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君臣相见
    <div id="content">

    </br>

    李素随着宦官出了礼部官衙,径自来到太极宫前。

    宦官很和气,一路走一路为他介绍朱雀大街上的各个官衙,进了太极宫门后,宦官的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

    太极宫的正门是承天门,这个门李素不能走,那是百官上朝时才开启的,宦官领着李素走的是左侧的永安门,经过鼓楼后再进兴仁门,兴仁门内便是三省之一中书省的官衙,绕过中书省,直进晖政门,宦官告诉李素,陛下在晖政门内的安仁殿召见他。

    李世民召见大臣一般都是两仪殿,或是甘露殿,而召见李素却选在属于后宫范围的安仁殿,这说明李世民把李素当成了自己人,还是……没把李素当男人?

    宦官领着李素到了安仁殿正门前,嘱咐李素整衣冠,脱鞋,然后进殿禀奏,很快,殿内传来宦官尖细悠扬的传唤声。

    “宣,泾阳县子李素进殿——”

    李素脱了鞋,穿着足衣垂头躬身走进殿内,悄然抬眸一扫,发现一个穿着明黄衣袍的人远远站在殿内,李素急忙隔着老远行礼。

    “臣,泾阳县子李素,拜见陛下。”

    直起身子,循着声音望去,李素不由一呆。

    竟是那位工部官员?

    空旷的大殿内,李世民和李素相对而望,久久沉默。

    李世民忽然朝李素和煦一笑:“很熟吧?见过两次面了。今是第三次,是不是很意外?朕竟不是工部官员?”

    李素垂下头,在李世民看不见的视觉死角飞快撇了撇嘴。

    第一次见面就觉得这位工部官员有来头。特别是东阳为了他竟派侍卫送钱来,当时李素就有过许多猜测,这些猜测里自然也包括皇帝的身份。

    现在看到李世民身披黄袍站在他面前,说实话,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

    李世民拂袖指了指旁边的方榻:“坐!”

    李素老实坐下,跪坐的姿势很不舒服,身子调整了好几次才勉强坐稳。

    李世民捋了捋长须。很认真地打量着李素,锋利的目光盯得李素浑身发毛。后背不觉沁出一层冷汗。

    良久,李世民展颜一笑:“倒真是少年英杰,果然没让朕失望,松州之战若没有你。胜负且先不论,我关中子弟不知要死伤多少,说说,那个小陶罐你怎生弄出来的?”

    李素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想了想,道:“火药这东西,其实很早就有了,前隋时有道士炼丹,丹房常有走水。且能听到巨大的声响,这便是最早的火药,臣弄出小陶罐亦是问过许多炼丹的道士后。闲暇无事时自己琢磨出来的……”

    说完李素颇觉汗颜,貌似这番话……还是胡说八道啊。

    李世民不置可否地笑笑,换了个话题道:“此物犀利无比,牛进达派人送来的秘方朕认真看过,亦叫金吾卫府兵亲手试制过,果然厉害霸道。朕问你,若朕欲以此物威服天下。尔意若何?”

    李素眼角抽了抽。

    既然造出了这东西,李素从来没后悔过,至于能否靠它威服天下,还真说不好,要看用在谁手里。

    曾经有一个朝代,那是个标榜气节的时代,君臣一体,共治天下,因为气节二字,甚至喊出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口号,气势不可谓不恢弘大气,而且那个时代的火器也非常发达了,然而国祚却不到三百年,最后亡于关外刀马弓箭之下,末代皇帝满腔愤恨吊死在煤山,好好的帝国从此灭亡。

    为何一个火器发达的朝代没能威服天下,反而亡于最原始的冷兵器之下?

    天灾**的诸多因素不说,终究还是握着火器的人冷了心,丧了胆。

    如今是大唐,而且是贞观年间的大唐,正是万众归心,兵锋最盛之时,李世民若欲威服天下,有没有小陶罐,真的很重要吗?

