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风雅妙物
    <div id="content">

    长孙府上的宴会给李素一种很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很讲究,酒食歌舞样样讲究,每一道菜,每一盏酒,每一支舞,和每一句话,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仿佛为了这次酒宴长孙府上下事先排演了很多次似的。~頂點小說,x.

    当然,这种讲究被很好地掩饰在宾主之间开怀不羁的笑语声中,不容易察觉到,可对李素这种第一次参加文人酒宴的人来说,却无端多了几分不自在的拘谨感。

    褚遂良,魏徵,孔颖达等人却不觉得拘谨,反而显得很开心,似乎如此讲究的酒宴才能让他们嗨起来,所以宴会气氛非常融洽,各自其乐陶陶。

    歌舞罢,宾主之间还是有互动的,歌舞伎退下后,长孙无忌发起掷壶的游戏,宾主每人发九只箭矢,五步外设一个窄口的铜壶,众人之中还要选一位裁判,裁判有个说法叫“司射”,然后宾主赤手分别朝壶口投掷箭矢,每轮以投入壶中箭矢多者为胜,输者罚酒。

    太文雅了,从喝酒到说话,连玩游戏都透着一股深深的学术味道,李素很不习惯。

    见多了程家酒宴时大开大阖的路数,老流氓灌了几口酒就大喝“拿斧子来”,然后风卷残云般在院子里开练,练到汗流浃背,酒劲散发之后,回到堂内继续喝,喝多了继续练……

    李素觉得这才是纯爷们该有的酒宴,至于长孙府上这种软不拉叽的游戏,李素真没兴趣玩,况且……这个游戏似乎有点危险,主要是别人比较危险。

    当李素的第三支箭矢离壶口十万八千里远,反而不小心插到孔颖达的发髻上后,一屋子长辈铁青着脸。不约而同提议结束这个无聊的游戏……

    …………

    脸色赧然的李素坐回榻上,一脸歉意地朝孔颖达拱手,孔颖达哼哼两声,懒得跟他计较,长孙无忌却笑得很开心,一双狭细的双眼不停在李素身上打量。看得李素浑身发毛。

    李素参加长孙家的酒宴自然也不是为了吃喝,他也有自己的目的。

    酒宴进行到一半,宾主皆有几分醉意了,孔颖达站在前堂正中,以极度夸张的动作和语调,大声吟哦着屈原的《天问》,褚遂良迷迷糊糊耷拉着脑袋,手指不停在矮脚桌上虚画着什么。长孙无忌和魏徵最清醒,二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讨论什么军国大事。

    忽然,长孙无忌抬起头,猛地吸了吸鼻子。

    “咦?啥味道?好浓的花香味……月季?”

    魏徵也抽了抽鼻子,点点头:“不错,月季香味,你家歌舞伎身上的味道?”

    长孙无忌摇头:“歌舞伎已退下,况且,就算她们在堂内。身上也没有如此浓郁的香味……”

    二人面面相觑,满脸疑惑。

    正在酸溜溜吟颂诗句的孔颖达。七八分醉意的褚遂良也闻到了味道,四人不约而同抽吸着鼻子,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循着味道直往李素桌案前而来。

    很夸张的画面,李素瞬间只觉得被四只搜爆犬包围了。浑身有种被狗视眈眈的惊悚感……

    最后,四双疑惑的目光同时盯住忸怩不已的李素。

    李素很痛快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往桌案上一放。

    “四位伯伯莫闻了,芳香由它而来。”

    长孙无忌挑了挑眉,率先将瓷瓶握在手里。瓶口的木塞已揭开,一股浓郁的月季香味从瓶口幽幽而散,未多时,整个前堂都弥漫着花香味。

    前堂外恭敬候着的乐师,歌伎,舞伎等美女眼睛纷纷放光,贪婪地注视着长孙无忌手上的瓷瓶。

    “李家娃子,此为何物?”长孙无忌捋须问道。

    李素深沉地回道:“此物名曰香水,它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温柔岁月’……”

    四只搜爆犬同时皱起了眉,一副被恶心到了的嫌弃表情,然后四人没再搭理李素,端详着瓷瓶,各自窃窃私语。

    “是个好东西,太香了……”

    “就是名字难听了,哪个怂货取的‘温柔岁月’,该被吊打……”

    “嗯嗯,还不如直接叫香水。”

    “行,此物就叫香水了。”

    “…………”

    李素忽然感觉好心塞……

    如此有诗意的名字,为何一次两次就是用不出去呢?我也是大唐小才子来的。

    良久,长孙无忌在众人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忽然将瓷瓶收入自己怀中,此举迎来一片懊悔又嫉妒的叹气声。

    “李家娃子,此物……又是你造出来的?”长孙无忌和颜悦色问道。

    “是,小子无聊戏作,长孙伯伯见笑了。”

    “每月所产几何?”长孙无忌捋须,眼中闪烁着精光。

    李素眨眼,二人目光对视,有种老狐狸惜小狐狸的惺惺之色。

    “建作坊不难,只是需要大量的花,每月大约可产千百斤,若是花能多一些,产量还可以更高。”

    长孙无忌眼中精光愈盛,捋须沉吟不语。

    李素面露难色,朝长孙无忌伸出手道:“长孙伯伯,适才小子不小心把塞子打开了,此物长孙伯伯能否还给小子?小子散宴后还想拜访一下程伯伯……”

    四人脸色齐变,同时发出一声怒哼。

    很好,看来老流氓平日里把他们恶心得不轻。

    “如此风雅妙物,找程知节那老货,岂不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那老货接在手里怕是仰头就喝下去了,这样吧,香水由老夫与小娃子合伙干了,建作坊我来,城内商铺亦由我来,五五分帐便是。”褚遂良拂袖大声道。

    长孙无忌满脸带笑伸手一拦:“登善贤弟且慢,此物既出现在长孙府,老夫断没有让它落入旁人之手的道理,香水一物,老夫与李家娃子合伙了。”

    孔颖达和魏徵的神情也颇为心动,可惜他们一个是孔子的嫡系子孙,一个是名满天下的清廉忠直谏臣,做买卖这种事传出去对名声不利,只好强忍不舍作壁上观。

    褚遂良急了,涨红了脸与长孙无忌争执起来,前堂内的融洽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二人脸红脖子粗地吵了起来。

    孔颖达和魏徵捋须微笑,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许久之后,李素忽然清咳几声,神情腼腆地道:“二位伯伯,小子没说过要跟你们合伙呀……你们吵来吵去意义何在?”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呆住了,对视片刻,很有默契地同时弯下腰咳嗽起来。

    **********************************************************

    ps:那啥。。求月票!!对,就是这么神烦,每天都得吆喝一嗓子,不然嗓子不舒服。。。(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