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献计破城
    <div id="content">

    人总要被事态或环境逼到绝地时,才会情急想出法子来,为了自己活下去,或为了别人活下去,若是没到绝境,这个法子或许永远想不出来。

    李素不一样,破松州的法子早在行军的路上便想出来了,可他一直不敢拿出来。

    他不知道唐军用了这个法子后,将来大唐甚至整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太难测了,像潘多拉盒子,打开以后人类完全无法再控制,只能任由它蔓延,李素一直藏着掖着,怕的也是这个。

    现在多好啊,大家和和气气的活着,哪怕是打仗都是你一刀我一枪的,刀枪到肉都透着一股子耿直和公平,将来……

    管不了将来了,李素看着眼前王桩这憨货大口吐着血,大把抹着泪,实在忍不下心看他明日拖着虚弱的身躯,抄着陌刀跟吐蕃蛮子拼命,既然有简单的一招致胜的法子,何必眼睁睁看着人命一条条地往里面填呢?

    “你有啥法子?”王桩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破松州的法子,你别管了,明日肯定围而不攻,你好好养伤,我找大总管有事,下午我去打听老二的下落。”

    既然决定了便雷厉风行,李素很干脆地拍拍屁股,把王桩扔在营外走人。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掏出一块麂子肉递给王桩。

    王桩很无语地看着他:“又是大总管赏的?”

    “这回不一样,今这块肉很有意义,不是赏的,是我从帅帐偷的。”

    王桩叹气:“你觉得我现在这模样,还能啃得下硬邦邦的干肉?”

    李素一想也对,于是笑道:“晚上我叫中军伙夫熬点肉粥送来。好歹也是个八品官,抖抖官威应该会给我开个小灶吧……干肉你也留着,伤好些了再拿出来啃。”

    ************************************************************

    中军帅帐,牛进达阴沉着脸,冷冷看着帐中诸将,帐内气温降到了冰点。众将垂头恭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其实这两日将领们也献上了不少法子,比如挖地道,往城内抛火油罐,围城消耗敌军粮草待其坐毙等等,这些法子都被牛进达否决了。

    特别是提出围城法子的将领,被牛进达拎出来骂得狗血淋头。

    五万人围二十万人的城,好意思等他们粮草耗尽?脑子被夹成什么形状的蠢材才能想出如此奇葩的主意。

    看着帐内这群垂头不敢出声的将领,牛进达愈发感到烦乱。大手一挥,吼道:“滚!都滚!一群造粪的废物!”

    众将如蒙大赦,急忙鱼贯出帐,彼此互视一眼,苦笑不已。

    牛进达坐在帅帐内独自生着闷气,却听亲卫禀报,录事参军李素求见。

    牛进达正在气头上,管他什么参不参军的。立时吼道:“滚!不见!”

    帐外亲卫被吼得灰头土脸,朝李素摇摇头。

    李素自然也听到了。挠头道:“啥事发这么大火?破松州的法子都不想听了?我自己去找材料……”

    话没说完,李素便发现自己忽然腾空而起,没错,又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牛进达拎了起来,又是那个羞耻的姿势。

    “大总管……”李素吓到了,牛进达的脸比上次发现马蹄铁妙处后的脸更狰狞。仿佛要活吃了他似的。

    “小娃子,你有破松州的法子?”牛进达几乎跟李素脸贴脸了,咬牙切齿地问道。

    李素楞了一下,点头:“啊,有法子……大总管。先放把下官放下来行不?”

    牛进达放下李素,充血的两眼仍盯着李素:“小娃子,军中无戏言,军国大事不可玩笑,你真有法子?”

    “有啊……”

    牛进达年轻时不知受过什么刺激,对别人很难产生信任的样子,步步紧逼道:“可敢立军令状?若你的法子没用,便当如何?”

    李素知道,按正常的套路,这个时候他应该拍着胸脯逞一逞豪迈之气了,比如若不能破松州当提头来见等等,从古至今说这话的人从来也不考虑话里的逻辑硬伤,提头来见?谁提一个试试?不真诚!

    李素的反应很朴实,根本不上牛进达的当,闻言很痛快地道:“打扰大总管了,刚才就当下官什么都没说,告辞告辞……”

    牛进达呆滞了,眼睁睁看着李素拍拍屁股转身就走,走得十分干脆果决。

    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说好的提头来见呢?

    “给本帅滚回来!”牛进达吼道。

    李素只好揉着鼻子灰溜溜地滚回来。

    恨恨地瞪着李素,牛进达的大巴掌几次抬起又放下,想抽这小子,又怕一巴掌把他抽死……

    “行了,不逼你立军令状,小小娃子可不敢拿命赌,说说吧,到底有啥法子破松州,说错不怪你便是。”牛进达神情缓和了许多。

    李素想了想,道:“我需要一些东西,如果大总管能帮忙弄来,破松州问题不大。”

    “啥东西?尽管说。”牛进达眼睛一亮,语气又急促起来。

    李素道:“硫磺,木炭,硝石,拳头大的小陶罐,尖锐的碎铁片,小指粗细的竹管,鱼胶,嗯,还有……鸡蛋,这些东西,有多少弄多少。”

    牛进达皱眉:“你要这些做啥?”

