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倾轧猜疑
    <div id="content">

    李素的话很不谦虚,内容全是夸自己,而且夸得很用力。

    然而听在窦伏耳中味道却不一样了。

    今晚之前,他对李素的底细确实没怎么打听过,听到的都是长安城一些众所周知的传言,造震天雷,献国策,治天花……无非这些而已,在他看来,这些功劳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但是陛下两次微服寻访,三次邀他出来做官,并与他论策奏对,这就很不寻常了,若他说的是真话,那么此子对陛下而言何止是简在帝心,相比之下,他这个四品大理寺少卿的地位恐怕还没有李素高。

    一个在陛下眼中类似于路人甲的人去审一个陛下非常看重的人,这种事简直是花样作死。

    想到这里,窦伏的目光游移不定,脸上那抹微笑却再也挤不出来了。

    两名差役一左一右拉着拶夹,看着窦伏,等他一声令下,然而窦伏神情阴晴不定,始终没敢开口下令用刑。

    他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往后退一步尚可自保,往前一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李素见他迟疑,不由笑道:“看出来了,你对我的话心存怀疑,其实你不必这么为难的,太子殿下想把此事定成大案,说不得也要用一下刑,把我背后的主使之人挖出来,就算我不知道主使之人是谁,你也可以很好心的提醒我,比如魏王……”

    “既然心存怀疑,不如还是按你的计划来,先用刑吧,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招,也可以赌一下你自己日后命运如何。”

    窦伏抿唇不语,脸颊不住地抽动着。

    他发现答应太子殿下做这件事是个很愚蠢的决定。进了监牢只几句话的功夫,便将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里。

    相比之下,李素神情却变得悠闲懒散。无所畏惧地看着挣扎无比的窦伏,眼中露出戏谑的目光。

    沉默的僵持并没有保持多久。监牢外又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声音正朝李素所在的监牢而来,令李素和窦伏同时动容。

    李素喃喃叹道:“大理寺的人怎么了?为何都喜欢选在大半夜串门?”

    窦伏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急忙挥了挥手,套在李素手上的刑具很快被卸下。

    脚步声很快,没多久便到了李素的牢门外。

    一名穿着绯色官袍的中年人,领着四五名差役在牢门外站定。

    借着昏暗的火光,窦伏认出了来人。神情愈发惊愕,呆了片刻后急忙躬身行礼:“下官窦伏,见过孙正卿。”

    来人姓孙,名伏伽,是大理寺的正卿,也是窦伏的顶头上司。

    孙伏伽四十来岁的样子,面貌刚正,目光清澈,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官威,此人算是贞观名臣。而且有一个很了不起的荣誉,他是武德五年科举甲榜第一,历史上第一个有据可考的状元。素受高祖和当今陛下看重,委以大理寺正卿一职。

    大半夜的,大理寺正卿少卿齐聚一堂,只为一个刚在东市打过架的平民百姓,这种场景不能不说十分诡异。

    “窦少卿免礼,本官夜不能寐,心中繁杂琐事萦怀,故进监牢巡视,听得这边有人声。好奇过来看看……”孙伏伽不苟言笑地捋了捋青须,露出好奇的样子:“时已深夜。窦少卿这是……提审人犯?”

    李素脸颊抽了几下,扭头望向别处。

    窦伏的神情却无比尴尬难看。你一进监牢便匆匆忙忙直冲李素的牢门而来,还“夜不能寐”,还“琐事萦怀”,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今日东宫内给事胡安东市被殴,此子是行凶者之一,下官便为此案而来,想审一审他,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孙伏伽点头赞道:“少卿记怀公事,报国之心可嘉……”

    语声一顿,孙伏伽扭过头,貌似不经意地朝牢里的李素望了一眼,然后神情一呆,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一番,奇道:“这位……莫非当初治好天花,造出震天雷而助陛下收复松州的泾阳县子李素?”

