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九十九章 自污毁亲
    <div id="content">

    ps:看《贞观大闲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程处默的话不客气,也不客观。

    世上的混帐不少,老程家特别多,但李素绝不是混帐,或许胸无大志,但娶老婆却绝不能草率,前途无所谓,幸福却必须自己掌握,前世不说读过多少心灵鸡汤,就是听过的那些滥俗的流行歌曲,哪一首不是跟幸福有关?

    “为何要搅黄你自己的婚事?”程处默这次不豪爽了,毁人姻缘是损阴德的事,这种忙他实在不想帮。

    “因为我不认识人家闺女啊,我为何要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成亲,而且还得躺在一张床上?你不觉得这事很荒谬吗?换了是你,你干吗?”

    “干啊,怎么不干?不管认不认识,既已躺我床上了,焉有不办之理?”程处默很奇怪地看着他:“大家都是跟不认识的人成亲,咋就你不乐意呢?”

    “有感情才能成亲吧?”

    “搞反了吧?成了亲才有感情啊,你这人咋那么怪咧?”程处默的表情越来越不可理解了。

    “不知性情,成亲后不合咋办?”

    程处默嗤笑:“屁大点事,谁不合?谁敢不合?结结实实拾掇她几顿,看她合不合。”

    李素:“…………”

    代沟啊。千年的代沟啊!

    李素决定以后多教他几首流行歌,你**我我**你**到疯**到死**到半身不遂那种,好好培养他的**情观。然后冷眼笑看他来求自己帮忙搅黄他那不幸福的婚姻……

    “痛快点,一句话,帮不帮?”李素不耐烦了,跟一个大男人讨论**情,而且谈论得很失败,是件很没有成就感的事。

    程处默很犹豫,在仗义和损阴德之间来回挣扎。

    “最近腰腿酸乏。可能懒病发作了,酿酒作坊先停工吧。休息一年半载再说……”李素仰头喃喃自语。

    “帮!”程处默痛快得一塌糊涂。

    与程处默约定明日泾阳县城相见后,李素便独自出城回家。

    回到家时发现那位扈司户又来了,正眉飞色舞跟老爹传佳讯。

    昨日扈司户以官媒的身份登门,试探了一下泾阳县许家的态度。许家闺女的长辈很客气,扈司户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没有添油加醋把李素吹嘘得天花乱坠,只是把事实一件件摆出来给许家看。

    十六岁,长相俊俏,白净整洁,家教良好,为人有礼厚道,有学问。会作诗,也会挣钱,小小年纪在长安城已开了一家店铺。那家店铺的招牌还是当今陛下亲自题的字,而且还开了一家酿酒作坊,恶名满长安的卢国公府正是酿酒作坊的合伙人……

    如果这些条件还不够的话,嗯,几个月前泾阳县闹天花瘟疫,你家闺女也种了牛痘吧?家里人全须全尾没死没病吧?知道这东西是谁想出来的么?就是他!认真论起来。大唐关中的百姓都得给这娃子磕响头,谢他的活命之恩。包括你许家在内。当今陛下还因为此事封赏了他,赐钱赐地还封官,从九品级,小娃子高风亮节,给辞了,不然你以为为啥皇帝陛下肯给一家商铺御笔亲题招牌,陛下记着他的情分呢……

    说的全都是实话,李素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有前途,换了自己若有个闺女的话,怕是也忍不住嫁了,别的不说,平民百姓跟当今皇帝有了交集,仅这一件便是资本雄厚了。

    李素自己都动了心,许家就更不用说了,闺女的爹娘听得两眼放光,稍稍合计了一下便表了态,说是愿意与李家定亲,扈司户今日来李家的目的,就是商议聘礼和正式求亲事宜,即六礼中的第一礼,“纳采”。

    李素静静看着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二人,额头惊出冷汗。

    搅黄自己婚事的行动必须加快了!

    …………

    …………

    次日一早,李素便蹭牛车赶到了泾阳县城。

    说是县城,其实只是一个小土城,城墙都是用泥土夯实后垒起来的,城里稀稀拉拉开了十几家商铺,商铺不远有一个小市集,到处可见摆摊的小商贩在招手兜售,城里人流不大,大抵离国都长安太近的缘故,货品买卖显得并不热火,无论买还是卖,谁都愿意多走几步去长安城里。

    程处默很早就到了,李素找到他时发现他正坐在一家简陋的酒肆里喝着醪糟,醪糟也叫“醴”,南方人叫“甜酒”,至今仍有。这东西在关中很普见,勉强也算酒类,无论权贵还是百姓都无法拒绝酒,权贵喝的三勒浆太贵,百姓喝不起,于是酿点醪糟存在家里,每逢年节舀点出来尝个鲜,酒精度很低,味道酸酸甜甜的,喝多了腻得慌。

