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无妄之灾
    <div id="content">

    李素对富贵人家的定义是,有管家,有杂役,当然,最主要的是内院要有丫鬟,环肥燕瘦,姿色千秋,主人一大早躺在床上还没睁眼,便有一群莺莺燕燕上前软软糯糯地轻唤“老爷起了,奴婢为老爷梳洗……”

    封建帝国的腐朽堕落如何体现?这就是了。¢£頂¢£点¢£小¢£说,x.

    人牙子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衫,很猥琐的模样,眼珠子不停乱转,一看就不是老实人。

    “这位郎君官人且看,小人手里的丫鬟可是长安城最好的货色,别看她们穿得破烂,洗把脸仔细收拾一下,却也是国色天香的美貌佳人,无论是安置在内院当奴婢,还是收了房当妾室……”

    “行,行了,你别吹了,脸皮厚成什么样,竟好意思说‘国色天香’,就这么几号芦柴棒似的女娃子,跟国色天香有一文钱关系吗?”

    人牙子回头看了看女娃们的姿色,说国色天香委实有点夸大了,不由讪讪笑了笑。

    李素慢吞吞地道:“你也知道,这里是县子府,皇帝陛下正经封的爵,府上的丫鬟奴仆不求姿色多美貌,最少要端庄,要灵醒,要有眼力……”

    人牙子急忙点头附和。

    李素缓缓环视这五六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恰在此时,身后的老爹李道正“哈啐”一声,一口浓痰吐在院子正中。

    小姑娘中一个十来岁的女娃怯怯地站出来,左右扫视一圈,找到了槐树下立着的一柄铁铲,然后默默将李道正刚刚吐的痰铲走,铲到槐树根下的土面上,用泥土盖住。最后老实走回队伍里垂头不语。

    李素眼中露出欣慰之色,终于有人干这活了,结局有点瑕疵,铲走后应该扔进史家院子才是正确的做法,没关系,回头可以教育一下。

    见顾客眼中露出欣慰之色。人牙子高兴极了,凑到李素耳边小声道:“刚才这小女娃有眼力,郎君认为怎样?”

    李素欣然笑道:“不错,确是个有眼力的女娃……”

    “就要她了?”

    反手指着一个十三四岁发育得最好的:“不,要那个有胸的……”

    人牙子:“…………”

    “好了好了,全都要了,去跟我爹要钱,至于你们,后院有厨房和浴室。自己去烧热水,把身上洗一遍,一定洗干净,厨房有面有饭,饿了的自己去做饭先吃饱,明叫管家给你们量身做衣裳,别楞着了,快去。”

    人牙子走后。李道正双目无神倚在门边,刚刚被洗劫般绝望的眼神。呆呆地注视着前方,良久,幽幽地叹口气,带着哭腔颤声道:“活不成咧,用了好多钱咧……”

    李素抿了抿嘴,懒得安慰老爹的脆弱玻璃心。

    以后宅子还要扩建。他还想买几个乐师和胡姬养在家里呢,那价格可比买丫鬟贵多了,这点钱就受不了,以后还不得跳井啊。

    *********************************************************

    家里添了管家杂役和丫鬟后,明显多了许多人气。不再是父子二人孤零零的度日了。

    夜里伴随着几声犬吠蛙鸣,还有前院管家领着杂役和丫鬟们大扫除传来的窸窸窣窣声,李素躺在床上,舒服地沉入梦乡。

    深夜,长安东郊二十里外忽然爆出一声巨大的声响,紧接着火光冲天,人叫马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扰乱了太平村的宁静,飞驰到泾阳县子府门前停下,然后使劲拍打着门环。

    很快,管家披着单衣一脸苍白地跑到内院门口,大声喊着内院的丫鬟,李家各房的灯火次第点亮,被叫醒的李素一脸不爽地走出门口。

    “少郎君,金吾卫飞马来报,火器局走水了!”

    …………

    满脸铁青的李素策马随着报信的金吾卫将士赶到火器局。

    火器局的主宅无事,四个工坊却全部燃烧着,其中一个工坊根本已炸成了渣,熊熊的红色火光照亮了半边天。

    火器局外人声鼎沸,身影幢幢,无数金吾卫将士和工匠端着盆瓢,朝里面泼水,许敬宗,陈堂,杨砚等官吏站在外面力竭声嘶地叫喊着什么。

    见李素匆匆走来,所有人自觉让开了一条道。

    “工坊里还有人吗?”李素第一句话劈头问道。

    “三十来个工匠,跑出了十来个,其余的全都……”陈堂整张脸被熏黑了,带着哭腔顿脚道。

    许敬宗的脸色在火光中愤怒的扭曲,红色的火光映照在脸上,显得特别狰狞。

    “监正大人,此事定要究罪!大人定下的安全章程,工匠竟然阳奉阴违,而致出了大事!定要究罪,死了都要究罪!”许敬宗咆哮道。

    “闭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救人,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活人,锅碗瓢盆什么的,能盛水的全拿来,所有人排成四条长队,取了水一个个往前递,这样最快最省时间!”李素扭头四顾:“派人去长安报信了吗?”

    “派了人,但是长安城门坊门已关,非紧急军情而不得入,要到天亮才能进城。”

    顺手夺过旁边一人手中的木盆,李素咬牙道:“救人灭火,朝工坊里面喊话,看有没有人回应,金吾卫将士都去取水,有官职在身的先上,我带头!”

    说完李素端着盆便冲往燃烧着的火场,奋力将水泼到火堆里。

    转过身准备再去取水时,一只苍劲有力的粗糙大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李素扭头,火光摇曳的虚影里,杨砚那张刚正的脸正对着他。

    “监正大人统领全局,不可轻身犯险,灭火救人的事由下官和将士们来!”

    抢过李素手里的木盆,杨砚拖着略见瘸拐的腿,费力地取水,泼水……

    火场远处,十来名工匠浑身伤痕,垂头丧气站成一排,许敬宗面目狰狞一个个地厉声问话,显然在追究责任,调查元凶,问到气极之时,许敬宗大怒,扬手朝其中一名工匠脸上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李素看在眼里,脸颊抽了抽,却没吱声。

    他也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个杀才不按他定下安全守则操作,而导致了这场大灾。(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