没说完,李素飞起一脚踹上他的屁股,笑骂道:“论望天色,我是老祖宗,以后找这种烂借口糊弄我,非抽死你不可。”

    二人笑着闹着,不经意间,李素看到王直身后那一抹柔光似水的眼眸,仿佛忽然出现,又仿佛亘古便在,目光碰撞间,多出一股“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味……(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