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百零五章 马载离愁
    <div id="content">

    </br>

    李素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漩涡,权力的漩涡。

    这个漩涡有着无比强大的吸力,一旦陷入,身不由己,它会拉着自己使劲往下拽,无从挣扎,无力反抗,直到最后漩涡将他淹没。

    一个时辰前他还在美滋滋地盘算着家产,思考着用怎样的姿势迎接未来混吃等死的美好日子,一个时辰后他莫名其妙成为了唐军府兵里的一员,而且是个从八品官,什么官来着?录事参军?

    无论乱世与盛世,权力都是如此的蛮横粗暴,从来不容许别人说不。

    李素也不敢说不,除非他有想法揭竿造反,拉一批同样对李世民不满的人上山落草,像梁山好汉那样一边喝酒吃肉,顺便打劫强抢良家妇女,一边优哉游哉等着被朝廷招安,然而……招安以后是不是仍旧被朝廷封官?那么,他上山落草的目的是什么?换个不同的姿势当官?

    而且以目前李唐江山天下归心的大势来看,找一个和他一样志同道合土匪上山,其难度无异于找一只纯天然绿色无公害野生奥特曼……

    李素叹了口气,忽然发觉前途好迷茫。

    闷闷不乐与东阳告别,李素往家里走去,回到家时发现家门口围了一堆乡亲,院子里站着两名军士,官身告书和官服果然送来了。

    老爹一脸茫然地看着它们,正与两名军士说着什么,见李素回来。两名军士同时朝他抱拳行礼,李道正赶紧将李素拉到一边问道:“咋回事么?咋又当官咧?”

    李素叹了口气,神情满是苦涩:“当官不正好合了你的意吗?从八品呢。比上次的从九品医正高了两级……”

    “无缘无故的,咋又让你当官咧?”

    李素苦笑:“或许陛下见我太闲了吧……”

    李道正神情有些惴惴:“我咋觉得心里寡寡的……陛下给你封了个啥官?”

    李素直视老爹,道:“随军的官,爹,我马上要出征打仗了。”

    李道正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不对啊,这不对啊!你一个奶娃子打甚仗?关中府兵没有让家中独子出征的道理……”

    转过身看着两名军士。李道正焦急地道:“错咧,你们错咧。我娃还没成亲咧,而且是家中独子,怎么点他出征?错咧!”

    两名军士面面相觑,无奈地朝李素抱拳:“参军大人。琅琊郡公牛大将军差我二人将告身和官服送来,并下军令,三日后午时一刻,大将军长安北郊校场点将,请大人务必赶到,否则军法无情。”

    两名军士说完后行礼告辞,李道正怔怔盯着摆放在院子石桌上的官身告书和官服,忽然浑身失去了力气,虚脱般瘫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喃喃道:“错咧,错咧,官上搞错咧。我娃是独子啊,咋出征了咧?”

    李素蹲下身,将老爹搀扶起来,道:“爹,这是陛下圣旨,不能改的。孩儿从军有官职,不必冲锋陷阵。只在大将军帅帐里参知军机,此行没有性命之忧,爹你放心。”

    李道正浑身颤抖得厉害,垂头沉默半晌,终于长叹口气。

    “放心,只能放心了,还能咋样咧……娃啊,爹不认字,也不懂大道理,既是陛下相召,想必你一定有本事的,爹看着你长大,不知你的本事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追究了,我关中子弟报国杀敌,家家户户送儿出征,都是亲手把娃子送进鬼门关,是死是活全凭运道,我也不能拦着,娃啊,一定要保重自己,一定要活着……你是唯一一支香火了,你不能有事……”

    李道正背对着李素,魁梧的身躯颤抖得厉害,说完艰难地迈腿,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屋里走去,平日如劲松般挺拔的背影,此时此刻却佝偻得像一株被蛀空了的老树。

    ***********************************************************

    松州位于蜀地,离长安大概……很多里。

    没心情计算路程,想想从黄土高原走到四川盆地,李素就觉得很心塞,想当逃兵。

    路途遥远,不能太亏待自己,男人要对自己好一点,那些对自己不好的男人听说后来都累死了……

    所以李素决定去长安骡马市买一匹好马,如今自己不大不小也是个有钱人了,有钱人从来不靠脚走路,打仗也一样。

    懒得打听军中允不允许私人买马,先买了再说,自己大小也是个官,骑马的权利总该有吧?

