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可理计
    <div id="content">

    </br>

    李道正没见过东阳,同样,东阳也没见过李道正。

    以前去过李素家几次,但每次去都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趁着李道正下田,小宫女绿柳远远跑到田边望风,东阳这才偷偷摸摸做贼似的潜进李家,待到绿柳跑来示警,东阳又慌慌张张跑远。

    今晚,在这惨白黯淡的月光下,李道正和东阳鬼使神差般迎面遇上。

    李素无语仰望苍天。

    若是有黄历的话,黄历上一定记载着今日忌出行,诸事不顺,宜安葬,特别宜葬那种刚谈了恋**便牵着手满村子得瑟的某县子……

    “公主殿下?东阳公主?”李道正呆呆注视东阳半晌,然后看了看东阳身后一群魁梧壮硕且面目不似善类的侍卫,李道正立马相信了。

    浑身一哆嗦,李道正双膝一软,便待给东阳下跪。

    “草民李道正,拜见公主殿……”

    东阳也吓坏了,急忙伸手去拦,忽然觉得于礼不合,又飞快缩回手,然后又觉得任由李道正跪下去于礼更不合,又重新伸出手……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东阳急得泪水在眼眶打转,焦虑的求助目光马上望向李素。

    既然和李素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东阳便已打定主意此生非李素不嫁,若是任由李素的爹跪她,虽然礼制上说得过去,但是公爹跪拜未来的媳妇,却也属于不孝。东阳急哭了。

    最后还是李素眼疾手快,一把将李道正的胳膊扶住,即将落地的膝盖被李素一架一提。重新站了起来。

    “爹,别多礼了,都熟人,大唐不兴跪的……”

    李道正两眼一瞪:“咋不兴跪咧?公主啊,皇帝陛下的女娃,咋不兴跪咧?”

    “爹,孩儿觐见皇帝陛下时也没跪的……”

    李道正粗声道:“那是你没礼数。陛下懒得跟你小娃子计较,我能和你一样么?该跪。”

    说着李道正膝盖又一软。李素咬着牙将老爹使劲又一提……

    “爹,真的……不用跪!”李素也快哭了。

    “要跪!”李道正执拗得像头犯了倔劲的老牛。

    父子俩一个拼命跪,一个使劲提,算是扛上了。

    东阳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终于想出了办法。

    “别跪了别跪了,我,我……不,本宫要回家……不,要回宫……回府安寝,来人,快,本宫好困,回去了回去了。”

    说完东阳转身便走。侍卫们也急忙将东阳团团围侍住,众人在惨白的月光下逃命般跑远。

    漆黑的小路上,只剩李家父子二人面面相觑。

    沉默良久。李道正皱起了眉,低声嘀咕道:“这位公主殿下……咋怪怪滴咧?”

    李素陪笑:“可能不太习惯见生人吧,爹,咱们回家……”

    “不对!”李道正终于回过味来了,看着李素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善:“这么晚了,你跟公主殿下在一起做甚?”

    “聊国事。公主殿下是天家之女,孩儿是天家之臣。在一起聊国事不是很正常么?”李素面不改色地说瞎话。

    “一男一女,大晚上的聊国事?”李道正眉头越皱越紧,目光也越来越严厉,冷冷注视李素半晌,忽然一脚将李素踹得一趔趄。

    李素抿了抿嘴,没吱声。

    “知道为啥踹你吗?”李道正声色俱厉地道。

    “知道。”

    “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李素笑了:“也知道。”

    “知不知道你在惹祸?惹大祸!”李道正语声带了几分颤抖。

    “不是惹祸,孩儿有计较。”

    李道正瞪着李素,良久,神情索然一叹,喃喃道:“难怪你要退亲,难怪十里八乡的女娃你都看不上眼,原来……”

    抬头看着儿子,李道正充满了黯然:“公主啊,真龙之女,生下来都是浑身冒着仙气的,是那么容易娶的么?素儿,爹对你一直是放心的,你也一直很争气,给我李家门楣添了光彩,但是这一回,你做错了!”

    李素转身看着东阳离开的方向,也叹道:“爹,谁叫我和她已遇上了,世间唯情不可理计,是福是祸,我担着便是。”

    ***********************************************************

    太极宫,甘露殿。

    李世民皱着眉批阅奏疏,神情越来越严肃。

    登基十一年了,论才干,李世民是个完全合格的皇帝,就连最挑剔的魏徵,大多数时候也是对皇帝陛下颇有赞誉,不得不承认,如今已是贞观盛世之始。

    但是论运气,李世民便差了许多,也不知是不是真有因果报应的说法,玄武门兵变,踩着手足兄弟鲜血登基,从贞观元年开始,大唐天下几乎每年都有天灾,洪灾,蝗灾,瘟灾,旱灾,如同轮值一般每年轮着来。

    天子不仁,残杀手足而致天谴,却祸及无辜百姓,类似这样的说法在市井坊间流传多年,早已不新鲜了。

    李世民其实很想令史官篡史,令民间禁言,然而,想做个英明君主,怎能篡史?怎能禁言?只好捏着鼻子无声认下这笔帐,而且还要摆出一副圣明天子胸襟博大的恶心模样。

    去年冬天的天花瘟疫过后,刚松了一口气的李世民轻松日子才过了半年,如今河北道又传来噩讯,今年入夏后,瀛洲幽州邢州等十三个州府久不降雨,遂成大旱,庄稼成片死去,显然今年颗粒无收,难民盈野数以十万计。

    十万计的难民从家园逃出,直奔关中而来,这十万人,既令李世民痛心,又是他的大患。

    搁下笔,李世民发出长长的叹息,心烦意乱地揉了揉额头。

    殿门外,宦官轻悄的脚步由远及近。

    李世民不耐烦地盯着殿门,冷冷道:“何事?”

    宦官见龙颜不悦,吓得跪地惶然道:“回禀陛下,吐火罗国使者进长安朝觐,献罕见大东珠一颗,奴婢请圣裁。”

    “一颗东珠?”李世民嘴角扯了扯,把接下来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也是友好邻邦,要的是朝觐的态度,不在乎礼物轻重。

    “既然只有一颗东珠,便赐下去吧,赐给……”李世民捋须沉吟,脑海中不知怎的浮现东阳那张俏丽而柔弱的面孔。

    那个安静的,从来不争宠,永远只是静静站在角落神情清冷地看着皇子公主们撒娇的女儿,这些年了,他从未给予过任何关**,有时候甚至连她这个人都想不起来,如今也该补偿她一番了,似乎……东阳已十六岁了,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了吧……

    李世民脸上露出莫测的微笑,朝殿门外的宦官挥了挥手,淡淡地道:“这颗东珠送去东阳公主府,朕赐给她了,再赐一些宫里的丝帛,吃食和首饰,一并送去吧。”(未完待续)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