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九十章 暗巷厮杀
    <div id="content">

    李素入狱的消息不止传进了程府,长孙府,牛府,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各府都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然而大家和程咬金的反应一样,对李素这次闯祸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頂↖点↖小↖说,x.

    都是久经风浪的老狐狸,谁都不比谁缺个心眼,他们已习惯了用衡量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一件事情做与不做,全看值不值得,用句前世很流行的话来说,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而李素废了东宫属官一事,在他们心里真只是小孩斗气的表现了,明显是弊大于利的,所以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平日里表现得跟小狐狸一样,偶尔还能跟他们这些老狐狸过过招的李素今日到底怎么了?多大的仇恨令他不惜跟太子结怨,也要当街快意恩仇。

    跟程咬金的反应一样,府里掀起波澜,但对外,这些老狐狸却一字不提,也根本没做出任何为李素求情的举动。

    老狐狸们各有各的处世方式,对事情的判断也基本相同,李素当街废了东宫属官确实犯了国法,那道四平八稳的太子谕也都听说了,而程咬金等人仍旧没出手,因为他们清楚,这事没完,还不到他们这些老狐狸出手的时候,再说……李素做出如此混帐事,不该关几天吗?

    该!

    …………

    …………

    一骑快马飞奔东阳公主府。

    东阳正凑在镜前贴着三叶花钿,美滋滋地准备试穿一下新裁的衣裳,好好打扮一番,下午去河滩时给他看,然后故作矜持地看着李素为自己发呆的样子,心中满满的欣悦。

    绿柳匆忙跑来。慌慌张张禀报的消息破坏了她一整天的好心情。

    “又进大理寺了?”东阳脸蛋刷地变白了。

    “嗯嗯,两个时辰前被太子左卫率的人拿进了大理寺,据说是李县子当街将一名东宫属官的四肢废了……”

    东阳的脸色更白了,颤声道:“他……怎会闯下如此大祸?”

    “因为东宫属官欺负他的兄弟,就是殿下封地旁太平村的王直。”

    东阳沉默一阵,咬了咬牙:“叫侍卫去托人。我要进大理寺看看他。”

    “殿下,您现在不能去大理寺,还有件事要做,李县子进监牢后托狱卒送出来一张字条,嘱托殿下一定要办好这件事……”

    东阳神情一振,激动地道:“字条呢?快给我!”

    绿柳将一张二指宽,折得皱巴巴的字条递上前。

    东阳急忙接过,展开一看,字条上面没有多余的话。匆匆忙忙只写了几个字,“东市,救王直。”

    字迹很熟悉,确定是李素亲笔所写无疑。

    东阳黛眉紧蹙,久久不语。

    “殿下,太子左卫率拿人之前,李素叫王直先跑了,听说受了很重的伤。李素没跑,独自一人扛下了罪名。不过太子殿下知晓真相,此事因王直而起,太子怕是不肯善罢甘休,王直藏在东市日久,太子的人马迟早会把他抓到。”

    东阳想了想,很快有了决断。

    “去告诉铁六。带十个信得过的侍卫进长安东市,想办法打听到王直的下落,然后把他弄出城,藏到我的公主府里,我就不信太子的人马敢闯我公主府!”

    平日柔弱的东阳此刻俏容凝霜。凤目含煞,娇俏的面容露出不可逼视的威严。

    **********************************************************

    长安东市。

    事发已三个多时辰了,胡商和胡女架着王直,在破落逼仄的窄巷里蹒跚而行。

    李素的猜测没错,李承乾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此事有关联的人,此事因王直而起,李承乾断然不可能放过他。

    给大理寺下太子谕的同时,东宫内走出一队乔装成商贩的人马,迅速向长安东市扑去。

    胡商对东市地理不熟,架着王直在暗巷里七弯八拐,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稳妥的躲藏位置。

    王直早已醒来,事已至此,只能按李素所说的躲起来。然而半个时辰不到,东宫的追兵已杀至。

    胡商见东宫果然派出了追兵,不由愈发惶恐,一股求生的本能驱使他领着胡女的王直拼命地逃。

    一条不知名的暗巷外,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蹒跚而行的三人心中一紧,脚步愈发急促。前方不远是巷口,出了巷口混杂在人群里,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三人即将走到巷口时,一道铁塔般的身影堵住了巷口的光线,阴暗的影子里,一双比冰还冷的眼睛注视着三人。