    程处默喝醪糟时一直皱着眉头,仿佛在喝一碗赐自己自尽的毒酒,很生动地向世人证明何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喝了半碗便搁在桌上不再碰它,神情颇为怅然,看来在懊悔今日出门前为何不灌一皮囊五步倒带在身边。

    今日小公爷不是独自出门,还带了国公府的几个部曲,是李素特意交代的,部曲都是跟随程咬金征战天下的百战老兵的后代,老兵年纪大了便离军归农,成亲生了娃后被程咬金收为家将,也算是有了前程。

    李素笑着朝程处默招招手。程处默起身迎上,几位部曲亦步亦趋。

    “怎么个章程?”程处默一脸不情愿地问道。

    “很简单,找到一家姓许的人家开的商铺。然后当着他们的面,让我表现得像一个混帐,吓得他们退婚,这事算成了。”

    程处默指了指他,气道:“你什么都不用干,现在这样子已经很混帐了。”

    狠狠瞪了李素一眼后,程处默挥手。几名部曲一声不吭混入人群中开始打听。

    没过多久便有了消息,确定了许家商铺的位置后。一群人悄悄朝商铺靠近,背靠在商铺旁边的暗巷墙角里等待时机。

    程处默一直唉声叹气:“这事干亏了,不该答应的,毁人婚事缺大德了啊……”

    李素蹲在墙角画圈圈。神情更郁闷:“你还只是缺德,我是在亲自毁我自己的亲事,跟这么混帐的事情比一比,你心里有没有好受一点?”

    程处默想了想,确实觉得好受多了。

    “罢了,今就帮你一次,说好了,仅此一次,下次你若还想毁亲找别人去。程某不干了!”

    李素叹气,点头。

    两名年轻的程家部曲上前,模样很普通。其中一人身材矮小,眼眸却很灵活,一看就是个机灵人,另一人高大壮硕,一脸凶相。

    李素苦笑着朝二人拱了拱手,道:“二位兄弟有劳了。待会儿下手尽量轻点,回头送你们一贯钱打酒喝。”

    矮小的部曲满不在乎地咧嘴笑:“没事。别看这家伙傻壮傻壮的,揍在小人身上只能算是挠痒……”

    壮硕的部曲气坏了,抡起拳头便朝他胸前揍去,矮个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捂着脑袋便朝许家商铺前跑去。

    “打人啦,杀人啦!仗势欺人啊——”

    “狗贼哪里逃!我家李素李公子治好了天花,被陛下亲旨褒奖封赏,与你家青楼姑娘抱一抱,亲一亲,喝几杯酒而已,你竟有脸要钱?找打!”

    李素远远躲在墙角,惊愕地扭过头:“这不对呀!不是说好了买东西不给钱吗?咋成了**不给钱?”

    程处默慢吞吞地揉了揉鼻子,道:“买东西不给钱太没品了,所以我临时改了一下……”

    李素两眼通红地瞪着他。

    难道**不给钱比较有品?

    远处两位部曲跑跑打打,到许家商铺前忽然停下,挨打的抱着脑袋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另一个高大汉子则惨无人道地对他又打又踢,当然,台词一句也没少,无非便是太平村当红小地主李素上青楼**不给钱,台词念得很大声,许家商铺里面很快涌出来一群人,掌柜伙计和顾客一窝蜂全出来看热闹,李素眼尖,清楚看到人群里一位穿着绸衫,戴着黑纱笼帽的中年男子脸颊直抽抽……

    …………

    …………

    两名部曲很机灵,打闹半晌,赶在泾阳县衙的差役到来之前溜了。

    李素终于放下了心,如果许家闺女的爹娘不是对女儿有深仇大恨的话,经过今日此事后,想必不会再把女儿往李家火坑里推了。

    果然,第二天扈司户再次登门,脸色有点难看,而且态度跟以前全然不同,一脸鄙夷且嫌弃地告诉李道正,许家反悔了,死活不答应把闺女嫁进李家,给多少聘礼都不成。

    李道正大惊失色:“咋咧?咋回事么?咋又反悔咧?”

    扈司户气得指了指李素:“问你家娃子!”

    李道正神情不善地扭头瞪着李素:“你干啥了?”

    李素一脸无辜且茫然地睁大眼:“我?关我何事?爹,我最近老实本分待在家里,啥都没干啊,就昨日在酿酒作坊忙了一整天……我咋了么?”

    李道正回忆片刻,然后挠挠头,道:“扈大人,是不是有啥误会?我家娃子这几日老实得很,没闯祸呀。”

    见父子二人神情真挚,不似作伪,扈司户从愤慨渐渐变成了疑惑。

    ps:还有一更。。。月票榜名次掉下去了。。。第三变成了第四。。诸兄帮忙再顶顶。。多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