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何妨轻狂
    <div id="content">

    太子谕不是圣旨,但同样有威慑力,大概相当于部级正式公文。

    李承乾的这道太子谕用辞很有意思,首先是“胡安欺瞒太子”,第一句就把太子本人摘出去撇清了,也就是说,胡安在外面干的勾当本太子毫不知情,第二句是“搜刮强抢胡女”,抢胡女用来干什么呢?“献上邀媚”,多么可憎的面目啊,简直人人得而诛之,所以第三句“闻讯大怒,杖毙胡安”,英明太子殿下果然为民除害了,代表月亮消灭了恶人,太子不仅没背黑锅,整体形象还升华了,明察秋毫,维护正义的形象跃然纸上。

    最后一句话最值得韵味,“国有国法,秉公严判”。

    胡安已被杖毙了,换句话说,他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太子谕里面却还要加一句“秉公严判”,这四个字若在官场新丁眼里看来,根本就是满头雾水,人都被你杖毙了,我还判谁去?别闹了好不好,大家都很忙的……

    但若换了官场老油子,对这四个字的解读自然就不一样了。

    “秉公严判”,判谁?自然不可能判死人,那么就要把整件事情摆出来看了,整件事情的起因是胡安强抢胡女,被东市一名闲汉阻止,胡安殴打闲汉时,曾经的泾阳县子李素站出来,把胡安殴打了一顿,而且极其残忍地废掉了胡安的四肢,被打的闲汉跑了,李素被关进了大理寺。

    这是整个事件的过程,明事理的人都看得出,此事错在胡安,胡安在这件事里扮演的是正宗原汁原味的大反派,正义的太子殿下消灭了邪恶的胡安,胡安已死。那么人死罪消,现在太子还要大理寺秉公严判,很明显。判的不是胡安之罪,而是某人闹市废东宫属官四肢之罪。因为“国有国法”。

    这道太子谕经过官场老油子这么一解读,隐含的意思便清楚了,而且话说得四平八稳,任何人挑不出错处。

    大理寺官员不淡定了,他们都不是官场新丁,太子谕的意思他们一眼就看懂了。表面上,太子殿下的姿态端得很稳,不偏不倚不枉不纵的形象。实际上,太子殿下在向大理寺施压,要严惩行凶的李素。

    *********************************************************

    东市事件的消息同一时间也报进了太极宫。

    李世民听到消息后两眼发直,呆楞了半晌,似乎不太敢相信。

    “再说一次,殴打东宫属官的人是谁?”

    宦官垂头恭谨地道:“李素。”

    “太平村那个李素?”李世民不死心地追问道。

    “是,曾经的泾阳县子,火器局监正,李素。”

    李世民迟疑道:“怎么可能?上次领人冲撞度支司才几天,朕刚刚处置过他。怎么又打人了?”

    “陛下,奴婢不敢欺君,打人者确是李素。据说这次李素下手特别狠,把东宫内给事胡安的四肢都废了……”

    李世民沉默片刻,脸上迅速浮起怒色:“这个,这个……混帐!怎么又是他?他想要做甚?真想做长安城的恶霸不成?”

    龙颜大怒,殿内风云变色,宦官吓得双膝跪下,垂头不敢出声。

    “此事因何而起,给朕据实道来!”

    宦官急忙将事件始末道出,说得很客观。在这位雄霸天下的英主面前,宦官不敢有一字添油加醋。

    李世民听着听着。暴怒的神色渐渐冷静下来。

    “为恶者原来是东宫属官……”李世民神色迅速阴沉下来:“承乾的东宫里面,用的都是些什么人!”

    “陛下。事发之后,太子殿下已下令将内给事胡安杖毙,并谕令大理寺秉公严判。”

    李世民神情稍缓,点头道:“处置还算公允及时……”

    说着说着,李世民咂摸咂摸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想,神情一怔:“胡安已被杖毙,大理寺判什么?”

