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十七章 鸡飞狗跳
    <div id="content">

    李素心情很不好,相比宿醉的痛苦,心脏仿佛被针扎似的感觉更痛。

    酒后不仅失德失礼,而且破财,稀里糊涂的,高度酒作坊还没盖起来,利润就被人生生分走了一半,据说还是自己逼着程咬金签字画押……

    李素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不停安慰自己吃亏是福,大亏不死,必有后福,可李素还是想撞墙,想哭……

    这种感觉就像晚上走在黑巷子里,忽然脑后被人敲了一记闷棍,然后身上的钱包被人抢跑了。

    程咬金却很开心,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脸跟前世那个卷款跑了的投资公司老板一样丑陋可恶,只是老程目光里探究的意味一直不曾消失过,缝隙里的光芒似乎直欲穿透人心。

    认命地仰天叹口气,算了,只当被贼抢了,李素命令自己挤出笑容,尽量让自己笑得萌一点。

    “程伯伯,我七你三怎样?”李素试图尽最后一丝挽回损失的努力。

    程咬金哈哈大笑:“小后生看来还没醒酒,躺下再睡一觉,醒来就不会说这等胡话了。”

    李素:“…………”

    如果有把狙击枪,一枪爆掉这老货的狗头,该是多么美妙啊……

    …………

    程府凶险之地,不宜多留。

    顶着宿醉的脑袋,李素狼狈地向程家父子辞别,被程处默搀扶着踉踉跄跄走出程家大门。

    仰头看着蓝天白云,生出恍若隔世的感慨,这一笔得亏多少啊,回家后帐都不敢算了。

    程家的大马车静静停在门口,看来老程对生意合伙人还是很客气,马车免费管接送。

    程处默将李素扶上马车,神情充满内疚地瞧着他。

    “兄弟实在对不住了,我爹他……唉!”

    李素悲从中来,也沉沉一叹,一切尽在不言中。

    谁知程处默紧接着道:“不过兄弟你也是程某生平仅见的实诚人呐,昨日说起高度酒之事,我爹不过诈你一诈,故意说不信,你就主动把分润契凭写好画押,我爹假装谦让不愿签,你还抱着他大腿哭着求他签,我爹说他二你八,你还不答应,扬言若不五五分润你就抹脖子给他看,实在是高风亮节,义薄云天,此情此义高山可仰……”

    程处默滔滔不绝说着,李素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青灰色,比死人的脸还难看。

    “别说了,我头好晕,车夫,快马加鞭,多谢……”

    *******************************************************

    李素离开程府后,程家恶霸父子开始挥舞着大棒,满长安的找人算帐。

    事情很严重,发展到这一步其实跟活字印刷术的关系不太大了,主要是要把后面的人揪出来,看看到底是哪家在背后搞风搞雨。

    整个长安城的权贵们犯怵了,程家不是五姓七宗,却也是这二十多年来新兴的权贵,论圣眷,论恩宠,论威风,长安城里无人能及,当家的程老匹夫摆了二十多年的无赖恶霸嘴脸在长安城混得可谓神见神怕,鬼见鬼愁,今日竟有人主动惹上他,程家父子焉能不称称斤两?

    程咬金的做派很有意思,霸道得欠抽。

    事情根本没有线索也难不倒程家,首先从以往的仇家开始算帐,有一个算一个,家里在长安城有商铺的倒了霉,程处默领了一帮子恶霸打手横行东西两市,先把以前仇家的店铺砸一通再来讲道理,背后阴程家的究竟是谁也不管了,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掉一个。

    无辜被砸的仇家自然不乐意,没招你没惹你的,凭什么砸我店?

    于是第二天,几位御史台的御史领头,将程老匹夫参了一本,李世民大怒,把程咬金叫进太极宫谈人生,程咬金出来后脸色讪然,估计谈人生的过程中李世民骂了脏话,可能还表达了想与程家女性长辈胡搞瞎搞的强烈愿望。

    回来后程咬金挨个给那些被砸的仇家赔了罪,待到众怒平息,然后……领着程家六个小恶霸把参他的御史们揍了一顿,一口咬定就是御史在背后坑程家……

    …………

    长安城里,程家恶霸闹得鸡飞狗跳,李素躲在太平村坐山观虎斗之时,城里忽然传出了一个坏消息。

    被拿进长安县衙的赵掌柜把活字印刷术的秘方招了。

    消息是文房店的伙计递来的,李素呆楞半晌没回过神。

    不怪赵掌柜,他只是商人,大牢里的刑具能挨过两样便很了不起了,李素愤怒的是背后那个人。

    第一次见到这个清平盛世背后的阴暗,与其他时代的阴暗没什么不同,大抵都是为了名利,手段也是大同小异。

    程处默怒气冲冲找来太平村,脸色很难看。

    “赵掌柜弄不出来,据说被移送大理寺了,我爹也没胆子敢找大理寺麻烦,长安县衙逼供赵掌柜的小吏找到了,人在家里喝了毒酒,早咽了气,秘方不知给了谁,这条线断了,他娘的,这事透着邪性!”

    李素脸色也不好看:“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那套活字印刷术,东西其实没什么窍门,说一遍谁都懂,制做起来也简单,我也没想到这东西最后竟成了祸害。”

    叹了口气,李素接着道:“你程家这些日子揍这个砸那个,这么做没甚意义吧?”

    程处默笑了:“当然没意义,平白无故得罪那么多人,你以为我爹真傻啊……主要是立威,程家这些年仇家越来越多,若非陛下宠信,程家不知倒了多少回了,这次也算是敲山震虎,借这事吓唬一下那些杂/碎,我爹常说,做人啊,就得时不时朝外人亮亮拳头,客气久了,别人以为你好欺负,啥倒霉事都来了。”

    李素偏过头望着他,眼神有了一些异样。

    老程不简单啊……想想也是应该,这么多年风浪里,若真是个混帐性子,估计他也活不到如今人五人六横行长安,还骗小孩子的酿酒作坊……

    *******************************************************

    PS:求推荐票!!票票啊!!很重要啊!!!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