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馨香满院
    <div id="content">

    “穷极则思变”的意思是,穷到快当底裤的时候,一定要挖空心思赚钱,否则就没有底裤穿了。李素现在很穷,所以他在想办法。赚钱的法很多,比如卖诗,脑里记了不少绝世好诗,随便找个没节操的读书人卖出去,不多不少也是一笔收入,可是以前那几首诗拿出来后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这种事能瞒过百姓,却瞒不过朝野君臣,现在的李素俨然已被朝堂君臣当成小才了。卖诗动静太大,若想这辈活得安稳一点就必须低调,顶着才的名头招摇过市,下场通常不会太好,出头鸟永远是猎人的第一个目标。李素只好断了卖诗的心思。幸好除了卖诗,李素还懂得许多别的赚钱门径。比如……香水。王家兄弟很卖力,而且很煞风景,荒地上的野花被他们糟蹋得不成样,两个时辰不到,漫山遍野万紫千红的野花被他们采得干干净净,荒地上没有了野花的遮盖,露出一块块被掀翻的地皮,跟被狗啃过似的。还有一两朵奄奄一息的小花儿耷拉着头,零星点缀着这块倒霉的地方。一捆捆的野花被集起来,分类摆放在酿酒作坊外。太平村的酿酒作坊一直都在,作坊是程家盖的,原本程咬金打定主意要把作坊搬到他自己的庄里,谈判过程被李素断然否决,原因很简单,他懒得来回跑。技术和知识产权垄断的好处很快体现出来了,作为高度酒的发明者,李素已成了这个产业链条里最高级别的存在,整个高度酒产业必须紧紧团结在以李素为心的发明者周围。对李素的坚持。程家也没办法,程咬金很痛快地将酿酒作坊建在太平村里,程家的马车每天来往不绝。将酿好的一坛坛美酒运进城里发卖。作坊有程家的管事打理,李素要做的事情并不多。今日见李素和王家兄弟抱着一大堆又紫又红的野花过来,程家管事不由有些诧异。李素让王家兄弟把野花均匀地摊在作坊前的空地上,然后进作坊找酒。制造香水很简单,无非是花和酒精的融合物,酒精很重要,而且需要高度酒精。作坊里的酒一般都只蒸过两次,李素尝了一口,觉得不大满意。于是让管事派两名酿酒的工匠过来,空出一口蒸锅,搬了几坛成品酒重新蒸。管事闷不出声,默默配合李素,被派到作坊前,程咬金早有过交代,无论李家娃要做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管配合,不要东问西问。所以程家管事便一直默默的配合,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素所有的举动。李素没理会他。派到作坊的这位管事是程家的远亲,能够信任,况且香水这东西的制作虽然简单。但就算让他眼睛一直盯着,他也学不到制作技术的关键处。制造香水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提取香精油,李素依稀记得一些步骤,只是唐朝物质太匮乏,许多东西找不到,只能用别的来代替。高度酒反复蒸了好几遍后,李素又尝了一小口,嗯,味道很烈。很好喝的样……再尝一口,顿觉一阵头晕目眩。脸上迅速浮起一层酡红,很好。酒精度达到了,而且自己似乎……醉了?叫王桩从村里弄了块猪油,将它均匀涂抹在平滑的瓷片上,然后把花放置在瓷片上让太阳暴晒,布置好了一切后,李素红着脸摇摇晃晃起身,还打了个酒嗝儿,朝管事和王家兄弟挥了挥手,在管事和王家兄弟呆滞的目光里,李素脚步踉跄回家睡觉去了。…………一天后,李素终于从瓷片上提取了一点点香精油,再叫王家兄弟去采花,然后带着提取出来的精油和酒精回到了自己家,接下来的步骤就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了。李家院堆满了野花,各自分类,月季和栀的香味最浓,将酒精和少许蒸馏水倒入一个罐里,小心地滴入一点点香精油,最后将与香精油相匹配的花瓣也扔进罐里,捧着罐朝王家兄弟二人打量了一下,然后将罐递给王桩。“摇。”李素简洁明了地道。“啥?”王桩一脸茫然。“抱着罐罐,使劲摇,抽风似的摇,咱三人里你力气最大,这活就你能干。”王桩咧嘴一笑,然后大喝一声“走起!”