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五十章 脱困求生(中)
    <div id="content">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贞观大闲人》更多支持!

    “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钻进钱眼里了!”东阳公主恨恨地道,想瞪李素,奈何头扭不过来,只好忿忿蹬腿泄愤。

    发簪很尖锐,却不像刀那么方便,李素只能小心地用发簪的顶端一点一点地刮着绳索,生机掌握了一半,李素也有闲心聊天了。

    “钱是好东西,是一切幸福的来源,你吃的喝的用的,都是用钱买来的,没钱喝西北风啊?”

    东阳哼道:“也不能生得一副死要钱的德行啊,崇文馆的教授说过,立身处世以品德为先,你这人有文才,更有诗才,可你的性子怎么一点也不像那些清高孤傲的读书人?”

    李素闭着眼,指挥自己的双手慢慢磨着绳索,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嘴里却淡淡地道:“你知道为何世人为何将金银称为金子银子么?”

    “不知。”

    “‘子’这个字,是很高尚的一个字,从古至今,对人类有特别贡献的人,人们才将他的姓氏后面带一个‘子’字,比如孔子,孟子,老子等等,而金和银自从被人们用来买卖货物后,世人觉得它们实在是伟大且高尚的东西,对它追捧喜**得无以复加,为了让它们得到该有的名分,于是世人决定将它们尊称为‘金子’和‘银子’,我像追崇圣贤一样的喜欢它们,有何不对?”

    手腕处传来轻不可闻的一声脆响,李素脸色一喜,三股拧成一根的麻绳索,似乎已磨断了其中一股,黎明的曙光即将到来……

    东阳毫无察觉,却被李素的无耻言论气坏了:“歪理,都是歪理!金子和银子不是这么说的,你……你……”

    “觉得不对?你可以反驳我啊。”李素老神在在磨着绳索。

    东阳张着嘴,却无法说出一句反驳的话,该死的崇文馆教授根本没说过金子银子为何叫金子银子……

    李素笑了:“觉得我说得太有道理,你竟无言以对,对不对?”

    “不对!反正……反正就是不对!”东阳有点恼羞成怒,恨恨蹬了一下腿。

    啪!又磨断了一股,只差最后一股绳了。

    李素脸上喜意愈深。

    就在这时,道观外传来一声马嘶,随即听到睡在外面廊柱下的贺罗鹘大声道:“叔叔回来了,两匹马倒是神骏。”

    李素二人脸色一变,神情不约而同浮上焦急和惊恐。

    **********************************************************

    九成行宫内。

    李世民盘腿坐在软榻上,抚着额头,有些不耐地看着矮脚桌几上的奏章。

    大唐皇帝每年有两个时段可以移驾行宫稍作休憩,一是冬日避寒,二是夏日避暑,关中附近行宫不少,李世民去得最多的还是九成行宫。

    今年才到春天,李世民便移驾行宫了,比往年早了一些。只因去年长孙文德皇后去世,李世民痛失贤妻,一整年都郁郁不乐,于是春天便移驾九成宫。

    远离了长安朝堂,却离不了朝臣的奏章追魂。

    以尚书省侍中魏徵为首,一大群御史几乎每日一奏,数落皇帝陛下如何骄奢**逸,如何置国事而不顾,后来九成宫里因结社率行刺一事,魏徵更是找到了发挥的理由,奏章里的言辞也愈发激烈起来。

    李世民很头痛,他很想下旨把魏徵一刀剁了,这个念头自从登基那日起,十一年里起码闪现过一百次,大概是魏徵祖坟风水好,每次想杀他都不了了之。

    殿门外,宦官的脚步声匆匆行来,李世民放下奏章,喃喃叹气:“又来事了。”

    是的,确实来事了。

    宦官在殿门外跪下,恭敬地道:“陛下,长安城有急报。”

    “说。”

    “阿史那结社率行刺失败后,裹挟其侄贺罗鹘远遁,左右领军卫尉迟将军率军追击,发现此二人并非往北遁逃,而是转而向难,回到长安城附近,领军卫追查二人行迹,发现二人遁至泾阳县太平村……”

    李世民拧起了眉:“太平村?太平……村……”

    猛地睁开眼,李世民眼中冒出一股煞气:“东阳的封地?”

    “是,尉迟将军回报,结社率二人遁至太平村的当日,东阳公主不知所踪……”

    李世民呆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双手狠狠一拂,桌案上的奏章纷纷跌落在地。

    “公主府的军士呢?他们都是死人么?活生生的公主就这么丢了?”

    龙颜大怒,宦官愈发惶恐,战战兢兢地道:“公主府的军士说……公主喜静,习惯独自去泾河河滩边独处,不喜随从跟随,军士们跟了好几次,皆被公主喝退,故而……故而未再跟随……”

    重重一拍桌案,李世民怒道:“结社率,若你敢伤朕皇女,朕必夷你阿史那氏三族!传旨,命长安左右金吾卫,左右骁卫尽出,交由卢国公程知节统领,将太平村方圆百里全部围起来,一寸一寸地给朕找!誓将结社率这狗贼给朕找出来,剐了他!”

    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这一刻,李世民似乎回到了父亲的位置上,为女儿的生机而努力着。

    *********************************************************

    牛头村荒废的道观内。

    李素额头的冷汗滚滚而落,被绑在背后的双手动作越来越快,然而,结社率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飞扬的灰尘里,结社率那张狰狞的脸如同雾花般模糊。

    静静地站在门口,结社率的表情很平淡,仿佛猎人盯着一只近在咫尺十拿九稳的猎物。

    “公主殿下,看来唐军的追击并不如我想象中的快速,直到此刻他们还没找过来,以前我太低估他们了,所以导致刺杀你父皇失败,现在我又太高估他们了……”

    东阳恢复了镇定的模样,冷冷地道:“你只买来了两匹马,我和李素现在已不是筹码,而是你的累赘,所以,你要在这里把我们杀了,对吗?”

    结社率笑了:“真是冰雪聪明的公主,不愧是李世民的种,若不是要逃命,我真舍不得杀了你呢,对不住了,公主殿下,你活着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一柄雪亮的钢刀出现在结社率手里,慢慢探向东阳的脖颈……

    **************************************************

    PS:过了0点又是新的一周,求各位一定不要忘记推荐票啊!拜托了!!(小说《贞观大闲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I1153(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