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十九章 脱困求生(上)
    <div id="content">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贞观大闲人》更多支持!

    东阳公主才十六岁,短暂的人生里,她的牵挂并不多,临死之前最令她无法释怀的,大概只有那位雄才伟略的父皇了。

    父皇在外人面前几乎是完美的,他胸怀博大,气吞山河,可以为路边一个可怜的乞丐而流泪,反省自己的过失,也可以一声令下让千万将士为他开疆辟土,破国屠城。

    然而,他却是世上最不称职的父亲,他给东阳的关**实在太少了,少得她记忆里的父亲连眉眼都是模糊的。

    身陷绝境的关头,东阳终究不由自主牵挂着生平这一件憾事,也是恨事。

    李素仍不死心地在破败的道观里寻找,寻找属于二人的生机。他想找到某件能利用的东西,一块破瓦片,一根尖木棍,什么都好,只要能割开绑在手上的绳子,生机就算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很失望,什么都没有,李素不死心继续寻找,脑子里转动着各种逃生的念头。

    一旁的东阳公主仍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犹自抽泣:“我的娘亲生下我后身子一直很弱,直到我六岁那年,娘亲终于熬不过去了。她是半夜里去世的,那时我还很小,不懂什么叫分别,只是很奇怪,为何好几日不见娘亲了,两日后,父皇才知道娘亲去世的消息,那天早上他穿着华服,旁边陪着的是他一生最**的文德皇后,他们在庭院里站了一会儿,父皇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丝毫悲色,文德皇后叹了口气,安慰父皇几句,然后亲自安排了娘亲的后事,而我,被文德皇后安排住进了淑景殿,与皇子公主们一同在崇文馆读书认字……”

    “我与父皇单独相处的次数很少,他总是很忙,就算不忙的时候,他的目光也只投注在太子,魏王,晋王他们身上,我甚至都不知道他这十多年来有没有正眼看过我……他,应该不是坏人,阅遍史册,从不知君王竟能对皇后如此长情,在他眼里,他与皇后生的子女才算是亲生子女,他不吝给他们无尽的父**,……可是,既对皇后如此长情,他又何必宠幸别的妃子?何必生下我?”

    李素静静地听着她发泄般的自语,对那位彪炳史册的千古一帝似乎有了更多的了解。

    雄才伟略的背后,原来,他也不是那么的成功,他的失败之处和他一生的功绩同样显眼。

    东阳已没了求生的**,此刻的她呢喃低语,似乎在总结自己的半生。

    李素也绝望了,四周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于是只好转头看着东阳,凝视许久,李素灰暗的目光越来越亮。

    “公主殿下……”

    “别叫我公主殿下,我不喜欢听,你……还是叫我小宫女吧。”

    “好吧,小宫女,你说的这些对我们的现状没有任何作用,与其缅怀,不如竭尽全力活下去,活着去见你的父皇,无论对他是愤怒还是悲伤,你都应该亲口告诉他,你甚至可以掐着他的脖子使劲摇,搜寻附近同时在线的人……”

    “啊?”东阳的悲伤情绪又一次被李素破功:“何谓‘同时在线的人’?”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告诉我,今日为何戴了两只发簪?”李素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她。

    东阳扭过头,李素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到她低若蚊讷的声音。

    “我……我戴几只发簪与你何干?你这……败类,又发现哪里不对称不工整了?”

    李素舔了舔干枯的嘴唇:“非常工整,以后继续保持,现在,我要借用你的发簪。”

    老天垂怜,幸好这两位绑匪不算太细心,也幸好被绑的是位公主,公主不差钱,戴得起发簪……

    李素的心跳再次加快,生机,或许就在眼前,就在公主的那两支发簪上。

    发簪是很普通的铁簪,自从认识李素后,东阳的打扮变得很朴素,从衣着到配饰都只是中产人家的打扮,不显寒酸,更不华贵。

    发簪一左一右插在东阳挽起的云发上,二人背靠着背,双手都被绑着,取发簪的过程异常艰辛。

    “脑袋,你的脑袋往后仰,再往后仰……使劲,嗯,再往左偏一点,好,保持别动,我试试用嘴咬下来……”李素一边指挥东阳,一边努力地把头往后扭,憋得满脸通红。

    试了好几次,李素仍未成功,毕竟他的脖子未曾天赋异禀,能够一百八十度扭转。

    累了,重重喘了口粗气,李素暂作休息,叹道:“今日我必须好好活着,否则将来被人发现死在这里,我的墓志铭大抵是村学的郭夫子所写,我甚至可以猜到他会如何写……”

    东阳也有些累,软软背靠在李素身上,无精打采地道:“他会写什么?”

    李素肃然道:“‘此子相貌英俊,才高八斗,诗文绝世,实谓才貌无双,奈何怪癖颇多,喜以扭头为乐,天妒英才,某日终于活活被自己扭死,呜呼哀哉,魂兮归来,尚飨……’”

    李素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狠狠地道:“所以我一定要活着,一定不能给别人在我墓志铭上胡说八道的机会!”

    “噗嗤……哈哈哈哈。”

    东阳被逗得前仰后合,柔弱的后背忽然最大幅度地往后一仰,李素眼疾嘴快,扭头用嘴一叼,一支发簪终于叼到嘴里。

    小心扭头将发簪吐到肩膀下方的地上,运气不错,恰好落在被反绑着的双手边,李素艰难地挪动双手,一寸,一寸,最后终于将那支救命的发簪捏在手心里。

    长长呼出一口气,李素额头的汗珠也簌簌而下。

    发簪到手,东阳公主终于有了求生的意识,俏脸因激动而泛红。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东阳公主急切地问道。

    “现在保持安静,等我把绳子弄断,当然,你也可以继续数落你爹,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都可以说,我发誓一定保密,如果你不想说话,不妨自己算一算帐,这次我若能救下你的性命,你该给我多少贯钱。”

    ****************************************************

    PS:还有一更。。。(小说《贞观大闲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I1153(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