于是李家院内,王桩抱着个大罐罐,抽了风似的摇晃,画面很诡异。“我干点啥咧?”王直凑过来问道,目光不时羡慕地朝兄长望去,他觉得兄长的动作很吸引眼球,风头都让他出了。李素挠挠头,王直不好安排,其实这事王桩一个人足够了,根本用不到王直,于是只好道:“你好好活着,切记呼吸不要停止。”王直:“…………”“……好吧,你去村里找一面鼓来,当着你哥的面敲,记得一定要有节奏感。”王直领命,喜滋滋找鼓去了。李家院闹出的动静不小,鼓声咚咚的节奏声里,王桩愈发来劲,抱着罐配合着鼓声节奏,一个人站在院正摇得很嗨。李家的管家杂役和丫鬟们纷纷从门后,廊柱下探出头来,惊讶地看着王桩抱着罐不停抽抽……注意到自己正被李家的丫鬟注视着,王桩愈发来劲,打了鸡血似的抽抽得更厉害了,根本停不下来。摇晃了一柱香时辰,李素估摸差不多了,再说王桩抽抽的动作他也看够了,于是叫王桩停下来。王桩不答应,继续抽抽。李素上前一脚踹上他屁股,终于不甘不愿地消停了。揭开盖,仿佛从里面跑出来一个跳跃的精灵,浓郁的香味眨眼间弥漫在院四周,连离得老远的管家和丫鬟们都情不自禁地抽鼻,浓烈的花香味令年轻的小丫鬟们两眼发亮,透着一股想将它拥有的狂热,不经意看到丫鬟们的眼神,李素笑了笑,他对香水的未来市场愈发有把握了。“咦呀!香!太香了!”王家兄弟盯着罐罐,眼充满了不可思议,抬头望向李素时,目光满是神奇和崇拜。李素伸出一根手指探进罐内,沾了一滴香水出来,凑在鼻端细细闻了一下。嗯,效果不错,最后还得加一点点麝香作为香水的稳定剂,让酒精和香味不那么容易挥发。大功告成!***********************************************************李家终于又多了一条财路,解决经济危机没问题了。赚钱儿败家爹,很心塞的组合。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怎样把香水的名声打出去,让它在长安的宫闱,权贵和产阶级妇人圈里迅速风靡起来,赚尽女人钱。王桩按李素的吩咐进了一趟长安城,找到一家瓷器店订制了一大批精致雕花的小瓶,半两或是一两装的,每个瓶上雕刻的花朵形状恰好对应瓶里的香水味道,可谓用心良苦。瓶送进李家后,李素迫不及待先装了三小瓶香水,揣进怀里匆匆出门了。河滩边,东阳仍旧早早坐在石头上发呆,安静地等着李素。牵手袭胸之后,二人的关系愈发亲密,经常躲在侍卫们看不到的地方摸摸抓抓,东阳羞不可抑的半推半就,时而因强烈的羞耻心而抗拒,时而怕情郎不高兴又忍住羞耻心而迎合,来来往往小半月里,李素不知不觉进展神速,已然到了将不规矩的手伸进她衣襟内寻幽探秘的程度了。今日李素来到河滩时神情很高兴,嘴角的弧线高高扬起,显示心情非常不错。东阳看他那高兴的模样,不由想起前几日这混帐轻薄她的样,那双不规矩的大手在她胸前摸个没停,一想到那幅画面,东阳顿时觉得手脚都软了,胸前一对蓓蕾更是麻麻酥酥的,仿佛一股电流穿过,这家伙今日笑得如此开心,不知等会儿又会做出什么羞人的事情……想到这里,东阳脸红如霞,有种拔腿便跑的冲动。“呸!笑得那么难看,一定又在打我的坏主意,告诉你,今日绝不准你碰我一下,不然我,我……咬你!”东阳羞红着脸道。“说什么呢?完全听不懂……”李素一副正人君的模样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娇艳如花的东阳,目光顺便在她凸出的胸脯上扫过,嗯,发育得越来越好了……“来,把眼睛闭上,送你个礼物……”李素笑眯眯地道。“不闭,你用这一招骗了我多少次了,每次我一闭眼你就,你就……”东阳羞得垂下头,说不下去了。“这次是真的,相信我!”东阳心虚地回头,朝侍卫们待的地方偷瞟了一眼,犹豫挣扎半晌,终于认命地闭上眼睛。不知轻薄过自己多少回了,现在拒绝还有什么意义?想轻薄便随他吧。*********************************************************ps:还有一更。。。呃,因为太久没有两更了,码字没把握好时间,估计可能在0点后。。。还有,求月票,这个很重要,不能不每天啰嗦一遍,而且长期坚持啰嗦。。。(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