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混世处世
    <div id="content">

    程咬金这番话令李素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一直以来他尽量低调,凡事不去争不去抢,该他出头时总是往后缩,就连去火器局应差也是懒洋洋的派头,怕的就是落入有心人眼里,从此陷入一滩无法抽身的烂泥。

    然而今日程咬金这番话说出来,李素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引人注目了,引人注目之后,怀里的三份名帖就是一个很直接的结果。

    程咬金冷眼看着面色铁青的李素,咧开嘴嘿嘿直笑。

    李素脸色愈发难看了:“程伯伯为何不早提醒小子?”

    程咬金眯着眼笑,有种老奸巨滑的味道:“提醒?你教俺怎么提醒?年少成名,天下皆知,正是险峰风光无限好之时,虽说你与程家合伙卖酒,但这是两码事,你若不自知,提醒只会让你与程家生了嫌隙,程家能得到什么?相反,俺老程若不提醒,冷眼看着你被人弄死,反而对程家更有利,从此以后卖酒的钱不用分你一半了,岂不乐哉?今日与你说的这些,俺老程已是大大亏本了。”

    难得程咬金直白了一回,话里的意思很清楚,程家与李素的关系没好到那一步,虽说程咬金拿他当子侄看,可程家是大门阀,凡事都要讲利益,没利益的事情一般不会干,与程家除了合伙卖酒外别无交集,交情还不够,凭什么提醒你?

    李素很无语,交情怎么不够了?朱雀大街上一起摸闺女屁股的交情,算得上人生四大铁了,还要怎样才够?

    话题绕来绕去,终于还是绕到三张名帖上来。

    程咬金的笑容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嘿嘿发笑的表情令李素很想冒大不韪抽他……

    “三顿酒宴。去或不去都得罪人,而且得罪的不是一般人,太子,魏王,长孙无忌,任哪一个想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臭虫……”

    李素急忙打断程咬金的话头:“小兔兔……”

    “嗯?”

    “捏死一只可**的小兔兔一样容易……”

    “就臭虫了,咋地?”程咬金环眼一瞪。

    李素无奈道:“是,捏死一只臭虫……程伯伯您接着说,小子洗耳恭听。”

    “酒宴不止是酒宴,这是逼你选边,赴谁家的宴,从此就是谁家的人,日后任何风吹草动,你都要站在背后摇旗呐喊。而眼下来说,太子究竟能不能把皇储之位一直当下去,谁都说不好,魏王泰能不能将太子取而代之,也说不好,长孙家能不能数代长盛不衰,更是无常莫测之数,这三顿酒宴。不好选啊,老夫只能给你提个醒。却不能帮你选择。”程咬金摇头叹道。

    李素垂头沉默,半晌没说话。

    前世过来的人,多少懂一些历史进程,事实上,这三方谁都没能笑到最后,笑到最后的。是一个名叫李治的人,目前好像还只是个奶娃子,比李治笑得更晚更大声的,是一个叫武瞾的女人……

    所以眼下三方说是拉拢也好,逼他站队也好。李素哪一边都不想站,跟他们混没前途,现在的麻烦是,怎样才能让这三方放过自己。

    程咬金笑道:“今日既然与你说了这么多,老夫索性也就放开一回,说吧,你还有什么疑问不懂的,尽管开口。”

    “小子尚有一问。”

    “你说。”

    李素抬头,朝程咬金直眨眼:“程伯伯曾是秦王府旧部,陛下最信任的猛将,小子想问程伯伯,这些年太子,魏王有否给程伯伯下过这样的名帖?您是如何应对的呢?”

    程咬金呆住,神情非常惊讶,定定注视李素半晌,忽然仰天大笑。

    “好个小娃子,一问便问到点子上了,果真灵醒,哈哈……”

    李素也笑:“还请程伯伯赐教。”

    程咬金笑声渐歇,捋着乱七八糟的大毛须,叹道:“俺家的娃子若有你这么灵醒,程家在俺老程之后,还可以风光三代……贞观元年,陛下册立太子,那一年太子才八岁,自是没什么心机谋略,不过,这十一年来,不论太子和魏王暗里斗得多厉害,二人却从未给老夫下过帖,他们没那胆子,小娃子,你可知原因?”

    李素抬头,定定注视着程咬金那张毛茸茸的脸,只觉得念头豁然通达。

    这是一张多么不讲道理的脸啊……

    “小子……懂了,却不敢说。”

    程咬金两眼放光:“你懂了?”

    “懂了。”

    “真懂了?”

    “真懂了。”

    “哈哈,哇哈哈哈哈……老夫忽然觉得,跟灵醒人说话果然很舒坦!”

