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误闯禁地
    <div id="content">

    </br>

    配好的火药被送进工坊,一百名工匠等在那里,他们的工作是火药填装,仍按李素以前的做法,里面再掺一些诸如铁钉,碎铁片之类的东西,杀伤力……也是醉了。

    “陶罐不合适,或许可以换一种别的……”李素沉吟道。

    领导下车间视察工作,总要指导几句的,李素跟工匠们比起来勉强算是行家,倒也不存在外行领导内行。

    许敬宗拿起工坊桌上一个空陶罐在手里翻看,疑惑道:“当初松州之战,监正大人也是用这种陶罐装填火药啊……”

    李素笑道:“当初是因为临战之前,时间紧迫,而且大军驻地是荒郊野外,只能就地取材,勉强用陶罐应付,然而陶罐易碎,砸到地上便裂开了,火药燃烧时若没有一个完全密封的环境,绝然不可能产生杀伤力,现在咱们有条件了,自然要换个更好的。”

    许敬宗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换铁皮的怎样?怎么砸也砸不坏。”

    李素笑笑,铁皮自然是好,可是打造铁皮就要功夫了,这年头没有冲压车床,要把铁皮打得其薄如纸需要铁匠花大力气,至于后世那种香瓜形状的手雷,以目前的工艺水平,就更别指望了。

    “试试也好,请几位铁匠来,先试试用铁皮罐子填火药,然后看看效果如何。”

    许敬宗急忙应了,这种小事自然由他……安排别人去办。

    虽然懒散。该办的公事还是要办妥当,毕竟这不是一个**制的年代,他的脑袋能不能安稳长在脖子上。全看李世民的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李世民发现李素太懒,简直懒得要死,于是说不定他就真的死了……

    火器局除了工艺,更重要的是安全问题了,毕竟这个年代谁都没接触过能爆炸的火药,一个小工坊里聚集着几十上百个工匠。任谁一不小心手贱一下,说不定就是整个工坊飞上天。

    为了自己能活到寿终正寝。也为了给火器局的同僚下属们少造点杀孽,李素决定回去弄个安全生产的规章条陈出来,一定要严格执行,嗯。就交给杨砚去监督,这家伙适合干这种事。

    和许敬宗离开工坊,二人边走边聊,聊的不完全是公事,也有风花雪月,长安城的哪家青楼有高丽女,教坊司的哪个犯官女儿容貌秀丽歌舞上佳而且懂得侍侯男人等等,许敬宗这个坏同志有把李素拉下水带坏他的心思。

    …………

    二人走到火器局大门前,李素准备骑马回家时。一名披甲的折冲兵曹匆匆走来,李素眯了眯眼,认出这人是外围护卫火器局的金吾卫将领之一。

    “末将拜见监正大人。少监大人……”兵曹匆匆抱拳行礼。

    “有事吗?”许敬宗立时变了模样,一反在李素面前的和煦友善,露出淡淡的官威,虽然新近被贬官,但许敬宗好歹也是秦王府的旧部,官威这东西养成不止一两年了。

    “火器局东南一里开外。金吾卫将士拿下十名……”兵曹犹豫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定义那群被拿下的家伙。片刻后才支支吾吾地道:“……十名细作。”

    “十名细作?”不止李素,连许敬宗都吃惊了,这世道怎么了?哪个没长脑子的敌人干的?派细作刺探机密居然还扎堆的派,这家伙难道是批发商出身?

    “对,十名细作,陛下有令,凡接近火器局方圆三里内的,皆须拿下并且上禀,此十人已被将士们拿下,请监正和少监大人处置。”

    兵曹说完神情很怪异,李素眼尖发现了,皱眉道:“你的话没说完吧?”

    兵曹看了李素一眼,很快垂头道:“是,那十名细作喊冤,为首者竟是……吴王殿下,吴王殿下说是出城游猎误闯此处,末将不知真假,请监正和少监大人定夺。”

    吴王李恪?

    李素脑海中迅速浮现李恪那张温文尔雅的脸,扭头看了看许敬宗,发现他也是一脸苦笑。

    “这事……可真是麻烦了,陛下有过严旨,火器局任何风吹草动皆须如实禀奏,隐瞒不报者将治重罪,吴王殿下游猎怎会闯到火器局来?咱们火器局外围的金吾卫探哨可是放出了十里开外,但有误入者,早在十里外便该出声示警,令其绕道而行,吴王殿下闯到一里外才被拿下,……他是怎么闯进来的?”许敬宗疑惑道。

