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九十二章 温柔岁月
    <div id="content">

    李积的眼神很怪,当李素出现在他视线中以后,他的目光便集中在李素身上,眼中精芒毕现,如箭矢般直透人心。

    李素无法猜测李积目光中的意味,人家是上将军,胸有惊雷而面若平湖什么的,不是他一个十几岁的娃子能猜测的。

    对一旁大呼小叫的程咬金理都不理,李积抬手指着李素问道:“小娃子,你是何人?”

    程咬金哈哈笑道:“这娃子是个宝贝,今带来让你……”

    李积完全将程咬金当成了老清新老透明,连他说的话都自动过滤了,不满地皱着眉道:“长辈问话咋不答?小小年纪没个礼数。”

    程咬金笑容僵硬,李素只好躬身道:“小子泾阳太平村李素,拜见李公爷。”

    李积想了想,点头:“名字熟熟的,约莫以前听过……似乎救过公主,杀过两个强人吧?嗯,还有,推恩薛延陀之策也是你所献?”

    “小子不敢居功,皆是陛下鸿福。”

    “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莫假惺惺说什么鸿福,大丈夫说话做事爽快点。”李积很不客气,三言两语间语气已带着几分长辈训斥晚辈的味道了。

    顿了顿,李积喃喃道:“泾阳县,太平村……倒是个好地方。”

    程咬金是个爆脾气,今日上门自然也不是来拜寿,而是找事的,见李积一次又一次将他无视,不由火冒三丈,嘶声吼道:“李老匹夫,你欺人太甚!”

    话音落地,李积和李素皆无语地看着他。

    “欺人太甚”这个词,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得出来?明明你是你自己上门闹事好不好?

    “老货莫闹,当着娃子的面,要像个长辈样子,事后你我大战三百回合由得你罢了。”李积不急不缓化招。

    程咬金一拳打到棉花上,不由也有点败兴,于是悻悻作罢。

    “今带这个娃子登老夫的门,老货啥意思?”李积指着李素道。

    程咬金笑道:“没啥意思,让你认认,还有,这娃子酿了一种酒,十分的霸道,只剩小半坛了,叫人拿来让你尝尝。”

    说到酒,李积终于有了精神,也露出了今日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脸,指着程咬金道:“你这老货自打进门到现在,总算说了第一句人话,快,酒来!”

    李素心下恍然,终于明白程咬金的用意。

    上门闹事打架只是托辞,把李素和酒介绍给这些当朝名将们才是真意。李素不由感激地看了程咬金一眼。

    这个人外表莽撞,做的每一件事有目的有理由的……

    大街拍闺女屁股的理由?——男人拍女人屁股,需要理由么?

    程府下人很快将剩下的小半坛酒送来,和程咬金的动作一样,李积抱着坛子仰天便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大口,然后……眼球充血,瞋目裂眦瞪着二人,许久才缓过气来。

    “哈哈哈哈!好烈的酒,果然霸道!”李积抱着坛子又灌了一口,神情痛快之极。

    脸上泛起红晕,李积斜眼看着李素:“这酒你酿的?小娃子到底还有多少本事没掏出来?”

    李素急忙陪笑:“掏空了,全掏空了,一点也不剩。”

    李积大笑,又看着程咬金:“确是个宝贝,倒让你这老货抢了先……这酒,怎么个章程?”

    程咬金笑道:“明起,长安城里先开十家酒肆试试深浅。”

    李积点头:“好,老夫府上的酒,以后就定它了,每月送三十坛来,对了,好酒该有个好名才能匹配,此酒有名字吗?”

    程咬金和李积的目光同时望向李素。

    李素是发明者,而且还作过几首绝世好诗,算是文化人,取名的事自然由他定。

    李素倒也不推让,仰头看着天空,忽然想起前世某个很美丽的句子,“你温柔了我的岁月,我惊艳了你的时光”,像酒,越久越沉香,再配上如此酸溜溜的句子,喝起来滋味就像……兑了醋?

    “以小子陋见,莫如就叫‘温柔岁月’酒?”李素喜滋滋地将新取的名字显摆出来。

    两位名将同时皱起了眉,然后互相对视一眼。

    李积捋着黑须缓缓点头:“嗯……”

    李素有点不踏实了,小心翼翼道:“李公爷‘嗯’是啥意思?”

    “‘嗯’的意思是……果然是陋见。”

    李素:“…………”

    程咬金使劲一挥手,恶狠狠地道:“什么狗屁破名字!听老程的,此酒以后就叫‘五步倒’!定了,不改了,敢再卖弄什么‘温柔岁月’,抽不死你!”

    李积神情大为缓和,看来颇为赞同。

    ********************************************************

    终于离开程家和李家两大凶险之地,一个龙潭,一个虎**。

    没事找事的麻烦,李素决定以后做事还是要干脆一点,办完事就赶紧回家,千万别生出什么逛一逛的无聊心思,所谓无聊生祸患,就是这个意思。

    名将府上一行收获的不仅是担惊受怕,还损失了绝世名酒的命名权,这是个很重大的损失,“温柔岁月”这么美的名字,活生生让程老匹夫改成了“五步倒”,名酒配个耗子药的名字,实在是明珠暗投,生不逢时,长歌当哭……

    日后大唐的文人们高举酒杯放浪形骸,漫口吟哦“举杯邀明日”,只能硬生生改为“举杯五步倒,五步果然倒”……

    画面太美不敢看,这是对大唐诗歌事业的犯罪啊……

    …………

    回到家时夜色已深,老爹李道正睡在新房子前院,屋里没灯,估摸已睡着了。

    新房子盖好,李家父子已住了进去,房子足有三进,前院中院内院,因为资金不够,没修回廊花园水榭,只是很普通的三进大院,十多个房间左右,唯一的亮点就是比别人家的房子多了一个颇具前世现代风格的车库,一个泳池,一个浴室和一个桑拿房。

    房子建成之后,李道正卷着铺盖住进了前院,任李素如何劝说,他死活不愿搬到内院去,说什么将来李素娶了媳妇才应该住内院,两口子在内院过日子生娃,老汉住进去不合适。

    ******************************************************************

    PS:还有一更。。。0点以前。。想不通系统为毛将李勣的“勣”字自动改为“积”。。修改都改不过来,好心塞。。。

    马上要上架了,大家月票准备好了吗?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