    李素站起身,朝程咬金长长一揖:“今日恭聆程伯伯教诲,小子受益良多,多谢程伯伯。”

    程咬金叹道:“小子,你要记住,说混帐话,做混帐事,或许是招非惹祸之源,可是反过来说,说混帐话做混帐事也许是趋吉避凶之道,妙法存乎一心,火候做到了,可保一生平安。”

    “是。”

    “今日与你说了这么多,俺老程不能白说,卖酒分的帐重新理论理论,从今以后我七你三,就这么定了。”

    李素深深敬佩不已,说完了道理,马上亲身演示何谓混帐话,何谓混帐事,长辈果然是长辈。

    “不行!小子一头撞死给你看!”

    总算明白程咬金“混世魔王”的雅号怎么得来的了。

    “混世”也是处世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有点极端,或许会平白招惹许多祸事,但是却给自己涂上一层很逼真的保护色。

    有了这层保护色,谁都怕你,但谁也不会防着你。

    所以程咬金能够潇潇洒洒活到当上国公,能够获得李世民极大的信任,能够混到长安城内无论官员还是权贵皆不敢招惹,靠的便是这种混世的态度。

    一个横行霸道的混帐,一天到晚四处惹是生非,这样一个混帐,除了皇帝,谁敢用?

    程咬金对李素的提点已经很直白了,他建议李素也走这个风格,从此老混帐领着小混帐横行长安,人见人怕,鬼见鬼愁,扎扎实实惹几桩祸事出来,那时,太子,魏王和长孙家,谁敢轻易将李素拉拢至麾下?不怕引火烧身吗?

    从程府走出来,李素仰头望天,长长呼出一口气。

    三张名帖带给他的压力,顿时全然化解了,或者说,他知道该怎么做了。程府之行,不虚。

    …………

    “我以后若变成长安城里人见人憎的小混帐,你还喜欢我吗?”李素目光幽幽地投向长安城程府方向,一脸“从此我不再是好人”的萧然。

    “谁喜欢你了,不要脸!”东阳羞红着脸狠狠白了他一眼。

    河水悠悠地流向远方,李素寂然不语,不知过了多久,一根冰凉的小手指轻轻碰了他的手一下,接着仿佛受惊的小鹿般飞快缩回去,片刻之后,又有些不甘心地凑过来,两根玉葱般的手指拈着李素的一根手指,撒娇似的摇了两下,又飞快缩回去,周而复始……

    李素笑了,大方地将东阳的手拽过来,紧紧握在手心里。

    “谁让你碰我手了,快松开!”东阳红着脸,抿着笑,象征性地挣扎。

    “想牵就牵,干嘛非要我主动?你这叫矫情,知道不?”

    东阳愈发下不了台了,恼羞成怒地使劲挣扎起来。

    奈何李素力气太大了,半天没挣出他的手心,最后索性放弃,任由李素牵着她的手,气鼓鼓地瞪着他。

    很奇怪啊,同样是女人,程府的胡姬为何力气那么大,教他白白被吃了不少豆腐,而东阳力气却这么小,让他白白吃了不少豆腐……难道真是一物降一物?

    说起吃豆腐……

    李素舔了舔有些干枯的嘴唇,扭过头看了看离二人老远,背对着他们的公主府侍卫们……

    月黑,风高……吃豆腐天?

    “小宫女……”

    “嗯?”

    “坐过来一点吧,我们紧挨着。”

    东阳扭头看了看远处的侍卫,听话地凑了过来。

    “我们打个赌好吗?赌金一文钱。”

    “赌什么?”

    “赌我手脚不动,嘴也不动,却能碰到你的身子,信不信?我若碰到了你,就算我赢,你给我一文,反之我给你。”李素阴险地开始给东阳下套。

    东阳拧眉想了想,觉得不可能,于是笑道:“好,就赌一文钱。”

    “那你闭上眼睛……”

    东阳听话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翘翘的睫毛微微发颤。

    刚闭眼片刻,东阳忽然觉得**一紧,被一双大手握住,还很不安分地揉了一下,又揉了一下……

    东阳大惊,急忙睁眼,却见李素一脸坏笑地缩回手。

    “你,你你……”东阳又惊又怒,双手紧紧环在胸前,俏脸红得能挤出血来。

    “好吧好吧,我果然输了,一文钱先欠着,下次想起再给你。”

    …………

    羞得几欲投河自尽的东阳终于还是跑了。

    慌慌张张的背影在河滩外的树林里若隐若现,越跑越远,临走前仿佛气忿不过,狠狠踹了李素一脚才跑开。

    李素垂头看着仍留幽香的双手,悠悠叹息:“才十六岁,已经很可观了……做个小混帐果然能占不少便宜。”(未完待续……)R1292(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