    三人沉默不语,神情却愈发凝重。

    确实是个麻烦,上不上报都得罪人,而且李恪怎么闯进火器局范围一里内,本身就是个很诡异的事情。

    沉默中,许敬宗和兵曹的目光都投向李素。

    没办法,整个火器局里,就数李素的官最大,火器局就是因为李素而设立的,出了这种棘手的事,只能由李素定夺了。

    李素觉得自己摊上事了,曾和李恪有过一面之缘,虽然算不得深交,二人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但李素真心不想把这件事情弄得太复杂,也很不愿相信李恪别有所图,就当是李恪游猎真的走错了路,真的误闯进来,然后大家见面笑说几句,就当这事是个误会,说清楚了拍拍屁股就走,什么事都没发生。

    沉默许久,李素终于表态了。

    “还是如实向陛下禀奏,麻烦金吾卫的弟兄现在派个人进宫,话说清楚,吴王怎么辩解的也要一字不漏报上去,只说看见的和听见的,不要添油加醋。”

    兵曹急忙点头,抱拳行礼后匆匆离开。

    李素看着许敬宗,许敬宗仰头看天,喃喃道:“天气邪性得很,说话就要下雨了。得去工坊交代一下那些杀才,莫让火药受了潮……”

    一边说一边走远。

    李素恨恨咬牙,果然是个只能共享福不能共患难的货!

    *********************************************************

    吴王李恪垂头丧气坐在火器局十里外的金吾卫营帐里。

    李素掀开营帐帘子。第一眼便见到他那张英俊里透着浓浓倒霉味道的脸。

    毕竟是皇子,金吾卫将士说是“拿下”,其实对李恪还是很客气的,根本没有任何捆绑锁拿的迹象,李恪独自一人坐在偌大的营帐内,面前的矮几上甚至还摆着一碗**酥,这待遇简直是宾至如归了。

    门外也没有安排任何监视或看管的守卫。完全一副任李恪来去的样子,只要李恪敢走。金吾卫绝不会阻拦。

    ……李恪不敢走,反而神情惶恐地坐在营帐内,连起身都不敢,仿佛跨出营帐外一步都是了不得的大逆之举。

    李素一脚跨进营帐。李恪木然抬头,见是李素,李恪眼中顿时注入了神采。

    “李兄弟,误会啊,真是误会啊!快救救我!”

    贵为皇子倒也颇识时务,见面就称兄道弟了,上次在程咬金家可没这么热情……

    “原来真是吴王殿下……”李素露出很吃惊的模样:“金吾卫将士禀报的时候,下官还不怎么相信呢,殿下您这是……”

    李恪哭丧着脸。额头不停冒着汗,显然他也明白误闯军事秘地的罪名有多重,父皇虽然对他极尽荣宠。但不会宠得毫无底线,这事说大可大,说小……还真不小。

    “误会了啊,真是误会了,我在府里闲极无聊,于是便想出城游猎……贤弟你看。你快看看,我此刻还是狩猎的服饰呢。还有你看看这弓,这箭壶,还有我那九名王府卫士的打扮……真是游猎啊,我一个闲散皇子,哪敢有别的不该有的心思……”李恪急得快哭了。

    李素这才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嗯,果然没错,真是狩猎的装备,穿着一身黑色的武士短衫,腰间扣着一根铁制镶玉的腰带,肩膀以下斜搭着兽皮铜扣,背上背着一个箭壶……

    “殿下莫跟下官解释了……”李素苦笑道:“此事可大可小,下官担当不起,只能如实上奏陛下,由陛下定夺,现在金吾卫已派人入宫了,殿下不如暂且回府,等待陛下召见询问如何?”

    李恪脸色一白,失神般重重坐下,喃喃道:“这么快就奏上去了?我……真是误闯啊。”

    李素也不太忍心,然而还是好奇地问道:“据下官所知,火器局外围十里已布下金吾卫探哨,凡有接近者皆喝止,殿下怎闯到离火器局仅一里之遥才被金吾卫发现?”

    李恪重重叹气道:“我怎知道?今日以前我根本不知火器局设在何处,早晨出城游猎,骑马刚上了乡陌小径便发现了一只野兔,我领着王府卫士们策马追赶,一直追了好几里地,连我们自己都迷失了方向……”

    李素咂摸着嘴,这情景……似乎西游记里见过,那蠢萌蠢萌的唐僧也是这样一次又一次被妖怪引去的,而且还不吸取教训,第二次又上同样的当……

    “后来呢?”李素渐渐听出趣味了,现在真想翘个二郎腿,然后买包瓜子……

    李恪索然叹气:“后来那只该死的野兔终于停下,于是我便悄悄搭弓引箭准备射杀它,谁知一根绳子从天而降,把我从马上掀翻在地,然后无数支矛戈指住了我啊!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

    李素叹息,好熟的歌词,都想跟着唱起来了……

    *****************************************************

    ps:还有一更。。。是的,久违的这一句。。。还有一更。。。

    还有一句久违的。。。求月票!!(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