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十章 奏对问策(下)
    <div id="content">

    李素说完后,李世民和房乔缓缓阖上眼睛,陷入沉思。

    李素却很不专心,不时偏过头看着身后的工地布局,显然自家的房子更有吸引力,眼下多了十贯钱,似乎可以把房子造得更豪华一些,添点什么呢?

    对了,可以添丫鬟,添十个丫鬟,每次回到家便让十个丫鬟一左一右排成两队欢迎自己,一边五个,穿着同色同款的衣裳朝他鞠躬,很对称,很工整,很赏心悦目……

    添了丫鬟还得再建两间房当宿舍,自己没事可以睡女生宿舍,这是李素上辈子一直无法实现的理想。

    转眼间,东阳给的十贯钱就被李素定好了花出去的计划。

    良久,房乔睁开眼,看着李世民笑道:“此计……甚妙,推恩之策到现在才算是完整了,足可行之。”

    李世民也睁开了眼:“我朝在薛延陀有间否?”

    房乔答道:“有间,不过以前只打探其国风土人情民风,以及各部族首领及其子侄的喜恶,却从未做过诸如渗透,收买,煽动,结盟等事宜,仅今日所闻‘间’之一用,实在是收获良多。”

    李素斜眼看着他们,心中冷笑,若是把前世诸如特种部队,斩首战术,闪电战术,超极限战术等等说出来,你们大概会疯掉……

    不给钱不说……

    李世民与房乔商议了几句后,才把目光重新投到李素身上。

    “少年郎果然不凡,今日没白来。”李世民缓缓点头,目光充满了欣赏。

    房乔也点头:“虽所献之策略显阴损,也算不错了,正是谋国之论,十五岁的年纪能想到这些,你比老夫当年强多了。”

    李素咧嘴假模假样谦虚:“小子胡说八道,让二位大人见笑了……”

    语锋一转,李素又说到自己的房子,显然在他心里,自己设计的房子比国策高明多了,实在值得强烈推荐。

    怀里掏出图纸,李素的气质瞬间变得指点江山,激昂之极:“国策虽是小子胡说八道,但房子明显不是,二位大人,贵府上应该没有如此舒服的设施吧?请看,方方正正的是泳池,旁边是一间浴室,不是普通的浴室哦,可淋浴可泡澡,可与贵府妻妾胡天胡地,此乐何极,何以见得?有诗为证:‘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图纸只卖十贯钱一张,便可享受人间仙境般的快乐,二位大人,有意否?”

    李世民和房乔又呆住了。

    刚才的正经模样呢?那位智珠在握的少年英杰呢?

    良久,房乔回过神,捋着长须道:“‘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呵呵,好诗,难怪能作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老夫今日倒又多了一个收获。”

    李世民的目光有些复杂,有欣赏,也有怒其不争,恨恨地哼了一声:“诗倒是好诗,可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昏聩之气,人之一生若只知享乐,不思进取,活着与禽兽何异?”

    李素叹气,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家的价值观差异太大,无法弥补,至少李素绝不认为不思进取是什么坏毛病,人生不享乐,活着才真是禽兽不如。

    瞧二人的模样,图纸大概是卖不出去,生意黄了。

    李世民又**又恨地瞪着李素,道:“少年郎既有才,为何不入仕为国君所用?小小年纪,一辈子刚开了头,德不高望不重,隐于乡野装什么隐士,大唐正是用人之时,你若有意,我等可为你向朝廷举荐,七品的官儿总是少不了的,你意若何?”

    李素眼皮跳了几下。

    说多了果然招祸,刚才悔不该接公主府侍卫送来的十贯钱,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呢?看见钱就把手伸了出去……不争气!

    这话不能答,答了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李素又露出了刚才的嘴脸,皮笑肉不笑地咧开了嘴。

    “呵呵……”

    *******************************************************

    好好一场奏对问策,最后又是不欢而散。

    李世民实在恨极了那两声该死的“呵呵”!

    怒气冲冲拂袖而去,房乔摇头跟在后面离开,二人走了数十丈,等候许久的侍卫们纷纷从路旁现身出来,李世民的神情已变得平静无比,缓缓问道:“玄龄,你观此子若何?”

    房乔想了想,道:“臣……有些看不透。”

    “十五岁的少年,你一国宰相竟看不透?”

    房乔笑着反问道:“陛下看得透他吗?”

    李世民语滞,其实,他也看不透,总觉得李素和气恭敬的背后,还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任谁都触碰不到最真实的一面,旁人看到的,只是他想让大家看到的一面而已。

    房乔思索片刻,道:“先不说此子心性如何,不过以臣观之,确有几分本事,陛下发现了吗?其实刚才他说的那些话分明保有余地,告诉我们的或许只是一个大略的纲领而已,甚至于刚才他所作的那首‘侍儿扶起娇无力’一诗,无头无尾无事无人物,平仄韵律亦与七绝诗体有别,分明是一首长诗掐头去尾,从中间截取一段而已,由此观之,此子对陌生人颇具戒心,不易结交。”

    到底是一国宰相,言谈片语间竟将李素这人揣摩得**不离十。

    李世民闻言缓缓点头:“此子不似寻常少年,有才亦有谋,性子却颇古怪。”

    房乔笑道:“有本事的人,性子总是古怪一些的,倒是无伤大雅,陛下不拘一格用人才,古怪性子有何打紧?魏晋时风雅之士扪虱而谈,赤身而奔,常作怪异惊人之举,然则却是才华绝世,流芳万古,陛下素喜王右军之书法,岂不知此人亦是风雅古怪之士,亦有袒腹东床,醉酒癫狂之轶事雅闻?”

    李世民不置可否,回过头朝李素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道:“看看再说吧,你我在这里说着用不用他,而那个小子怕是不肯入仕呢,说来何益?才堪国用方为大才,否则,他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农户小子罢了。”

    ***************************************************

    PS:你们太伟大了。。昨天老贼想上首页推荐榜,今天果然上去了,你们简直是阿拉丁神灯啊。。。

    诸兄再受累,明天老贼想登上福布斯富豪榜。。。这个。。。

    I1153(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