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官职加身
    <div id="content">

    东阳不明白李素想念的家为何在前世,她只觉得刚才那首曲调里有一种深深的哀愁,仿佛一阵绵绵的冻雨,直接淋进了她的骨髓里,令她忧伤到颤栗。↖頂↖点↖小↖说,

    他……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那个故事有喜有悲,有笑有泪,他的诗,他的国策,他造出的震天雷……或许都在他的故事里。

    东阳很想听这个故事,但良好的教养告诉她,他不想说,她就不能问。

    静静看着李素沉默的样子,东阳忽然劈手夺过了他手里的陶笛,道:“以后别吹这个了,吹得人心里慌慌的,不好听。”

    李素被她从乡愁中惊醒,笑了笑,无所谓地点头。

    东阳把玩着手里的陶笛,嘴里哼哼有声,似乎在默记李素刚刚吹奏的曲调,过了一会儿,抿着嘴悄悄笑了笑。

    “李素,这里便是你的故乡。”东阳重重地道。

    李素怔然,随即举杯饮尽冰凉的葡萄酿,漫声吟哦:“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声渐凝噎,似向前世告别。

    ***********************************************************

    唐朝的宦官很辛苦,特别是唐朝初年的宦官,不跑腿时只是个侍侯贵人的角色,跑腿时也只是个传话的,长安城内还好说,恨的就是李素这种人,住在离长安城六十多里,骑马跑断腿也不见这新封的混帐爵爷掏出点小费慰劳一下。

    宫里来了旨意,陛下宣召李素进宫奏对。

    李素只好穿上那件略显娘炮的浅绯色官服,腰间挂上一个银鱼袋。骑上马儿跟着宦官进了长安城太极宫。

    李世民仍在晖政门内的安仁殿召见他,今日的李世民只穿了一身黄色便袍,跟东阳说的一样,大殿四周果然摆放着许多冰块,宦官内侍卖力地扇着大团扇子,李世民仍热得额角冒汗。以往所见的皇帝威仪今日全然不复,嘴里甚至噶嘣噶嘣嚼着冰块。

    “这天气,热得邪性……”李世民皱着眉,朝宦官示意了一下,宦官急忙将一碗细碎的冰块捧送到李素面前。

    李世民扬扬眉:“来一块?”

    很暖心的待客方式,类似于前世的陌生人见面先发一根烟当作打招呼,彼此间的陌生感随着烟雾缥缈瞬间消逝殆尽。

    李素当然也不客气了,他也很怕热的,更何况最近不知为何。脸上又冒出一颗青春小红痘,估摸是天气热上火,烦得彻夜难眠,总觉得没脸见人,照镜子都没心情了。

    消火的冰块,实在不能拒绝……

    迅速拈起一块扔进嘴里,然后……君臣二人相对无言,同时噶嘣噶嘣……

    “朕意长安城东郊二十里外划一块地方。驻重兵把守,设火器局一。你任监正,正五品,另任少监二人,匠作百人,专司研制火药震天雷之用,三日后上任去吧。噶嘣噶嘣……”李世民嚼着冰块把该说的都说了,这次没有一句问句,简单的说,这不是奏对,而是宣李素进宫听圣旨。

    李素无辜地望着他。同时,无辜地嚼着冰块:“噶嘣噶嘣……”

    李世民盯着他:“你有话说?”

    “有。”

    “奏来。”

    李素三两下嚼完冰块,咳了两声,萌萌地看着李世民:“陛下,臣……只是个孩子啊。”

    “再作,朕让你横着走出宫。”李世民怒哼。

    李素叹口气,其实上次进宫奏对,见李世民对火药如此狂热的态度后,李素便有了这种预感,见识过火药威力后,但凡稍有雄心壮志的皇帝都不会对它视而不见,而研制发展火药的人选,除了他这个发明者以外,还能是谁?

    耳边忽然响起许敬宗跟他说的那番话,其实,世上从皇帝到贩夫走卒,谁能真正悠闲一世?各有各的忙碌罢了,不让他悠闲的权力掌握在别人手里,他有什么资格做个闲人?

    “敢问陛下,所谓火器研制,需要研制什么?”

    李世民冷笑:“你问朕,朕问谁去?东西是你造出来的,怎么把这个东西变出花样,变得更利于我大唐雄兵征伐天下,那是你这个火器局监正的事情,朕管得了那么多?”

    好吧,历史因为一个小陶罐的出现而彻底改变了轨迹,朝一个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方向疯狂发展,大唐皇帝陛下掠夺土地有了更加犀利的武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后世历史学家若有知,一定会把……王桩吊起来抽一顿?

    不是因为王桩的话,这东西出不了世,王桩是千古罪人,没错,是这样的。

    李素拱手:“一应人力物力……”

    李世民一挥手:“要啥给啥,噶嘣噶嘣……”

    “陛下,火器这个东西,范围很大,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火器都可以应用……”

    李世民停止了咀嚼,吃惊地盯着他:“天上飞的?咋飞?”

    李素忽然想自扇耳光,干嘛给自己找麻烦?天上飞的东西当然能造,比如后世的热气球,材料和燃料合适的话真能飞起来,但是……那东西造起来好麻烦,真懒得干这种没任何好处的事。

    “陛下恕罪,臣失言,没有天上飞的,也没有水里游的,只是打个比方,臣的意思是,研制花样更多的火器,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毕竟这是个很危险的东西,研制时必须思之再思,用的材料和原料也许会很多,而且还要做好浪费大部分的打算,因为一旦火药秘方里的几种配比不对,便意味着原料已浪费,需要重新制作……”

    李世民很大方,登基十来年的休养政策令这两年的国库鼓了起来,他才有底气摆出一副挺着肚子的暴发户形象。

    “用!尽管用!只要能造出好东西,朕不吝啬钱物。”

    “还有,关于火器局少监的事……臣前几日认识了一位大臣,姓许,名敬宗,臣与他言谈时觉得他……嗯,颇富谋略,深识大体,既有忠君**国之心,亦有心忧庙堂天下的拳拳盛意,嗯嗯……”

    李世民不耐烦了:“说人话!”

    “臣请陛下把他调来任少监,熟人好办事。”

    李世民盯着李素看了一会儿,良久,方才缓缓道:“朕准了,但李素你给朕听清楚,火器局交给你,莫玩甚花样,钱与物朕都给你,慢一点也没关系,但朕迟早要见到东西,若不然,你和许敬宗罪莫大焉。”

    **********************************************************

    ps:周末了,也快月底了,大家手里的月票还有吗?其实还是蛮在意名次的,所以不停向大家要票。。。痛恨自己太腼腆,不好意思开单章要票,只好每次躲在章节末尾干巴巴的吆喝几声。。。(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