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勾兑利益
    <div id="content">

    听说老流氓去了长孙府,李素心跳徒然加速,当初第一次亲东阳时都没这么快过。●⌒頂點小說,x.

    程处默的表情也不对了,两眼发直看着李素,喃喃道:“我爹咋去长孙家呢?他跟长孙伯伯一直不对付啊……”

    李素狠狠一拽程处默的衣袖,喝道:“还发啥楞,赶紧去长孙府!”

    程处默也回过神了,急忙道:“对,点齐府中部曲,救我爹……”

    “你爹需要救啥?救长孙伯伯!”

    “啊?”

    …………

    没敢带人,程处默连家仆随从都不敢带一个,只和李素二人慌慌张张朝长孙府跑去。实在是程咬金太混帐了,居然单枪匹马进了长孙府,可以肯定,程咬金的来意绝不是给长孙无忌祝寿那般祥和,若儿子再领着一帮部曲杀才来助兴,长孙无忌哪怕涵养再好也要发飙了。

    长孙家离程家很近,大唐的开国功臣全住在朱雀大街上,都是高祖皇帝赏赐的府宅,朱雀大街直通太极宫,程家与长孙家相距仅只半里,片刻即到。

    长孙府门前的下人认识程处默,不能不认识,大家都是住同一条街上的邻居,而且这家邻居从老爹到儿子皆是名满长安的恶霸。

    见程处默和李素跑来,下人很客气地行礼,并且告诉程小公爷,程老公爷半个时辰前便进了长孙府,一直没出来,里面很安静,既没有喊杀声,也没有叫骂声,程老公爷今日表现得十足像个安静的老男子。

    李素和程处默面面相觑,程处默在门口徘徊转圈,犹豫该不该回家把部曲杀才们叫过来。知父莫若子,老爹进去既没有喊杀声又没有叫骂声,显然很不科学,怕是长孙家在廊下安排了刀斧手,老爹折在里面了……

    陷入无限被害妄想不可自拔时,长孙家侧门打开。长孙无忌和程咬金一脸笑容走出来。

    程处默急忙迎上前:“爹……”

    程咬金哈哈笑道:“我儿来了……”

    转眼一看,发现李素也在,程咬金笑容顿时化作怒容,指了指李素:“好个小混帐,自家肥水流了外人田,跟程家做香水买卖哪里比不得长孙老匹夫?”

    长孙无忌老脸发黑,阴阴地道:“程老匹夫,积点口德,老夫可还在这里呢。”

    李素面色发苦。急忙躬身道歉。

    程咬金朝长孙无忌哈哈笑道:“说笑,辅机兄莫往心里去,刚才俺说的事就这么定了……”

    扭过头,程咬金又飞快变脸,怒气冲冲指着李素:“稍停老夫再与你算帐!小混帐翅膀硬了,嗯?日后若弄出啥新奇玩意再跟长孙老匹夫狼狈为奸,老夫非……”

    长孙无忌勃然大怒:“程老匹夫,你欺我长孙家无人耶?”

    程咬金又朝长孙无忌咧嘴一笑。转身招呼二人:“走,都走。回家去……”

    李素只来得及朝长孙无忌匆匆行了个礼,便被程咬金强行勾着肩膀踉跄带走,程咬金走中间,一边勾一个肩膀,三人并排而行,毛茸茸的大嘴凑在李素耳边说悄悄话。

    “李家娃子俺告诉你。虽说长孙老匹夫生的儿子比俺多,但一个个文绉绉软耷耷的,没一个硬朗货,老夫生的六个娃子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把他长孙家满门打趴下。所以说,长孙家确实无人啊……”

    “嗯嗯嗯!”程处默憨厚地点着大脑袋附和。

    长孙无忌黑着脸站在门口,浑身气得直哆嗦。

    悄悄话……太大声了!

    ***********************************************************

    被程咬金勾着肩膀走了一路,李素渐渐发觉,程咬金对自己似乎并不怎么生气,刚才当着长孙无忌的面指着自己喝骂,似乎作秀的成分居多。

    “程伯伯,小子造香水选择与长孙伯伯合伙,实是有苦衷的,还请程伯伯听小子……”李素急忙解释。

    搭在肩膀上的巨灵掌轻轻拍了拍:“解释个屁,自己造出来的东西,想跟谁合伙就跟谁合伙,小小个娃,心思咋这么重咧?”

    “啊?”

    画风咋突然变了?说好的算帐呢?你倒是算啊……

    程咬金咧嘴一笑:“怕老夫真跟你算帐?你跟长孙家合伙是啥心思以为老夫不知?老夫活这把年纪全活狗肚子里去了。”

    李素呆呆地看着他……

    老妖精啊,能混进大唐朝堂而且混得如此滋润的,有几个是蠢货?