    李素苦笑:“孙正卿安好,小子正是李素,但已不是泾阳县子,而是阶下囚。”

    孙伏伽连连摇头:“李县子不可妄自菲薄,陛下削你之爵本官已听说,少年意气,血气方刚,闯闯祸亦是平常,陛下对你寄予厚望,复职起用迟早之事……呵呵,只不知今日李县子又入狱,是因为……”

    李素朝窦伏恶意地笑了笑,道:“还是因为打架……”

    “哦,呵呵,刚才本官说过了,少年意气嘛,与人争打什么的……好,不多说了,窦少卿你继续审,本官去别处看看。”

    说完孙伏伽朝窦伏点点头,对牢内仍拎着刑具的两名差役视而不见,径自领着人走远。

    窦伏脸色铁青,孙伏伽刚才这番话看似寒暄闲聊,而且只有几句话,但这几句话里却隐含着太多的意思。

    首先,李素被陛下看重已是非常确定的事了,不说孙伏伽话里的意思,就看他大半夜为了李素匆忙跑来监牢,便可知李素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其次,孙伏伽说完这些话就走,意思非常明显,有种你动他试试。

    窦伏终于明白,太子殿下交给他的任务不可能完成了,不仅不能完成,他自己也陷入了麻烦。

    复杂地扫了李素一眼,窦伏咬了咬牙,阴沉着脸道:“走!”

    两名差役收起刑具,一言不发跟着窦伏离开。

    *********************************************************

    第二日,朝会散去之后,李世民于太极宫甘露殿召见大理寺卿孙伏伽。

    “大理寺少卿窦伏夜半提审李素?”李世民眉头紧蹙。

    “是,臣听到狱卒报信后匆忙进监牢,发现窦伏正待给李素用刑……”

    李世民神情布满了失望,抿唇看着殿外的烈阳,久久不语。

    孙伏伽垂头恭谨地站在一旁。

    良久,李世民索然一叹:“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孙伏伽告退,退到殿门前时忽然顿住,迟疑地道:“陛下,那李素仍在牢中,此案是否……”

    “哼!小娃子接二连三闯祸,不治治以后愈发变本加厉,让他继续在牢里蹲着吧!”

    孙伏伽凛然,急忙告退。

    孙伏伽走后,李世民紧绷的神情一垮,露出深深的失望和疲态。

    “承乾,你果然还是暗中下手了……”

    此事是块试金石,很遗憾,李世民没有试出金子。

    东宫属官强抢民女而致被打,太子身为储君,不说维护正义,却暗中向维护正义的人下毒手,这样的人,适合做下一代的国君吗?两代君臣治下的繁华盛世若交到他手上,会是什么样子?

    李世民脑海里第一次冒出这个问题。

    …………

    东宫。

    李承乾起得很早,孔颖达授过早课后已是午时,李承乾仍在书案上书写孔颖达刚刚教过的内容。

    作为太子,李承乾目前来说还算是合格的,没有太多**无道的毛病,至少表面上没有。

    每日的课业从未耽误过,课业过后,李承乾还要去太极宫,李世民会挑出几本有代表性的奏疏给他,让他试着处理国事,若处置有偏颇,李世民会细心教导他,告诉他此事应该如何处理,这样处理的道理和原因何在……

    总之,李承乾的行程安排得满满的,每日非常繁忙。

    然而,如此繁忙的太子殿下,居然还能百忙中空出时间去游猎,去强抢民女,由此可见,时间只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李承乾写字的表情很认真,再加上俊俏的容貌,还有大唐储君的身份,整幅画面足以令万千痴情少女发狂尖叫。

    完美的画面直到一名宦官进殿后才轰然崩塌。

    宦官禀报过后,李承乾的神色迅速阴沉下来。

    王直被人抢走了,窦伏被孙伏伽吓跑了。

    昨日事发后李承乾布置的一内一外两步棋全然落空,李承乾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坏。

    “是,据说昨日东市暗巷里那群人路数不清楚,不像是武将家的部曲,程家和牛家不会养这种手下,本事很高强,三两下就将王直抢走了,不知是什么来路……”

    李承乾陷入深思:“不是程家,也不是牛家……长孙家更不可能了,舅父不会这么做,那会是谁?”

    宦官试探着问道:“会不会是火器局……”

    李承乾摇头:“火器局里面皆是文官和工匠,外面的金吾卫将士未得将令不会擅自出营,李素纵在火器局有威望,手下却断然没有这种人才……”

    沉思良久,李承乾悄然一勾:“孤记得,李素跟封地在太平村的东阳过从甚密,对吧?”

    宦官两眼一亮,连连点头。

    李承乾笑得很开心:“那就没错了,不错啊,天家皇族竟出了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好妹妹。”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