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错综关系
    <div id="content">

    </br>

    追根究底,野兔是罪魁祸首,是它把堂堂吴王殿下引入万恶的深渊,然后一边啃着青草,一边哼着愉悦的歌儿蹦蹦跳跳跑远……

    很好奇啊,给吴王殿下制造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那只可**的小兔兔有没有反省过自己?

    “兔呢?”李素没头没脑忽然问道。

    “啊?”李恪茫然看着他。

    “那只野兔呢?”

    李恪很无语,咱俩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当然跑了,难道你以为我还有闲心去捉它?”李恪的俊脸有点扭曲。

    李素咧咧嘴,神情颇惋惜。

    其实兔肉有很多种做法,红烧清炖两相宜……明让金吾卫的弟兄们帮帮忙打两只。

    挠挠头,李素正色道:“先请吴王殿下见谅,此事下官已遣人上奏太极宫了,陛下曾有过严旨,火器局方圆任何风吹草动必须上奏,否则治以重罪,而吴王殿下今日真是……你被金吾卫将士发现时离火器局仅距一里,下官不得不上奏了,毕竟金吾卫众将士和火器局上下同僚都知道了此事,瞒都瞒不住。”

    李恪倒是颇通情理,垂头丧气点头:“我知道,我不怪你,今日……今日真不知犯了哪路凶煞,稀里糊涂的闯到这里了,我亦知隐瞒不住,只求李贤弟一件事,来日若父皇召见,让你详述始末,还请贤弟一定为我美言,我……真是无意的啊!”

    “一定一定……”李素的回答有点敷衍。

    这事说来有点严重。这两年来太子荣宠不减,而李世民又莫名其妙对魏王李泰表示出极大的宠溺,朝野和民间本就议论纷纷。如今吴王李恪又非常诡异地闯进了被列为大唐极度机密的军事禁地,而且直到一里开外时才被发现,这事还真说不清楚了,谁知道这位皇子殿下怎么闯进去的?谁知道他闯进去到底是追兔子还是别有所图?

    李素只是个小人物,他没有资格扯进这么可怕的漩涡里,所以最好离它远一点。

    “吴王殿下,事情说清楚了。殿下是不是该回府了?”

    李恪显然也怕极了,索性耍起了无赖。两腿交叉一盘,哭丧着脸叹道:“我不走了,我就住在这里,父皇的旨意没到之前。我一步都不离开,父皇若一直没有旨意,我……我……”

    李恪说着忽然嘴一咧,哭道:“我就死这里算了!”

    李素想笑,见李恪哭得伤心,又觉得不太礼貌。

    回想一下这座营帐四周的环境,嗯,聚风藏气,鱼跃鸢飞。山脉起伏逶迤,潜藏剥换,却是绝佳的风水宝地……这家伙不会是看中了这里的风水。特意来寻死的吧?

    “殿下勿忧,真不是大事,如实解释陛下必不疑你,下官也会尽力在陛下面前为你转圜开脱。”

    李恪闻言这才稍敛忧虑,止住了哭声。

    想开了,心情索性也放开了。反正只等李世民宣判就好,李恪使劲一擦眼泪。吸了吸鼻子道:“有吃的吗?我饿了,还有……上次在程家喝的那种五步倒,也弄点来,我……”

    李恪忽然悲从中来,眼中又蓄满了泪水,哽咽道:“若能大醉而死,倒也不枉人世一遭……”

    李素赶紧点头,来者是客嘛,要什么满足什么。

    “殿下还想吃点什么?”

    “兔子肉!”李恪目光突然变得很凶狠,咬牙切齿地道。

    李素高兴极了,就冲这个**好,他决定真的帮李恪美言一次。

    *********************************************************

    吴王李恪果真住在火器局十里外的金吾卫营帐里不走了。

    不仅如此,他还派了人进太极宫解释,说此举只为辩明心迹,以证清白。

    然而玄妙的是,直到第二天下午,太极宫也迟迟不见有旨意宣召李恪进宫解释,也没有宣召火器局或金吾卫的任何一个人进宫,李世民仿佛完全把这件事忘记了似的,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反应反而是最可怕的反应,连李素都察觉到不对劲了,李恪的脸色愈发苍白,整天坐在营帐里一动不动,王府卫士好心拉他出去晒晒太阳,一碰他就杀猪般的嚎叫,反正死活不肯走出营帐一步。

    李恪不肯走,李素自然也不能走,作为火器局最高领导,吴王眼下的精神状态又很不好,若他出了什么事,李素该倒霉了,于是只好留在火器局过夜。

    第二天大早,李素依礼拜见了吴王后,回到火器局准备睡个回笼觉,许敬宗一脸怒意走来。

    “监正大人,杨砚那老匹夫……太过分了!”许敬宗劈头就是一句。

    李素好奇地看着他,能让好脾气的许敬宗骂出“老匹夫”这个字眼,杨砚一定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缺德事。

    “杨监丞咋了?”

    许敬宗愤怒一哼:“今日下官想看看火器局的帐簿,算一算户部拨银所余几何,找杨监丞要帐簿,谁知那老匹夫竟说此乃吏部交给他的职司,帐簿任何人不得查看……”

    李素眉头皱了起来:“火器局的帐簿是杨监丞管的?”

    许敬宗满脸怒意瞬间化作深深的无奈,非常无语地看着李素。

    身为最高领导,居然连管帐的人都不清楚,你不羞吗?

    “监正大人,这杨老匹夫管的事情不少,除了帐簿,他还管火器局里的文吏和工匠,监丞以下人员他皆有任免权……”

    李素脸色有点难看了,一个单位里最重要的财务权和人事权竟被拿捏在这个老匹夫手里,他这个最高领导算什么?

    阴沉着脸看着许敬宗,李素语气有些不善:“你是少监,官职比他高,眼看他掌握如此大权而不管?还有,区区一个监丞,吏部为何授他如此重权?”

    许敬宗脸色也很难看,顿了片刻,迟疑地道:“监正大人或许不知,这杨砚是贞观三年的进士,众所周知,考进士前是要投行卷的,杨砚当年的行卷……投到了长孙无忌的府上,而长孙无忌收了他的行卷,……长孙无忌在贞观元年曾任过尚书右仆射兼……吏部尚书。”

    ********************************************************

    ps:冲老贼今天更新如此早,此处应有掌声加月票。。。吧?(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