    杀气在暗巷中弥漫,低抑而令人窒息。

    王直咧嘴一笑,鲜血不停从嘴边流下,呼吸间胸腔里的痰音更明显了。

    扭过头朝无措的胡女投去留恋的一瞥,雪白的刀光在暗巷中闪现时,王直的脑海里却残留着最后一个念头。

    她真好看,比杨寡妇好看,能娶回家该多好……

    刀光如匹练,无情劈向王直的脖颈,太子下的严令,不要活口。

    在胡女惊恐的尖叫声中,一支冷箭从暗巷的另一头射出,射入那道铁塔般身影的心脏正中。

    力气仿佛在瞬间被抽空了一般,刀离王直的脖子只剩两寸却徒然停住,最后轰然倒地。

    一场厮杀,在暗巷内展开。

    “尔等何人,竟敢阻挠东宫所属!”压抑的语声分外狰狞。

    回答他的,是铺天盖地的刀光剑影。

    这是一场见不得光的厮杀,东宫和公主府所属皆有忌惮,暗巷里只听得到刀剑相交时的碰撞声,沉默的双方用自己的生命决定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死。

    渐渐地,暗巷内的厮杀分晓胜负,东宫略输一阵,当五六柄横刀指向最后仅剩的两名东宫武士时,厮杀已算结束。

    搀起王直和胡商三人,抬起战死弟兄的尸首,公主府侍卫刀剑仍紧紧指着两名武士,一边缓缓后退,整个厮杀过程里,公主府侍卫没说一个字,只用刀剑做到了他们必须做到的事。

    退到巷口,身形一闪,如川流入海,混杂在东市的人群中,很快失去了踪迹。

    暗巷内,东宫仅活的两名武士脸色铁青,注视着空荡荡的巷内。

    一切平静如常,只有地上残留的鲜血告诉世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怎样沉默而惊心动魄的混战。

    “他们……到底是何方人马?”一名中年武士站在巷内,神情阴沉地道。

    “程家?牛家?或是……长孙家?能保李素的,只有这三家吧?”另一名武士道。

    “不对,程家牛家皆是武将家,刚才他们的厮杀路数,不像是武将家出来的人,长孙家也不像,太子殿下是长孙大人的外甥,长孙大人对太子殿下向来宠**,断不会坏殿下的事……”

    “回去禀报太子殿下,请殿下定夺吧。”

    …………

    …………

    大理寺监牢。

    李素快疯了。不是因为得罪了太子,也不是因为闯了大祸。

    能让李素发疯的原因很简单,监牢太脏了,这次入狱可没有上次的优待,上次只是揍了一个度支司的郎中,又有那么多纨绔子弟陪着,大理寺官员不敢拿他怎样,但有要求尽量满足,所以李素上次在牢里住得流连忘返,出来时甚至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

    然而这次,李素直接得罪了太子殿下,那是大唐未来的国君,更何况入狱不到半个时辰,一道太子谕便递进了大理寺,李素的美好监牢生活就此结束。

    进了监牢就被关进一间又脏又臭而且四处都是跳蚤的牢房,李素是个**干净的人,可以不吃不喝,但一定要干净,否则不用给他上刑,直接可以把他逼疯。

    现在李素的精神状态就很不正常了,离干草堆上的跳蚤远远的,脱下上衣清理出一小块干净的角落,将上衣垫在地上,这才坐下,然后垂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发呆……

    “太过分了,一盆清水都不给我,好坏好坏的……”李素喃喃自语。

    东市揍过人,手上沾了血,进监牢后不得不亲手清理出一块干净的角落,从头到尾没有洗手的机会,现在这双手除了血渍外,基本还是很白净的,可李素就是很别扭,他仿佛看到微观世界里,手上一大堆的细菌在皮肤纹理间欢快跳跃,甚至唱着愉悦的歌儿……

    受不了了,李素很想一头撞死,跟手上的细菌来个鱼死网破。

    “来人!大理寺的人都死了吗?”李素暴跳起身,抓着大牢的栅栏怒喝道。

    一名狱卒苦着脸走来,二话不说先朝李素躬身行了一礼。

    “李郎君,莫为难小人了,这次真不能给您换监牢,刚才小人给您递了张字条出去已是天大的干系,若东宫的人发现李郎君在牢里过得太舒服,郎君倒是没事,小人们可要遭罪了。”

    “没要你换监牢,进来给我打扫一下,顺便拿床干净的褥子和一桶清水,这个不难吧?办不到等我出去抽死你。”

    ********************************************************

    ps:还有一更。。。马上月底了,有月票的亲们快投给我吧。。不要逼我卖萌哦,你们会瞎的。。。(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