    “破城。”

    “这些玩意能破城?”

    “这些当然不能破城,但是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能破城了。”

    牛进达狐疑地盯着他,李素毫不躲避地与他对视。

    “大总管若不信任下官,不妨想想马蹄铁,四块铁片片,我能让大唐骑兵纵横天下。”李素这次不低调了,挺直了腰杆。神情露出几分傲色,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本色。

    牛进达犹豫半晌,终于狠狠一咬牙:“好!牛某便陪你这小娃子胡闹一回,我马上下令让人搜集这些物件,大军围城停战两日。两日后如果你还没做出来……”

    牛进达笑了笑,道:“……也算牛某的错,我自向陛下请罪,与你无干,小娃子,尽管放手去做。”

    李素感动坏了,朝牛进达长长一揖,正色道:“大总管高义,下官感佩万分。这次就不跟朝廷收钱了……”

    说完李素抬头,睁着萌萌的大眼睛,等待牛进达脸上露出同样感动的表情。

    ——没等到。

    这也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

    …………

    …………

    李素退出帅帐后,牛进达果然下了军令,派人在附近村乡县搜集李素要的东西,有多少要多少,同时下令大军休整,对松州围而不攻。并带着亲卫亲自去了一趟侯君集和刘兰所部,解释此事原由。

    对李素的信任是一回事。但信任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牛进达也不可能只因为一个毛孩子的话而停战两天。

    主要是唐军实在拿不出攻破松州的法子,陈情的军报都还在赶往长安的路上,一个月内援军是指望不了了,吐蕃守城连胜两场,正是气势极盛之时。无论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宜再次攻城了,带出来的都是关中子弟精锐,三位大总管不能再拿人命往这无底窟窿里填。

    至于李素的法子,牛进达只能说姑且一试罢了。若说弄个新奇东西出来就能破了一座城,还要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将士做什么?

    军队发动起来找一些物事,效率是非常快的。

    傍晚时分,几队骑兵从外面进了营,李素要的那些东西都找来了,数量还挺多。

    鸡蛋竹管碎铁片陶罐这些东西容易找,硝石和硫磺费了点劲,幸好出去找东西的唐军将士里面有灵醒人,知道硝石和硫磺民间不容易找到,但道观里的道士是一定有的,这些道士都是生猛之士,为了炼出长生不老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敢往嘴里塞,而且还劝别人往嘴里塞,硝石硫磺这些东西,正是他们炼丹的必备之物。

    运气不错,松州城附近就有道观,而且不止一个,这年头托了老子的福,道教成了国教,民间普及率还是很高的。因为松州战乱,道观里的道士们匆忙卷了细软跑了,至于硝石硫磺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被道士们果断放弃,将士们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弄了几个大筐抬了回来。

    …………

    东西堆在李素面前,李素叹了口气。

    做吧,现在勤快一点,未来才有懒惰一辈子的幸福生活。

    手榴弹怎么做来着?先打蛋,蛋黄不要,只留蛋清。

    然后把火药配出来,话说火药这东西,其实早已被那些炼长生不老药的恐怖分子们无意中发明出来了,一本名叫《太平广记》的书里曾记载,早在隋朝初年,一个名叫杜春子的人去拜访一位骨灰级恐怖分子兼吸毒嗑药不法人员……嗯,老炼丹师,半夜时忽听一声巨响,整个屋顶莫名其妙烧了起来,既能响又能烧的东西,自是火药无疑。

    值得庆幸的是,炼丹师们虽然发明出了火药,但威力最大的配比却一直没找到,否则真让他们找到的话,我泱泱华夏大地隔三岔五升起一朵蘑菇云,让人闹不清到底是飞升仙界还是擦枪走火,非常混淆民众视听……

    关于黑火药的配比,在后世基本是人尽皆知的事,李素默记了一遍后,开始配火药了。

    硝石,木炭和硫磺全部碾碎,碾成粉末,一成半的木炭,一成半的硫磺,再配七成硝石,威力巨大的黑火药横空出世。

    再用蛋清使其颗粒化,不停的筛选,太大的颗粒不要,太小的也不要,一粒米大小的正好,然后将其装进小陶罐里,顺便装点尖锐的碎铁片加大杀伤力,竹管插正中牵出一根引线,泥土和鱼胶密封……

    简陋版的大唐手榴弹搞定收功。

    李素定定看着掌心里的黑色小陶罐,心情很复杂,自己亲手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放出了一只可怕的魔鬼,这个世界……终究与前世的世界不同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