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东市事发
    <div id="content">

    李素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頂點小說,x.

    最近似乎成了程家的常客,程家上下都认识他,见李素揉着宿醉的脑袋走出房门,下人们很快端上洗漱的热水和吃食。

    程咬金上朝去了,家里六个小恶霸也不见踪影,昨晚大家都醉得厉害,估摸还没醒。

    程府的早餐很实在,一大碗胡辣汤再加煮熟的大块羊肉,看得李素两眼发直,这玩意当早餐,经常吃的话会短命的……

    婉拒了这份实在的早餐,李素也不方便去内院跟老夫人告辞,于是托下人说了一声便离开了程府。

    走在朱雀大街上,李素有点茫然,他发现自己找不到目的地……

    没错,最近李素过得太闲了,李世民将他削爵罢官,对他而言似乎已变成了一种奖赏,赏赐他最近可以毫无愧疚地悠闲懒惰,每个月只花几天时间配一下火药,剩下的日子全是混吃等死,更惬意的是,他在城里有印书,烈酒和香水三大买卖,不必为生计而奔波,每天无所事事地等着财富一堆一堆的增长。

    站在朱雀大街上发了一会儿呆,李素决定去看看王直。

    王直离开太平村进城好几天了,这家伙比他兄长多了几分机灵劲,在城里跟三教九流混应该吃不了亏,李素对他很有信心,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一脸痞相的王家老二自称长安两市扛把子,领着一帮子闲汉地痞横行霸道,人见人憎……

    …………

    长安城的东西两市太大了,找王直并不容易。

    东市人潮涌动,穿流如河,李素忍着和路人摩肩擦踵的不适应感。以及各国胡商身上的异味,还有各种马和骆驼的臭味,暗自悲叹今晚自己要洗几遍澡,一边不放弃地打听王直的住处。

    没过多久,李素便欣喜地发现王直混得不错,问到第十个路人时。居然认识他,指着东市前方一片低矮如丛林般的小平房告诉他,那里是王大哥的住处。

    王大哥……啧!

    真不忍心告诉这位小弟,王大哥在太平村混得有多惨……

    东市商人多,长安本地商人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是来自大唐各道各州府的商人,还有各国的胡商。

    大唐文武并进,虽然对商人也略带歧视,但相比各朝来说已经算是很开明的了。至少没有明文说商贾低人一等,李世民登基后最主要的国策便是包容,包含一切,容纳一切。十一年来在商业上作出的国策调整不少,为了维持西域丝绸之路的畅通,甚至不惜发动好几次战争,可见商业在大唐君臣心中也是占有一定分量的。

    如此努力之下,今日才可见都城长安东西两市的繁华似锦。胡商遍地。

    至于胡商在大唐受到的无数歧视和非人待遇,这个……跟商人身份没啥关系。大唐人眼里,任何大唐以外的动物都只是猢狲,有一个横扫天下无往不胜的圣明君王,还有一群嗜血狂魔般的开国名将,以及数十万百战百胜指谁灭谁的关中雄兵,扬眉吐气的大唐百姓视任何外国人为猢狲是很符合逻辑的。而且,人类对猢狲并不需要太客气……

    ************************************************************

    东市外国人很多,李素仗着一张大唐关中人的脸,一路没受到任何歧视,很快找到了王直的住处。

    王直过得很节省。李素一抬眼便看到住处是何等简陋,一排低矮的平房像鸽子笼似的,错落有致地在东市大街两边排开,李素不由感到有些心酸,离开太平村时便跟王直交代过,结交朋友的同时别委屈了自己,尽管吃好的住好的,王直笑呵呵地应了,结果还是太节省。

    李素笑了笑,对王直的现状愈发感到好奇,很想看到王直领着小弟横行街市一脸嚣张地收胡商保护费的样子。

    大街旁边一条暗巷里围满了人,似乎很热闹,外面一圈又一圈踮着脚不知究竟,使劲往里面挤。

    李素皱了皱眉,自觉绕过这群看热闹的人,他讨厌往人多的地方凑,太脏。

    暗巷的人群里,热闹仍在继续,外面的闲汉们挤不进去,急得抓耳挠腮,揪着前面的人一迭声问道:“啥事?发生啥事了?”

    知情人士很有娱乐精神,非常痛快地种子共享:“里面在揍人,下手真狠啊,牙都打掉几颗了,还没停手,这是要废掉他啊……”

    “谁胆子这么大?不怕巡街的武侯吗?”看热闹的闲汉居然很有法律意识。

    知情人士嘁了一声,不屑地道:“武侯?武侯早躲开了,知道揍人的是谁吗?”

    “谁?”

    “东宫属官,你若是武侯你敢凑上去吗?”

    闲汉缩了缩脖子,笑道:“瓜怂才凑呢,东宫的属官谁惹得起?对了,到底什么事惹到了东宫的人?”

    “据说是为了一个胡女,人市上发卖的,东宫属官想献给太子殿下,只出了半贯钱就想把人带走,跟明抢一样,一个闲汉忍不下去,争辩了几句道理,属官便揍人了……”

    听热闹的闲汉顿时奇道:“混迹东市讨生活的我都认识,谁这么不长眼啊?”

    “不认识,听说是新来的,姓王,啧啧……”

    李素忽然停下了脚步。

    新来的,姓王?不会这么巧吧?

    忍住不断翻涌的不适应感,李素拼了命往人群中挤去。

    “让开!都让让!”

    左挤右挤,始终挤不进去,李素横下心,索性弯下腰从人群的腿部往里钻,耳边不断传来闲汉们不满的叫骂声,甚至背上还挨了好几记冷拳。

    李素心急如焚,懒得计较太多,费了好大劲才钻到看热闹的人群内圈里。

    眯眼看过去,眼前的一幕令李素瞋目裂眦。

    挨揍的果然是王直,脸已肿得跟猪头一般,一身麻布衣裳被撕成了条条缕缕,躺在地上单手护着头,另一只手却软耷耷地横摆在地上,腕骨和臂骨连接处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角度,显然骨折了。

    ************************************************************

    ps:快月底了,百爪挠心地求月票!!!!(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