    片刻之间,李素想到了很多,甚至脑海里已组织好了语言,打算将“威”与“德”的道理说给李世民听,抬头正要说话时,却见李世民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李素悚然一惊,顿时清醒了。

    暗暗苦笑不已,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子,难道这位雄视天下的帝王真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何德何能啊。

    于是李素立马改口:“吾皇吞吐宇内,扫荡天下,我大唐得遇英主,幸何如之,臣为大唐贺。”

    李世民果然哈哈大笑,对李素的回答甚为满意。

    “倒是个灵巧人,牛进达还派人给朕送过一副马蹄铁,也说是你所造,此物出世,不知救了我大唐多少良马健驹,此功之大,不逊于小陶罐,说来你前前后后立下不少功劳,封尔一个小小县子却是委屈你了,奈何你年纪太小,封爵过甚恐朝中非议……”

    李素急忙接口:“县子好,臣很喜欢,多谢陛下厚赐。”

    李世民眯着眼打量他一阵,抬手指了指他,笑道:“小子油滑得紧,朕今日召见你并无他事,便再给你下道特旨,日后若又弄出什么新奇的物事或国策,尽可直接上奏,你若宫外求见,朕必见。”

    “臣遵旨。”

    李世民笑道:“如此,你可退下。”

    “臣告退。”

    李素躬身行了一礼,刚退了两步,李世民忽然道:“对了,你那个小陶罐,不能总叫它小陶罐,得取个名字,你说取什么名字好呢?”

    李素顿觉这句话挠到了自己的痒处,取名这事他太擅长了,当初的五步倒一直引以为今生恨事,今日必须雪耻……

    “温柔岁月……”李素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李世民不负所望,答应得非常爽快:“好,就叫震天雷。”

    李素:“…………”

    大家还能愉快的沟通吗?“震天雷”是个什么鬼?

    ************************************************************

    走出太极宫,李素发现宫门外有位礼部官员等着他,见李素出来,官员上前笑着拱手为礼,李素急忙回礼。

    二人寒暄几句后,官员才慢吞吞地告诉他,泾阳县子的爵位已在礼部造册,很快有诰封送至太平村李家,而且朝廷还拨给一百亩土地,不过土地每年的收成还是得向官府交税,至于雇请种地的庄户,这个由泾阳县子自己负责,官府不过问。

    李素听了很久才渐渐明白过来。

    当初封爵圣旨里说的“食邑二百户”,话虽然说得好听,然而这所谓的“食邑”根本就是虚封,作不得数的,也就是说,朝廷允许你请两百户庄户帮你种地,但种地所得必须还得给官府上税,当然,也有不用上税的权贵人家,但是人家的封爵旨意与李素不太一样,人家那叫“实食邑”,就是朝廷实打实的送你两百户庄户,然后名下土地所得全部归自己,不用给官府交一粒米……

    比如太平村的好邻居东阳公主,她就是“实食邑”三百户,三百户养她一户,不用给朝廷交任何税,朝廷每年还额外给她发俸禄。

    一字之差,待遇天差地远,李素瞬间变得很失落,然后李素开始默算圣旨里少了这一个字,自己会损失多少钱。

    算了很久,李素终于得出答案,——很多。

    除了白送一百亩地,基本跟别的地主没什么差别,当然,还有一个县子的身份。

    李素是个对生活充满乐观的人,觉得自己刚才的算法不对,太灰暗了,于是又换了一种算法。

    为何不算算自己得到了什么呢?

    造出了小陶罐,于是白得了一百亩地,还有一个县子的身份……好了,这样一算,心情顿时开朗许多。

    礼部官员还没说完,县子的爵位虽然很小,但也是有仪仗的,按制县子府的马车可驾双马,可以少,但绝不能多,多了要被治罪,国公府才允许驾四马,想在自己的马车前多添两匹马,这辈子就得奋发图强,不断上进,争取在活着的时候当上国公,若是死了以后追封国公,陵墓里的陪葬陶俑当然也可以把四马埋进去,反正你开心就好……

    李素绝没有驾四马的意思,这辈子驾双马足够了,如果死后一定要埋点什么东西进陵墓,可以在临终前跟皇帝陛下申请一下,把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礼部官员埋进去……

    与礼部官员道别后已是下午时分,李素急忙策马出城往家里赶。

    东阳一定还在河滩边等着他,这个女子看似柔弱,却有一股子执拗劲,说了等他就一定会等他。

    李素策马飞驰,迎着灼热的夏风,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有人等着他的感觉,真好,仿佛心里忽然间有了归属,任何时候都只想赶快回到归属于他的人身边去。

    赶到太平村时已是傍晚时分,李素正要策马往河滩而去时,却赫然发现老爹李道正在村口的路边来回踱步。

    李素急忙下马迎上:“爹,您咋在这里?”

    李道正笑了笑,随即脸一板,道:“有事跟你说,白天你走得急,没来得及说。”

    “啥事?”

    “你出征的这段日子,我给你定了门亲事,还是泾阳县许家。”

    **********************************************************

    ps:再吆喝一声:求月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