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惊天动静
    <div id="content">

    能一拳解决的事,没必要用两拳,能用热兵器解决的事,也没必要用冷兵器。

    既然来到这个年代,就得好好融入这个年代,价值观不妨扭曲一点,努力迎合大家的口味,比如大唐百姓把外国人当成猢狲,自己也不妨把他们当成猢狲,用手榴弹炸几个猢狲……应该没什么太大的愧疚感。

    “这是个啥么……”牛进达盯着小陶罐,一脸迷惑地问道,曲起棒槌似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陶罐发出很沉闷的声响。

    “敲敲就知道,这家伙肚里有货。”牛进达肯定地道,这大概是他唯一知道的知识了。

    “对,肚里真有货。”李素赶紧将小陶罐挪开一点,天色挺黑的,万一牛大将军看不清楚,决定举着火把凑近看一看……

    “这玩意怎么个章程?”牛进达索性不乱猜了,直接问道。

    “大总管,怎么个章程我说不清楚,要不咱们现在试试?”

    “行,去试试,说说怎么试。”

    “扎几个草人吧,扎实一点的,按方阵摆好。”

    草人很快扎好,结结实实摆在中军的空地上,为了逼真,草人身上还披了衣裳。

    四周站满了将士,大家都举着火把,将方寸之地照得透亮,牛进达对部将的效率很满意,指着草人道:“接下来怎么做?”

    李素看了看手里的小陶罐,又看了看四周围得这么近的作死的人,为难地道:“还请大总管下令,请袍泽兄弟们离远一点……”

    牛进达点头,挥手大喝:“都滚远!”

    人群迅速往后退了几步。

    “再……再远一点。”李素也吃不住劲,不知道自己造出来的妖孽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牛进达皱了皱眉:“有必要么?”

    李素认真点头:“有必要。”

    牛进达再挥手:“你们这帮子杀才全部退出十丈以外!”

    人群听话地退开了。

    行了。接下来该试威力了。

    李素是个很惜命的人,自然不会亲自干这么危险的事,况且牵出来的引线貌似不太长的样子……

    扭头四顾,从围观人群里揪出一个命短福薄之相的家伙,把陶罐和火把都递给他。

    “去,罐罐放在那几个草人的中间空地上。然后,看见这根线没有?对,这根是引线,用火把点燃它,然后赶紧跑,有多快跑多快,跑慢一步就死,记住了吗?”

    命短福薄之相的杀才显然很不怕死,大大咧咧将陶罐和火把接过手里。然后……火把朝引线方向凑近,不太确定般问道:“点这根线么?”

    嗤——

    在李素惊愕的目光下,引线……果然被这杀才点着了!

    周围所有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谁都没把这个小罐罐当回事,唯独李素的脸绿了。

    引线刚点着,李素劈手夺过罐子,使劲朝草人中间一扔,大喊了一声:“卧槽!卧倒!”然后率先双手抱头扑倒在地。

    众人愕然。没弄清到底是卧槽还是卧倒时,忽然一声震天巨响。脚下的大地微微摇晃,草人中间升起了一团小蘑菇云。

    “额滴娘啊——”

    巨响过后,众人才反应过来,所有人惊慌失措狼奔豕突,有人以为是天降神雷,甚至跪在地上喃喃朝老天忏悔。全军营盘点燃了火把,隐隐可见四处人吼马嘶,诸营皆有兵马调动的迹象,而且马不停蹄朝中军帅帐赶来……

    不仅如此,巨大的响声连松州城头的吐蕃兵都惊动了。城头很快扔出一排火把,如同照明弹似的扔向城墙下,借着短暂的光亮瞬间,试图发现敌人一切可疑的动向,无数支利箭从城墙箭垛的缝隙探出来,如临大敌地指着黑漆漆的城墙下。

    李素很无语,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很著名的故事,烽火戏诸侯……

    众人哭嚎惊恐之时,唯独李素和牛进达的神情还算镇定。

    牛进达满脸铁青,可能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却强自稳住心神,不至于太难堪。

    “都给本帅停下!一群没用的废物!”牛进达舌绽春雷般大吼,人群终于安静下来,惊恐的目光不由自主投向空地上那几个早已不成人形的草人。

    “去几个人,告诉诸营人马,说中军帅帐没事,叫他们各自回营,约束部将不得生事。”

    数人抱拳领命,匆匆离去。没过多久,诸营兵马终于消停下来,火把也渐渐熄灭了不少。

    牛进达扭头看了李素一眼,目光很复杂。

    “走,看看那草人的下场,好个霸道东西,哈哈!”牛进达放声大笑,这笑声到底是真心还是掩饰刚才的惊吓,不可考。

    反正李素眼尖地看到牛进达脸上的冷汗一滴一滴往下巴滑落……

    草人的下场很凄凉,只剩了一小段木头棍子插在地上,衣裳和草全都被炸飞了,地上还炸出一个大坑。

    牛进达和众部将吃惊地看着小陶罐的战果,脸色分外难看。

    “快看这个!”一名亲卫眼尖,指着地上大声叫道。

    众人顺目望去,发现平地上坑坑洼洼长了麻子似的,亲卫蹲下用手挖了片刻,一枚小小的碎铁片被挖了出来。

    包括牛进达在内,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眼睛瞪得溜圆。

    “这……这要是炸进人的身子里……他娘的!”牛进达语气有些颤抖,半天没说出一句整话,不知想表达什么。

    李素蹲下,仔细看着爆炸后的威力,脸上也带了几分余悸,摇头道:“药装多了,威力太大,很不安全,对敌我双方都不安全,可能要改进一下……”

    “改什么?不改了,这东西够劲道,够霸道,不改了,就它了!”牛进达断然摇头。

    李素为难地道:“可是……这东西太霸道,短距离的话容易炸到自己人……”

    “怕什么!扔远点便是了……”牛进达心情忽然开朗了,重重一拍李素的肩,兴奋地道:“好娃子!真是个好娃子!有了这东西,本帅何愁松州不破?哇哈哈哈哈……”

    笑声忽然一顿,牛进达仿佛想起什么,神情略带紧张地将周围的将士们连喝带骂赶远,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他和李素二人,牛进达严肃地道:“这东西你怎么造出来的?秘方可有别人知晓?”

    “没有,就下官一人胡搞瞎搞……”

    “胡……胡搞瞎搞?这样都能搞出来,我们这些吃兵粮拼老命的家伙岂不是都该一头撞死算了?”牛进达对李素的谦虚很不满,瞪了他一眼后,压低声音道:“此物太霸道,民间用之不祥,你赶紧把秘方写下来,我连夜派人送进长安,呈献给陛下,从此以后这秘方你要烂在肚里,绝不可让他人知道,否则……”

    牛进达没继续说否则如何,但李素很清楚,如此大杀器若被大唐以外的番邦异国知道,他的下场不会太美妙。

    “下官明白。”

    牛进达注视着他,忽然展颜一笑:“只要你不泄露秘方,小子,你飞黄腾达的日子马上来咧。”

    *******************************************************

    ps:码字太辛苦了。。。求几张月票给我提提神吧。。。(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