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欺人太甚
    <div id="content">

    长安城朱雀大街沸腾了。

    一群长安城的黑恶势力从青楼出发,一路上吆五喝六,几个纨绔子弟领着一群部曲家仆,带着一身酒味穿街过巷,直奔朱雀大街上的度支司而去。

    朱雀大街离太极宫最近,住的都是权贵人家,这些纨绔子弟的府邸大部分都在这条街上,此刻这群家伙杀气腾腾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权贵人家纷纷惊动了,家仆们打开侧门,在这群显然不似善类的黑恶势力里发现自家少郎君竟赫然在列,吓得急忙跑进府里向他们的老爹禀报,不放心的家仆又赶紧叫上自家部曲跟着少郎君……

    于是,从青楼到朱雀大街这一路上,黑恶势力愈发壮大。

    如此壮大的场面,巡街的武侯顿时紧张了,长安城里的热闹每天都有,但搞出这般场面的却不太多,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气势汹汹朝一个方向杀去,瞎子都看得出这是要出事了。于是各坊的坊官和武侯们不敢怠慢,急忙向金吾卫报信,报信还不够,武侯们不放心,然后……他们也加入了队伍一直往前走。

    李素走在最前面,走到朱雀大街,发现队伍越来越壮大时,心里便有些忐忑了,回首望去,队伍连绵近一里,少说也有几百号人,一个个凶神恶煞面目狰狞,而他,便是这群非善类的↖领头人物……

    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李素几乎有种放慢脚步把自己藏在人群里的冲动,然而想想太子魏王和长孙家给他送的三张名帖,相比这三个大麻烦,眼前这桩根本就……

    好吧,其实眼前这桩也是个大麻烦了……

    走到度支司门口后,李素忐忑的心情却忽然消失了。一股莫大的勇气油然而生。

    怕什么?不管前世活了多少岁,至少现在的自己,在所有人眼里只有十六岁,十六岁不正是到处惹是生非的年纪吗?

    那么,今日便闯个祸给天下人看看吧!

    …………

    事情果然闹大了。

    黑恶势力还没冲进度支司,太极宫。东宫,魏王府都已得到了消息。

    太极宫甘露殿,正在午睡的李世民被战战兢兢的宦官叫醒,然后圆睁龙目呆呆半晌没回神,不知是没睡醒还是没消化这个震惊的消息。

    “数百人冲撞度支司?领头者何人?他想造反么?”李世民眼中迸出杀气。

    自登基到如今,十一年了,天子脚下长安城还没出过这等惊世骇俗的大事。

    宦官垂头战战兢兢道:“领头者,泾阳县子,火器局监正李素。还有……卢国公长子程处默,褒国公次子段瓒,鄂国公长子尉迟宝林,房相次子房遗**……”

    李世民大吃一惊,眼睛瞪得更圆了:“李素?那个太平村的小子?还领着这么多国公家的小子?”

    “是。”

    “他……他吃了豹子胆么!好个小混帐,敢在长安城里冲撞朕的官衙!”李世民勃然大怒。

    宦官垂头,唯唯不敢出声。

    “传旨,派金吾卫把这帮无法无天的小子全给朕拿下!”

    与此同时。东宫,魏王府。长孙家,以及长安城内各大小权贵府邸侧门尽启,无数家仆部曲在自家和度支司之间来回奔忙不停,为自家打探消息。

    度支司门口已不见人影,值守的差役见势不妙已吓得跑进去禀报郎中了。

    程处默满嘴喷着酒气,哈哈大笑两声。正待抬步上前,忽然被李素拽住衣袖。

    “我来!”李素把程处默往后一扯,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程处默赞喝道:“是条汉子,兄弟们,咱们也上!”

    跟在后面的段瓒。尉迟宝林,房遗**等人神情有些犹豫,刚才在青楼里酒劲上头,叫嚣着要砸了度支司给李素出口恶气,然而从青楼一路走来,大家的酒劲也渐渐散去,头脑清醒了几分,豪门子弟都是聪明人,比寻常人更聪明,他们很清楚这么干对自己不利,对自己的家门也不利,有心想打个退堂鼓,悄悄走人。

    然而李素却连招呼都不打,一马当先冲了进去,程处默也二话不说紧紧跟在后面,剩下这群纨绔子弟傻眼了。

    彼其娘之!你们玩真的?

    跟,还是不跟?

    后面几百双眼睛盯着,前面称兄道弟的人已进去了,接下来他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跟上去吧,今日若当着这几百人的面临阵退缩,日后他们在长安城里怎能抬得起头?

    重重跺了跺脚,尉迟宝林那张满是疙瘩的丑脸泛起决然和悲愤,不知是恨自己还是恨李素。

    “冲进去!死便死了!”