    随便收拾了一下,正打算叫王家兄弟陪他一起进长安城,院外传来一阵马嘶。

    一名很眼熟的公主府侍卫牵着一匹青鬃马站在门外,马鞍上鼓囊囊的,却是一副崭新的千叶铠甲,马鞍旁的皮袋上还挂着一柄长剑。

    侍卫很客气地朝李素笑了笑,然后恭敬地把马牵进了院子,抱拳行礼后只说了一句这是东阳公主送的,然后便告辞离开。

    很神骏的马儿,拴在院子中间的银杏树下,不时打出一个响鼻,前蹄有些不耐地刨着地。

    李素心中流过一阵暖意,轻轻抚摸着马儿油光发亮的鬃毛,马儿摇头晃脑将头扭过头,在他身上闻了闻,又打了个响鼻。

    牵过缰绳,一脚踩进马镫,李素试图骑上去,然而马儿却不太听话,一直朝旁边闪躲,李素费了很久的劲,连马背都没跨上去。

    太没面子了,李素恨恨瞪着它,马儿甩了甩头,朝他喷出一口带着口水和鼻涕的热气,似乎……在嘲笑他?

    拿这畜生没办法。村里都是种田的庄户,似乎也没几个会骑马的,李素只好又找到了东阳。

    因为骑马还是因为又想见她。李素自己也说不清楚。

    …………

    “不要了,把它退掉,折现,十贯钱卖给你。”李素不满地道,离公主府不远的小树林里,马儿被拴在一棵小树上,低头啃着青草。十分的悠然自得。

    东阳气得呸了一声:“我送你的东西你反过来再卖给我,要不要脸?此马是我差人从东市买的。说是大宛与陇右马种所杂,府里懂马的侍卫说它是一匹很不错的马,好好的马被你糟蹋了。”

    李素脸有点黑:“说话注意点,我没事糟蹋一匹马做甚?……它是母的?”

    “公的。”

    “那就更不对了。我没那**好,这匹马我骑不了,太不听话了。”

    “没马你怎么行军?长安到松州上千里地,以你这懒性子,难道会靠脚走过去?”东阳白了他一眼。

    李素想了想,道:“我去买头驴,骑驴行军。”

    东阳噗嗤一笑:“别丢人了,数万大军旌旗飘展,杀气腾腾直奔松州。一个骑驴的夹在中间左突右窜,时隐时现,不时还听到两声驴叫唤。这种丢大唐将士脸的败类,不等到松州,牛叔叔先把你斩了,……连同你的驴一起斩了。”

    李素的脸越来越黑:“你这嘴越来越毒,谁把你教坏了?”

    “除了你还有谁?”

    东阳瞪了他一眼,走过去将马儿的缰绳解开。抓在手里,道:“看好。看我是怎么骑的。”

    东阳被李素叫出府似乎预料到会做什么,穿的一身男式长衫,发髻也学着男子一般高高在头顶束挽成髻,说完后握着缰绳将脚踩进马镫里,只踩了三分之一左右,然后摸了摸马儿的鬃毛,飞快偏身上马,眨眼间便稳稳当当骑在马背上,英姿勃发地挺直了腰,挑衅似的朝他挑挑眉。

    李素眼睛很亮,不是因为骑马,而是……以前这姑娘腿脚藏在裙子里看不出,今日才发现,她的腿很长啊。

    “怎样?学会了么?”东阳下了马,将缰绳递到他手上。

    “没学会,你再多上几次?”李素眨眨眼。

    坏坏的目光令东阳顿生警觉,哼了一声道:“不上了,你自己试试。”

    李素的心思更邪恶了,这难道是霸道女总裁版的“坐上来,自己动”?

    “你怎么会骑马的?”李素好奇问道。

    东阳淡淡地道:“宫里教的,皇祖父和父皇皆是马上得天下,无论皇子还是公主皆须习骑射,其实我也骑得不好,勉强能跑,那些皇子都不错,还有几个公主,他们经常邀约一起出城游猎,我喜静,骑马也只是随便学一学,马儿能动便够了。”

    似乎不愿多谈宫里的人和事,东阳瞪着他道:“快点试试,过两日就要出征了,连马都不会骑,丢不丢人?”

    学骑马很辛苦,上午学到下午,李素也只能勉强骑在马背上,抖动缰绳让马儿跑起来却很难,而且这匹马儿的脾气不算太好,好几次发了火,把李素从马背上掀下来,痛得李素想装残疾当逃兵算了。

    整整学了一天,按东阳所教的,手中的缰绳放松,脚后跟轻轻踢一下马腹,马儿悻悻一哼,迈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步伐,有一步没一步地慢慢溜达起来,李素也全身放松,配合着马背上下的节奏上下起伏,一人一马围着树林边走了一圈,默契越来越足。

    李素心情非常激动,这……算是学会了吧?

    东阳一直耐心地教着他,见马儿终于能走了,不由露出欣喜的笑容。

    “走了!看我如何斩将夺旗,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李素意气风发地朝东阳挥手告别。

    催马欲行,发现马儿纹丝不动,缰绳被紧紧抓在一只白净纤细的小手里。

    垂头望去,东阳站在马下,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舍的离愁。

    “李素,后日我不送你了,行军艰苦,沙场凶险,你一定要好好保重,一定要回来,我每天都会坐在河滩边,……等你。”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