    程咬金叹了口气,垂头看着李素时,眼中竟露出几许慈**之色:“小娃子也真不容易,不想当官吧,陛下非要让你当个官,不然陛下心里不踏实,当了官诸事身不由己,小小年纪又才华惊世,想掩藏光芒都没办法,辛苦布局博了个长安城小混帐的雅号,却还是夹在这么多老狐狸中间左支右拙进退两难,咱大唐这么多开国勋贵,他们十六岁时犯浑者有,心机深沉者有,少年成名者也有,但活得像你这么累的,真没有。”

    李素垂头,只觉心中一股暖流穿行,浑身一阵熨烫,再加几许唯人自知的酸楚,眼眶竟不知不觉泛了红。

    搭在肩上的大手加重了几分力道,程咬金笑道:“别人为难你,程家不会,小娃子日后心中不爽利,径自来俺家,酒肉管饱,胡姬管够,愁眉苦脸进门,欢欢喜喜出门,权当进了一回青楼……”

    李素:“……小子多谢程伯伯。”

    程处默挠着脑袋插嘴道:“爹,您刚才跟长孙伯伯说定了啥事?”

    提起这个,程咬金不由眉飞色舞:“听说今日长安城香水卖疯了,老夫心中不痛快,便找上长孙老匹夫家打算抽他,长孙老匹夫似乎知道老夫要来似的,早早备好酒菜在前堂等老夫,吃了喝了之后,老夫又不好意思动手了,毕竟吃人嘴软啊……”

    “后来呢?”程处默歪着头,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老爹,萌得欠抽。

    程咬金脸色滞了一下,似乎也觉得儿子很欠抽,于是就不客气地抽了他一记。然后接着道:“后来老夫与长孙老匹夫合计了一下,大家都在太平村建了作坊,程家是酿酒作坊,长孙家是香水作坊,都是跟李家娃子合伙,各占五成份子,而且据说造香水还要用到俺程家作坊蒸的烈酒,俺与长孙老匹夫商议半天,决定互换份子……”

    程处默听得满头雾水,李素却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地看着程咬金。

    这是唐朝人吗?怎么连置换股份这种现代商业伎俩都懂了?很怀疑老流氓也是穿越的,……要不要留个电话?

    “爹,啥叫互换份子?”

    “长孙老匹夫给老夫香水作坊一成份子,老夫给长孙酿酒作坊两成份子,李家娃子仍占五成不变,从此无论香水还是酿酒,都是三家合伙了,本来香水作坊老夫想要两成的,长孙老匹夫说老夫欺人太甚,烈酒卖得不死不活,香水却卖得红红火火,两个作坊根本不能比……”

    程咬金斜睨了李素一眼:“嗯,说来老夫就有气,李家娃子你啥意思?给老夫的烈酒卖得不愠不火,给长孙老匹夫的香水却让整个长安的婆娘们都疯了,何故厚此薄彼?”

    李素俊脸又浮上苦色。

    程咬金哈哈一笑:“罢了,老夫与你自家人,小娃子做事没礼数,老夫是长辈也懒得跟你计较,日后若有新玩意又便宜了别家,莫怪老夫翻脸无情。”

    李素只好唯唯应了。

    这事算是揭过去了,程咬金的表情顿时变得和蔼可亲,勾住李素的肩笑道:“是个灵醒,老夫真恨啊,为啥不是老夫的儿子呢?也不知你爹娘生你前吃了啥东西,竟把你生得如此俊俏又有才华,万中无一的好娃子,再看看老夫生的……”

    棒槌粗的手指指向无辜的程处默,程咬金气道:“看看老夫都生了些啥玩意……”

    啪!

    一巴掌乎过去,气消了。

    …………

    从长孙家回到程家时,已是日落时分,眼看城门坊门要关了。

    当晚程府开宴,李素自然又是座上宾。

    见识过长孙家的文人式酒宴后,李素对程家的酒宴……越来越喜欢了。

    凡事最怕比较,认真说来,李素还真算不上文人,作诗也好,治病也好,其实都不是自己的东西,借用一下前人智慧而已,跟程咬金这种武将打交道不累,说话也好做事也好,根本不要花费太多脑力去揣度用意,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酒宴上,老恶霸和六个小恶霸又喝多了,于是程家前堂鬼哭狼嚎群魔乱舞,李素这回也不见外了,竟然凑上去跟大小恶霸们共舞了一阵,中途被程府的胡姬明里暗里揩了不少油,李素忍了。

    最后喝得醉醺醺的老恶霸强拉着李素到院子里,要传授老恶霸当年横行天下鬼见鬼愁的斧法,李素这才很是时机地轰然醉倒不省人事。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