    几百人呼喝着冲进了度支司,满院子只听到喊打喊杀声此起彼伏。

    李素跑得很快,程处默喘着粗气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大叫:“兄弟慢点,莫跑太快落了单……”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个有江湖经验的。

    度支司里已乱了套,差役们执着长棍试图拦住这群疯子,可整个司里顶多只有几十个差役,而外面冲进来的疯子却有几百个,再说,差役们眼不瞎,几百个疯子里领头的,都是朱雀大街有头有脸的纨绔子弟,不是这个国公家的就是那个国公家的,差役们手里抄着木棍,却迟迟不敢抡下去,这一棍下去容易,抡中哪个国公家的孩子,自己这辈子算走到头了。

    李素和程处默跑得很累,二人一口气跑到度支司后院里,程处默受不了了,跳起来揪住一个过路的下人,喝问道:“吴郎中那个杂碎在哪里?快说!”

    下人吓得脸色苍白,却努力挺起胸扮出打死也不招的英雄形象。待到程处默砂钵大的拳头近到眼前时,下人眼神迅速往后院正中的房里一瞟,然后继续一副打死也不招的英雄形象……

    李素秒懂,二话不说冲了进去。

    屋子里有人,一个穿着绯色官袍的中年人,正坐在矮脚桌前写字。外面的喧闹喊杀声越来越大,这个中年人神情也越来越不淡定,李素冲进门后第一眼便发现他那只拿着笔的手有点颤,笔下的字也歪歪扭扭不成章法。

    眯着眼打量他时,程处默也冲了进来。

    李素笑笑,朝屋里的中年人拱手:“度支司吴郎中?”

    中年人终于放下笔,努力挺起胸,露出威严的模样:“不错,我是吴扶风。尔等何人,竟敢白日冲撞朝廷官衙,是想造反么?”

    “别扣那么大的帽子,本官是泾阳县子,陛下御封火器局监正李素,吴郎中你要记住我的名字……”

    有名又有姓,吴郎中愈发笃定了,冷笑道:“李监正今日纠集恶徒冲撞度支司。明日陛下玉阶前,你恐怕……”

    话没说完。李素像只豹子般凌空跃起,狠狠扑向吴郎中,吴郎中呆住,眼睁睁看着半空中一团黑影越来越大,最后只觉胸前一阵剧痛,人已被李素踹得在光滑的地板上倒窜了近丈之远。

    “好个恶贼……”吴郎中只来得及喊出一句。程处默和李素并肩而上,就在度支司的这间屋子里,对吴郎中开始惨无人道的殴打……

    狂风暴雨般的拳头和脚落在吴郎中身上,吴郎中双手护住头,忍不住惨叫出声。

    这顿揍挨得没头没脑。吴郎中挨揍的同时,脑海里不停搜索李素和火器局这两个关键词,终于被他想起来了,同时也明白自己为何挨揍了。

    原本以为两个少年郎揍几下出了气便会收手,谁知落在身上的拳脚越来越重,越来越急,根本没有任何收手的预兆,反而一副把他往死里揍的架势。

    吴郎中急了,少年人有血性且冲动,行事不计后果,今日若被他们活活揍死,可谓死得轻如鸿毛,如同后世的老江湖也要躲着那些九零后一样,久经江湖的吴郎中觉得自己也要奋力自救了,不然今日怕是他的死期。

    “住手!二位且慢!且慢!我有话说!”鼻青脸肿的吴郎中凄声大喊道。

    李素和程处默也揍得有点累,于是住了手,喘着粗气瞪着他。

    吴郎中捂着身上的痛处,哀哀**半天,眼见李素和程处默越来越不耐烦,急忙道:“火器局的李监正,我知你为何而来……明日!明日便给你火器局再拨四千贯!尊意如何?”

    程处默斜眼看着李素。

    程处默的想法很简单,今日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本就为了要钱,现在看这情形,要钱的过程很顺利,揍了几下别人就服软了。

    李素心绪有点挣扎,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不是简单的要钱了,他知道,无论现在吴郎中答应了什么都是做不得数的,此事恐怕已被报进了太极宫,将来是死是活,要看李世民的意思,给不给火器局拨钱已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今日动手揍吴郎中,李素本来就抱着别的目的,这才揍了几下,吴郎中就如此痛快地答应给钱,但是李素的目的却没达到。

    不把吴郎中揍得惨一点,自己怎能博得“长安小混帐”的雅号?头上不戴一顶“混帐”的帽子,太子魏王那些人怎会放过自己?

    所以,吴郎中还得挨揍。

    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

    李素朝吴郎中投去一记同情且愧疚的眼神,吴郎中收到这记眼神,还没来得及生出死里逃生的喜悦之情,便听到李素的齿缝里迸出两个字:“再揍!”

    吴郎中大惊,彼其娘之的,你个混帐一边扔个同情的眼神一边又对我痛下杀手,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姓李的,你不要太过分……”

    狂风暴雨般的拳脚再次落到身上,湮没了吴郎中的怒喝。(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