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冷静屠夫
    <div id="content">

    </br>

    杨砚是进士,杨砚是朝官,杨砚的靠山是长孙家族……

    杨砚是什么都好,都不能阻止今日李素抽他。

    李素真为自己的宽容胸襟而感到骄傲,第三次了,这一次绝不再原谅。

    杨砚气笑了:“我大唐立国二十载,可从没有上官责打属官的先例,我乃贞观三年进士,正经的朝官,抽我?你可以试试。”

    李素很认真的点头:“我真想试试。”

    使劲一拍瘦弱的胸膛,杨砚难得地发出一阵豪迈的大笑:“果然是名满长安的少年郎,来,抽轻了算你徒有虚名!”

    李素也笑,笑得比杨砚更大声:“既然你有如此**好,本官一定满足你。”

    二人相视大笑,笑着笑着,二人同时收声。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火药味,二人的目光冰冷对视,在半空中碰撞出小小的火星,终于,空气被引爆了。

    “来人!”李素忽然大吼。

    两名火器局的差役站在玄关前抱拳。

    “将杨砚拖到前院去!”李素指着杨砚道。

    两名差役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却不敢上前。

    杨砚哈哈大笑:“不用烦劳,我自己去。”

    说罢杨砚起身,大步走向前院,动作很潇洒,背影很飘逸,围个围脖就更神似走向刑场的革命党了。

    …………

    火器局的建筑格局并不大。后面的工坊才是占地最多的建筑,前院则显得颇为逼仄。

    杨砚已走到前院站定,含笑冷冷地注视着李素。

    四周围了不少文吏和工匠。密密麻麻数十人挤在窄小的院子边缘,人人吃惊地看着李素和杨砚,从消息灵通人士口中打听到火器局监正大人居然要责打杨监丞,人群中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

    十来名差役手中握着军棍,迟疑地站在杨砚身后,他们神情惶恐,一脸苦相。

    李素看着冷笑不已的杨砚。越看越觉得那张脸很讨厌。

    “查,火器局监丞杨砚跋扈专横。违命孤行,屡犯上官,今日本官明正典刑,责令杖击十记。以儆效尤!”

    杨砚大笑:“好,我便睁眼看着,看你黄口小儿怎样责打朝官!”

    李素嘿嘿冷笑数声,暴然喝道:“打!”

    差役手执军棍,却无一人敢上前,杨砚是官,而他们只是不入流的差役,谁敢打朝廷命官啊?

    李素身后传来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许敬宗踉踉跄跄赶来。

    “监正大人。这……怎地闹成这样?打不得啊……”许敬宗到底顾忌李素的面子,凑在李素耳边焦急地劝道。

    “我真想知道,今日我抽了杨砚之后有什么后果。”李素皮笑肉不笑地道。

    “监正大人。这杨砚真打不得,别忘了,他与长孙家……”

    许敬宗劝到一半忽然住了嘴,因为他看到李素扭过头,微笑地看着他,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目光中的冰冷和决绝告诉他,这个杨砚。他今日抽定了。

    然后,许敬宗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世人眼里的李素,他治过天花,作过绝世佳诗,酿出过美酒,发明过活字印刷术,献过推恩国策,也造出了令吐蕃伤亡数万的震天雷……

    李素做过的一切,在知情的圈子里悄悄传开了名声,然而,世人却似乎忘了他还做过一件事,——他亲手杀过人,而且杀的还是两个壮汉,无论出手的时机还是部位,皆可知其人心性何等狠辣。

    这样一个人,今日若铁了心要抽杨砚,谁能拦得住?

    许敬宗长叹口气,他不打算劝了。

    差役握着军棍,却迟迟不敢迈出一步,李素的命令看来他们是不打算执行了,不执行顶多丢了饭碗,但若执行了,丢的可能是吃饭的脑袋。

    李素叹气,看来今日还得自己动手了。

    几步跨上前,劈手夺过差役手中的军棍,李素高高扬起,在众人惊愕慌乱的目光注视下,军棍带着骇人的呼啸声,横落在杨砚的背脊上,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响。

    杨砚被抽得一个踉跄,发出痛苦的闷哼,转过头看了李素一眼,那一瞬间,杨砚眼中布满了不信与愕然。

    他没想到,李素这黄口小儿居然真敢抽他。

    又一声呼啸,第二记军棍落下,重重砸在杨砚的背脊上,李素没留任何力道,而是运足了力气,杨砚终于承受不住,发出痛苦的哀嚎,身躯软软倒地。

    李素浑然不觉,第三记军棍裹挟风雷之势继续落下,然后第四记,第五记……

    毫不留情的军棍下,杨砚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不停打滚。

    李素目光冰冷,像一个冷静而疯狂的屠夫,一任屠宰的动物在自己脚下惨叫哀嚎,落下的每一棍仍旧那么的坚定,那么的冷静,连每一棍的力道都是那么的一致。

    不知不觉,十记军棍打完,杨砚横躺在地上,连**都没了力气,全身不停地痉挛,裸露在外的手臂布满了一条条青肿淤血印记。

    李素微微有些**,该锻炼了啊,这点运动量就累得不行了……

    懒得垂头再看杨砚的下场,人性就是这么直白的东西,任你平日怎样一副不畏强权,誓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的架势,棍子落到身上,惨叫声不比懦弱者小,甚至更大,种种所谓的正义形象被强权和暴力涂抹之后,只会愈发可笑和悲哀。

    缓缓环视四周的人群,众人皆敬畏地看着他,不但不敢与李素的目光接触,李素目光所及,人群甚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很好,气也出了,该教训的人也教训了,顺便还立了威,这顿抽非常值得,而且非常有必要。

    扬手指了指站在人群中讷讷不敢言声的陈堂,李素忽然露出了和煦的微笑:“叫两个人把杨监丞抬去屋里,再去长安城里请个大夫来瞧伤,给杨监丞买点增补的汤药和肉食,嗯,顺便把杨监丞管的帐簿拿过来,别担心花钱,从今日起,火器局里的帐由本官管了,快去,叮嘱杨监丞好好养伤,身体最重要……”

    陈堂吓坏了,呆呆地看着李素由凶神恶煞的屠夫突然变成了一副关怀下属的嘴脸,陈堂感到很害怕,实在很不适应突然转变的画风……

    ……监正大人是不是疯了?

    *******************************************************

    ps: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吗?没错,求月票!!这个月只剩三天了啊,老贼忍不住做做白日梦,咱们的月票榜名次还能往上蹦跶一下吗?(可怜楚楚的萌脸……)(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