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危机暗伏
    <div id="content">

    </br>

    “败类的事情想清楚了吗?”李素斜眼瞥着程处默。

    程处默咧嘴笑:“想清楚了。”

    “好,这个事情揭过了,……慢着,还是先别揭过,坏我名声这事得算钱,十贯钱不过分吧?记住,你欠我十贯钱了,月底从卖酒的帐上扣。”

    程处默:“…………”

    李素自顾道:“回到刚才的话题,你觉不觉得那位许伯父有点奇怪?当初退了亲,现在又主动提亲,这次死活不愿退了,而且根本不在乎我曾经的坏名声,若说他家看上我的爵位也不合理,定亲的时候我还没被封爵……”

    程处默挠头:“你问我啊?”

    李素叹气,为自己刚才的对牛弹琴。

    “程兄,这事还真得靠你帮忙了,程家有没有那种……呃,打探消息之类的人?小弟想请程兄打探一下这个许家的底细,包括许家的族人,产业等等。”

    程处默奇怪地看着他:“我程家怎么可能有这种打探消息的人?很犯忌讳的。”

    李素刚露出失望的表情,程处默又慢吞吞地道:“不过这种小事根本用不着特意打听,程家这些年在长安积累的人脉不小,随便问问便知,只是……真有这个必要么?”

    李素点头:“有必要。”

    ***********************************************************

    回到太平村等程处默的消息。恰好这两日又有喜事。

    王桩要成亲了。

    其实早在年初时,李素便给王桩送了两贯钱,靠这两贯钱。王家爹娘终于给王桩定了一门亲事,邻村周家的闺女,嗯,同样也是扈司户保的媒,这家伙一辈子做的媒不少,积了不少阴德,说不定活得比李素还长。如果允许活人殉葬的话,李素临终前一定指名道姓让扈司户陪葬。

    后来王家兄弟俩偷偷跑去从军。哭得王家老娘晕过去好几次,所幸有了李素的照应,王桩和王直还能捡条命回来。

    回来的那天自然不是什么亲人久别重逢抱头痛哭的煽情场面,事实上王桩和王直刚进家门。王家老爹便抄起一根木棍,抽得兄弟俩哭爹喊娘,没过多久老爹抽累了,然后老娘上前,说他爹你累了,歇歇,我来抽……

    男女混合双打,抽了王家兄弟足足半个时辰,兄弟俩的惨叫声半个村子都听得见。

    打完以后。王家爹娘神清气爽,整个人充满了施暴过后的满足和快感,然后王老爹恶狠狠丢下一句话。王桩的亲事提前,马上就办!

    成了亲的男人才叫真正的男人,从此有了责任和担当,不会再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于是,王家兄弟回来的第四天,王家开始操办喜事了。

    喜事过程颇为简陋。不过该有程序一样不少,纳采。问名,纳吉等六礼全有,两贯钱算是聘礼,周家很痛快把女儿嫁了,至于喜事有点寒酸,周家倒无所谓,都是庄户人家,彼此的底细都清楚,关中人朴实,不会干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把钱浪费在喜事席面上跟扔进井里没区别。

    李素自然不能缺席,王家爹娘将李素奉为上宾,礼数周到得把他当成了长辈似的。

    倒是跟李素的身份没关系,这两日断断续续听王桩说了松州之战的经过,王桩身受重伤而第二天还要去攻城,眼看要把小命交代在松州城下,是李素想出了办法,等于救了王家兄弟一命,再加上以前闹天花瘟疫的时候,也是李素想出了法子,把瘟疫治好了,对王家来说,李素是确确实实救了他们全家的命,而且不止一次。

    菜肴虽简陋,但酒却是好酒。

    程李两家合伙的酿酒作坊就开在太平村里,李素叫人搬了几坛,乡亲们很快喝得醉醺醺了,问起酒的名字,李素自豪地说名叫温柔岁月时,一致搏得乡亲们满堂鄙视,无奈只好说它叫五步倒,顿时引来轰然喝彩。

    该吃的吃完了,该闹的也都闹腾过了,新娘没见着,一直待在洞房里,王桩却喝醉了。

    坐在王家大院里,王桩醉醺醺拉着李素说一大堆感激话,从治天花,到给钱帮他定亲,再到松州之战,使劲拍着胸脯说这条命以后就是李素的,什么时候要,只管拿去。

    喝醉的男人很作死,当着老爹老娘的面,王桩大声说起了上次在泾阳县逛青楼的感受,细节描述得很生动,王家爹娘气得浑身直抖,李素眼尖发现洞房内的烛光簌簌摇摆不已……

    很好,今晚王桩的洞房花烛夜一定很刺激。

    最后,酒劲上头的王桩却说起了李素最不想听的话题。

    “李素,我看得出你这辈子前途敞亮,你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但是,你不能喜欢公主,会要命的……我大唐的公主很多,陛下一般都许配给邻国的王子或开国功勋之后,从来没听说许给一个小小的县子,立再大的功都不行……上次回村路上,我见东阳公主站在山包包上等你,就觉得不大好,会出事的,出大事!李素,你莫犯糊涂,会要命的咧……”

    喝醉的王桩语无伦次,但意思李素还是听懂了,心情不由愈发沉重。

    “总要争一下的……”李素喃喃道,不知是说给王桩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王桩嗤笑:“争过以后,会是怎样的结果?陛下的女儿,只能由陛下决定她们的婚事,你若跟陛下求亲,你觉得会有什么结果?功劳是功劳,为大唐立功劳的人太多了,陛下会对你高看一眼?你和东阳公主现在一切都好,那是因为事情没泄露出去,一旦传到陛下耳中,你和她都好不了……”

    压低了声音,王桩满嘴酒气凑在他耳边:“……你们这算是私情,传进天家,是要命的大罪!立了多少功劳陛下都会把你抹了。”

    李素笑笑,不置可否地道:“王桩,莫在背后议论陛下,你喝多了,快醒醒。”

    王桩打了一个冗长的酒嗝儿,努力睁着醉眼,忽然嘻嘻一笑:“不,该醒的人是你。”(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