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挑拨是非
    <div id="content">

    结仇容易,释仇却不易,且释且珍惜……

    这一天李素自认为过得很有意义,昨天结下一个仇家,今日少了一个仇家,或许这个仇家还是有点气不顺,或许短期内不太可能成为朋友,但是少了一个仇家就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所谓“快意恩仇”,或许活得洒脱不羁,但永远不是李素想要的生活,一个人若想这辈子活得安稳一点,平静一点,除了少惹事,更要少结仇家,能化解的仇恨一定要果断化解,恩情可以过夜,仇恨不能,每过一夜,仇恨便愈增一分。

    当然,若是自知化解不了的仇恨,就不必浪费精力和时间了,设个局也好,痛下杀手也好,赶紧把仇人灭掉才是王道。

    杨砚提出下工坊造火器,李素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不知怎的,对这个昨天才抽过的人,李素竟有些欣赏了,杨砚做人或许有点失败,但做事还是很务实的,火器局里有这么一位属官,对他来说不是坏事。

    当然,若昨天是杨砚抽了他,李素就绝不会这么想了,山无棱,天地合,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他才是对自己人生负责的做法。

    矛盾解决了,杨砚半躺在竹榻上沉吟半晌,忽然给李素拱手又行了个礼。

    李素挑挑眉:“此礼又是为何?”

    杨砚叹道:“此礼只为多谢监正大人给下官留了面子。今日单独把下官叫到校场说道理,没有当着火器局上下的面令下官颜面尽失。”

    李素笑道:“昨日抽你明正典刑,所以必须当着大家的面。一则灭你之威,剪你羽翼,二则立我之威,今日讲道理就不必再折损你颜面了,一收一放,你我心照便是。”

    杨砚定定看着李素,打量许久。感慨般摇头:“监正大人行事老练豁达,下官实在不能相信你居然只有十多岁……唉!”

    李素眨眨眼:“你就当我活了两辈子吧。”

    二人对视。释然一笑。

    扬手叫来杂役抬走杨砚,让他继续回去养伤,李素负着手往火器局的工坊走去。

    一边走脑子里一边琢磨着造火器的事,李世民现在的胃口有点大。区区震天雷已不能满足他的*了,况且震天雷这东西用在战场上局限性也很大,碰上阴雨天气,火器根本派不上用场。

    还有什么火器能在目前的工艺水平里造出来呢?地雷?

    似乎明朝就有简易版地雷了,只是具体的做法,还得仔细搜索一下脑子里枯竭得可怜的记忆……

    最主要的是,地雷这东西做好后不容易实验,要不,让许敬宗踩上去试试?

    走着走着。迎面遇到了许敬宗。

    许敬宗躬身行了礼,一脸好奇地看了看校场方向,用一种“我是你心腹”的自己人语气悄悄道:“监正大人刚刚又教训杨监丞了?”

    李素一楞:“教训?不。没教训,和杨监丞心平气和谈了谈,发现我和他皆是志同道合之辈,昨日的小小仇怨便一泯了之了。”

    “志……志同道合?”许敬宗呆住了。

    “对,志同道合,大家都有一颗为大唐舍生忘死的赤子之心。许少监,这颗赤子之心你还稍有欠缺啊。刚才杨监丞说你是坏人,本官深以为然……”

    “我是坏人?”许敬宗大怒,差点跳脚,涨红了脸怒道:“他才是坏人!”

    话刚说完,许敬宗忽然警醒,无比幽怨地看了李素一眼:“李监正你又诳我……”

    李素不置可否地哈哈笑了两声,抬步便走。

    留下许敬宗惊疑不定地站在原地,一会儿看看李素的背影,一会儿又看看杨砚养伤的屋子,神情犹豫踯躅,似乎在挣扎到底要不要相信李素的话。

    良久,许敬宗狠狠一咬牙。

    很好,嘴上说不信,身体还是很诚实……

    背对着他的李素一边走一边露出了邪邪的笑容,没错,就是霸道总裁经常用的那种“邪魅狂狷”的笑。

    就不喜欢下属们一团和气,就不喜欢大家抱成团,下面的人都和气了,他这个上司怎么工作?怎么制衡左右?

    *********************************************************

    平静无波地过了十来天,李素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日子,也不觉得无聊,实在无聊就照镜子,很玄妙,镜子里似乎有另一个时空,照着照着,一两个时辰不知不觉就过去,然后混到下班打卡走人……

    杨砚确实是个做实事的人,养了十来天后咬着牙下了床,二话不说进了工坊,跟着工匠们学着造火器,每日每夜扑在工坊里,工作劲头直追赶英超美大跃进。

    相比之下李素消极多了,平日若无必要绝不接近工坊一步。

    说是工坊,其实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火药桶,一不小心便炸了,跟着屋子一同白日飞升的瞬间,李素回忆自己的短暂的人生,一定会觉得空虚寂寞冷……

    …………

    几天后,长安城忽然沸腾起来。

    侯君集刘兰牛进达三路大军凯旋回朝,全城百姓皆欢欣鼓舞,自发出城相迎。

    出征时五万关中子弟,松州之战伤亡五千余,突进吐蕃又伤亡五千余,回来时不到四万人。

    大军进城,李世民率领满朝文武,亲至长安正南门明德门相迎。

    凯旋的队伍连绵十余里不见尽头,与出征时相比,终究少了许多人,迎接的百姓人群里不时爆出一声哭嚎,周围的人皆温言安慰,大家都明白,这定然是战死的关中子弟的老父母。

    李素作为此战最大的功臣,也被李世民下旨出城伴驾迎军。

    长孙无忌,李靖这些大佬自然陪伴李世民左右,而李素则非常低调地躲在一群六七品的低阶官员人群里不显山不露水。

    程咬金咧着大嘴跟李世民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引得李世民又气又笑,大脚踹去狠狠笑骂了句老货,程咬金忽然回头大嚷:“李素那个娃子呢?此战侯君集三人皆记小娃子为首功,此时怎可不见人影?”

    程咬金一嚷嚷,旁边的李世民也淡淡点头,引得长孙无忌,李靖,李绩等人纷纷回头寻找。

    李素心一紧,假装没听见,身子在人群里愈发矮了一截。

    谁知程咬金这老货招子太犀利,李素再怎么低调,终于还是被他发现,大步走过去,拎鸡崽似的单手将李素衣领拎起来往前拽。

    “哇哈哈哈哈哈……小娃子又被俺生擒一回!”

    ********************************************************

    ps:有个聚会,所以字数少了一点点。。大致来说还是颇为勤奋的,给自己点个赞。。

    对了,还有,求月票。。。(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