    这就不是宦官能回答的问题了,于是赶紧垂下头不发一语。

    李世民毕竟是英明君王,回过味后,大致明白太子的意思了,神情又变得阴沉起来。

    “太子每日在东宫做甚?”李世民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宦官眼皮直跳,帝王的每一句话不可能无缘无故,而这句话,绝不是他一个宦官能回答的。

    “奴婢不知……”宦官语声发颤。

    李世民缓缓点头,眼睛望向殿外刺眼的烈阳,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淡淡地道:“李素先关在大理寺,朕想看看,此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

    …………

    …………

    弄清事实之后,李世民暂时不想表态。认真说来李素的出手是基于公义,如今民间风气纯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比比皆是,贞观年间有过好几次游侠儿当街杀人的事件,皆因公义而起,虽说侠以武犯禁,然而游侠儿这种群体还真不好处置,因为他们在民间的威望不小,他们从不主动给朝廷添乱,然而一旦路见不平,杀人对他们来说也是等闲事尔,所谓律法,他们从来不放在眼里,朝廷纵想削除,亦不得不有所顾忌。

    今日李素的行为,说来也算是游侠儿的典型作风,出发点是没错的,李世民登基后最重吏治,这样的败类官员若教他碰见,他也会揍,只是李素下手太狠了,出手便废人四肢,这般狠毒心性也不知跟谁学的……

    对李世民来说,李素揍人是小事,然而李承乾那道在别人眼里看来颇为高明,在李世民眼里却昭然若揭的太子谕,却令李世民很不舒服。

    贞观元年册立太子,当时太子李承乾才八岁,那时的太子多么伶俐可**,满朝大臣齐口称赞,谓其“丰姿峻嶷,仁孝纯深”,这八个字用在一个八岁孩子身上,足可见朝臣对其何等欣赏了,连李世民当初册立太子的诏书上也难得自夸了一句“早闻睿哲,幼观《诗》《礼》”,亦可见老爹对这个嫡长子是何等厚**。

    然而,这个被满朝君臣厚**的太子殿下,这一两年来却渐渐变了味道。

    今日这道太子谕不是开始,早在贞观九年时便有征兆,时年太子右庶子孔颖达,太子左庶子于志宁,东宫少詹事张玄素等教导辅佐东宫的臣子屡次上谏,言称太子“游玩不学,奢好声色,足智饰非”,李世民不得不开始重视了。

    东市事件李世民不表态,因为他想看看,看看这件事最后会闹到一个怎样的地步,看看太子到底是怎样的心性,这件事情是块试金石,试的不是李素,而是大唐太子。

    …………

    消息仍在长安城内蔓延。

    程府,长孙府,魏王府,牛府……长安城跟李素有过交集的权贵府上几乎全收到了消息。

    然而,收到消息后的各权贵竟然没有一家有所表示,很奇怪的现象,几乎风平浪静,不泛一丝涟漪。

    “这桩祸闯得不寻常呀……”

    程府老流氓眯着眼,露出深思的表情。

    程处默急道:“咋又被关进去了,爹你去跟陛下求求情……”

    程咬金两眼一瞪:“求啥情?大丈夫做事有担当,做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啥后果,指望外人求情,李家娃子积攒的情分经得起几次耗费?”

    “可……可也不能看他进监牢而不表示呀,咱家跟李素毕竟不一样……”

    程咬金斜睨了他一眼,懒得搭理这种蠢问题,而是拧着眉头,露出深思之色,喃喃道:“不该呀,李家娃子这次闯祸到底为了啥?上次揍度支司的郎中可以说是自污以求自保,事隔不到一月,又把人手脚废了,这次到底为了啥?揍的是东宫属官,做出这番举动无异主动跟太子结怨,以前辛苦谋划的一切岂不是白费?而且下手这么狠,李家娃子到底在想什么?”

    虽是耿直武将,毕竟也是久历风浪的老狐狸,自认识以来,李素的种种行为无不透出一股浓郁的小狐狸味道,从心智上来说,程咬金不知不觉已将李素当成了平等地位的人,所以造成了一种李素做任何事都有谋划,都有目的的错觉。

    这也是现在程咬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李素东市废东宫属官一事,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他到底图个啥?“长安小混帐”的名声?已经够响亮了,何须锦上添花?……倒向魏王?这是取死之道,李素不会做这么蠢的事,……以得罪太子的代价借以震慑朝臣?那就更蠢了……

    程咬金想得脑仁疼,这一次小狐狸的举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他却死活没想到,李素这一次是非常单纯的闯祸,不带任何目的,没有任何谋划,只是因为无法眼睁睁看着兄弟受欺负。

    既是少年,何妨轻狂?

    ************************************************************

    ps:今天状态很差,因为日夜颠倒,较劲了半个月,仍旧每晚失眠。。。(未完待续)(www.. )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